蛟妾

作者:网友 浏览次数:0 评论:
引子:
  “帝孔甲立,好方鬼神,事*乱,夏后氏德衰,诸侯畔之,天降龙二,有雌雄,孔甲不能食,未得豢龙氏,……其后有刘累,学扰龙于豢龙氏,以事孔甲,孔甲赐之姓曰御龙氏,龙一雌死,以食夏后,夏后使求,惧而迁去。”
  ——《史记
  夏,桀宫。
  自帝孔甲以来诸侯已多叛夏,王室衰微,然而在这富丽堂皇的宫殿中,可半丝衰颓的景象也看不出,一样的雕梁画栋,一样的金碧辉煌,尤其是那廊柱上的雕龙,更逼真的似乎随时要破空而出的样子,这似乎是一个定律,愈到一个王朝的末世,那王宫的建筑就愈发的华丽,似乎那些末代君主也知不日将亡,不愿将财富留在那拱手让人而拼命的享乐吧,又或者倒过来说,正是由于这些君主无度的耽于*乐,才造成了国势的衰落,无论如何,夏桀,是这些暴君中的第一个佼佼者,以至后世列出暴君名单时无不以他为首,故事,便从这里开始吧……
  一. 蛟妾:无情有恨何人见,露压烟啼千万枝
  我在这夏宫的廊柱上,已囚禁了百年,残存的这一缕魂魄,不过是为着那满心的怨念,耳不能听,目不能视,只有心底那浓浓的恨依旧清晰,那被斩成肉泥千刀万剁的痛,时时在我魂魄深处翻绞,混沌中仍无一时安宁,这一切,都是拜夏后氏所赐,若有幸得时机而出的话,我定要这整个大夏王朝,为我陪葬!
  血……浓重的血腥味,有丝丝的血液深渗入我的身体,侵入我的血脉,让我觉得又有了实质的存在感,谁?是谁唤醒了我百年的沉睡,唤我醒来尽报前仇?我睁开眼,百年来头一次看这世间,正见一人倒在我脚下,满头是血,已然气绝,又听的耳边有人说:“大王,郑大人冒死劝谏,足见其一片忠心,还望大王三思!”“放肆!郑寅当殿自裁,犯大不敬,给我将他的尸体拖出去喂狗!诛其九族,以儆效尤!”好个暴戾的君主,看来即使我不动手,夏亡之日亦不远矣,但我不会让这个王朝寿终正寝,它要亡,也只能毁在我手上,目光转向王座,却是一怔,好个年轻的大王,好看的容颜却掩不住满面的霸气与杀机。自有一种摄人的气魄。
  早朝将散,我觑准王座右边一个不起眼的宫女,纵身扑去,众人只见那女子忽的腾空而起,化为巨龙,盘旋于大殿上,吞运吐雾,好不威风,百官惶恐,四散奔逃,宫里刹时乱为一团,我冷眼一看,却只有那王者端坐于宝座之上,毫无惧意,这可是奇事,我本以为他定是个贪生怕死之辈,我飞近些,巨大的龙头欺近他的鼻子,张牙舞爪的似要吞了他,殿下已传来阵阵惊呼:“护驾!护驾!快保护大王!”却是没有一个敢上前来的,宝座上的人却仍神色不变,他莫不是吓呆了吧,我疑惑的想,但那目光锐利有神,分明是清醒的状态,他却在这时大笑起来,反骇了我一跳,“孤王乃真龙天子,尔来意欲何为?”我渐渐的的收云散雾,落于地上,众人只见云雾消散时龙已不见,站在履癸前好一个娉婷的女子,凡间女子如何及得我仙姿绰约,千余年的道行让我明白什么样的美丽才夺人魂魄,但见那座上人的眼神,我就知道这一局我赢了,先轻低身施过一礼再言:“大王既是真龙天子,自该有龙后相伴,妾身奉天命特来侍奉大王。”履癸定定的看了我半晌,大笑起来:“好,好个自该有龙后相伴,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的后!”我暗笑一声正待谢过大王,下面却传来一片反对之声:“大王,此女是龙是妖尚不清楚,万不可留在身边啊!”……“是啊,大王,此女留不得,更不能母仪天下!”……这些该死的所谓忠臣,我无语,细细的将这些人记在心中,他们,是拦路的石,若想成大事,这些人,都活不得!履癸那里已变了脸色,袍袖一挥:“好好的一个天降祥瑞被你们说的如此不堪,扫兴透了,孤王心意已绝,即日封此女为蛟妾,不用再说了!”“大王……”下面的官员还要再谏,履癸已起身,揽着我:“孤王累了,有事明日再奏!”我将手放进履癸的臂弯,回头再看那沮丧的百官时,却望进了另一双眸,深不见底,我心一颤,这人,是谁呢?
  履癸宠的我无微不至,我说喜火,一道令下,拆了王都内三分之一的民房堆起几丈高的木堆点上篝火供我在城墙上观看,说喜水,便在王宫之内挖了十丈见方的水池命人从远方的东海千里担来海水注满水池,不时更换供我变成龙的模样在其中畅游,说喜欢金属玉器,搜尽了全国的宝物任我把玩,任我挥霍,说喜欢裂帛之声,更是把宫中所有的锦缎搬出来让人撕给我听,同时大兴土木的为我建倾宫,筑瑶台,怕王宫简陋委屈了我,我想就算是我要天上的星星月亮,履癸怕是也会给我弄来,如此种种,却依然阻不了我日见消瘦,不思饮食,急的履癸一怒之下将宫中的御厨斩了一半,剩下的更是胆战心寒,我见时候也差不多了,才忙着拦履癸:“大王,不关他们的事,是因为妾身本就是龙,如今虽得以化为人身得以与大王携手百年,可食人的本性未改,妾身不愿为大王多造杀孽,故一直未开口。请大王不要责怪这些无辜的御厨了。”履癸听后大笑:“爱妃啊,为何不早说,孤王狱中有那么多死囚,随便找几个来让御厨好生烹制,也免得美人变的如此憔悴,算那些人的一些功德了!”我皱了皱眉:“大王,若是如此简单妾身也不至如此为难,大王有所不知,并非所有的人肉皆可食用,尤其是那些*恶之徒,其肉既酸又臭,实难下咽,只有良善之人才可吃啊!”“那又何难,孤王乃一国之主,天下万物皆归我所有,是谓君要臣死,臣不死是谓不忠,何况那些蝼蚁百姓的命本就不值一文,为了爱妃,就算死百余人又如何?”“多谢大王抬爱了。”自古谓色可倾国,还要看掌国之君是否为色所迷不是吗?履癸,若没有你的昏庸暴戾,我又如何报得此仇?
1 2 3 4
相关热词搜索:历史 刘累 远古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9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