冤鬼路(上)

互联网 0
我之所以写下这篇小说,不在于我是神鬼论的信仰者,而在于我对现实的不满,确切地说?是对某些学校的不满,希望我们学校不会如此。
  月光如水,淡淡地洒在这座有100多年历史大学校园里,罩上一片寂静的气氛。问天下净土何处,惟有读书圣贤地。
  自修室里灯火通明,一片书香墨气,一片宁静幽宁。大家都在埋头苦读,为冲刺期末考试而努力。可恶!何健飞一翻书包,才发现最最重要的英语书忘在宿舍里了,带来的是八百年前早已考完的体育理论。他不由埋怨起旁边的舍友张传勋来:都是你!催什么催!我看我考体育理论博士都绰绰有余了。张传勋嬉皮笑脸地说道:你英语那么好,不用看了。一边打开书包。突然他低呼一声:死了!我也把体育理论带来了。何健飞笑得趴在桌子上怎么都起不来。张传勋说道:不行啊,我一大堆作业都没做完。我看我得回去拿。何健飞说道:可是宿舍离这里太远了。你一去一回起码个把钟头。张传勋笑道:不用怕。我前几天刚探到一条小路叫赤岗顶,不用二十分钟就可以到宿舍了。何健飞笑道:那你去吧,顺便……我的
  时钟一分一秒地过去了,何健飞都快把那本数学书翻烂了。已经过了两个小时了,张传勋还没有回来。何健飞想:这个家伙也许走得太累了,干脆呆在宿舍不走了。我英语如果要补考,一定找你算帐。呆在这里百无聊赖,不如走吧。
  回到宿舍,却见一片乌漆抹黑的,并没有人。何健飞颇有些诧异地开了日光灯。见两本英语书还端端正正摆在原来的地方。张传勋的书架上除了放在书包里的那几本以外,也没见少。何健飞摇摇头道:一定跑到别的课室里去了。他拉过一张椅子,拿起宝贝英语书来在前音响后电脑上跳舞下座谈的环境中开始了艰苦的背诵课程。
  背到了十二点,张传勋还没见回来。何健飞皱皱眉头:难道去了通宵课室?那可真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不管它,我熬不住,要先行一步去见周公了。传勋同志,你慢慢地读吧。 
  半夜,何健飞硬是被风铃的高分贝响声从梦乡拉回现实中来。天!这么大风,可能快要下雨了。这烂招魂铃,有鬼来响,没鬼来也响。何健飞正在咒骂着,突然发现蚊帐远处立着一个模模糊糊的黑影,何健飞叫道:传勋,你回来了?那黑影并不答话,只是一步一步地向前走来。何健飞又叫道:传勋,你怎么了?干吗不说话的样子?黑影仍自顾自地向他一步步走来,并不答话。何健尚表一眼,见招魂铃响得更欢了,他心下警觉,沉声喝道:何方幽鬼,敢来吓人?一边说,一边猛地拉开蚊帐,黑影却已不见。
  何健飞狐疑地环顾四周,这时,门外却有了动静。呜……呜呜……一阵低声的抽泣传入他的耳内。何健飞松了一口气:传勋,你吓死我了。你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你告诉我,我来帮你……他拉住门柄想开门,却发现门上了双锁,是昨晚他亲手锁上的。
  门并未上锁,房内先有黑影,门外后有哭声,招魂铃的异常响声,但那哭声明明是传勋的。何健飞不觉有些手抖,他缓缓地用钥匙开了锁,缓缓地拉开了门,低声叫道: 传勋,你……说了半句,他就呆住了。门外空荡荡的,一个人影也没有。他觉得有点奇怪,明明听见有哭声的,跑得这么快?突然,房内传来一声巨响砰,何健飞连忙回头看时,却是张传勋的那本英语书掉下了书桌。他再向门外望了一望,见毫无动静,只得重新上了双锁,拣起英语书,回到床上,继续睡他的大觉。
  清晨五点钟,他又被一阵疯汉似的敲门声吵醒了,还有尖锐的叫声:健飞!健飞!他气冲冲地冲到窗前,猛地拉开窗户大吼道:干什么?知不知道几点?隔壁宿舍的黄达开满脸惊恐地立在门外,两只手在窗外颤抖得厉害:出事了,健飞,传勋死了!
  霎时,何健飞犹如脑内响了一个闷雷,一片空白。黄达开还在自顾自地说:就死在那条小路上,满脸惊怖的,听说眼珠都爆出来了,脸上都是血,又找不到伤口在哪,公安局来了一大堆人,校长也……何健飞一把抓住黄达开:几点死的?黄达开一愣:法
  医说应该在十点到十一点之间。你问这干什么?何健飞一拳击在窗棂下,震下许多灰土来:十一点死的?那半夜来的……一定是传勋的鬼魂。他向我来报信,可恨我还没有明白过来。又有人死了吗?呵呵……逃不掉的,每年都一定要死过几个才行,唔,逃不掉的
  ,逃不掉的,你去了没有呢?假如你心存怨恨,就全部发泄出来吧!呵呵……黄达开悄声说道:又是那个神经质师兄。自从他女朋友也不明不白死在那条小路上,他就变成这副模样了。
1 2 3 4 5 6 7 8 9 末页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9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