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的血婚约(二)

互联网 0

第五章 回家
“我叫刘灿.”,我打破了我们之间的平静,“你呢?”
“我啊?”他好像有点不知所措,“我叫大壮,刘大壮。”然后他就转身望着窗外,一声不吭了。
“你能不能-------”他似乎想了很久,终于首先开口说话了。
可是车突然停下了,“找死啊?”司机骂骂咧咧的说。但是门却打开了,走上了两个人,几乎同时车厢里变得鸦雀无声了。我觉得奇怪,穿过前排的乘客间的空隙,看见了两个人,本来也没有什么希奇的,但是这两个人的穿着很奇怪,一个穿了一身黑衣服,连皮鞋、眼镜都是黑色的。第二个恰恰相反,一身的白衣服(当然眼镜不是拉),不过头发是雪白的,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死灰一样。
“开车。”不知其中的哪一个说了一句话,像夜猫子般尖利的声音。顿时车厢里充满了阴冷的气息,每个人都低下了头,车厢里静悄悄的,连呼吸声都听得见。
车又开始启动了,我看了看旁边的大壮,他竟然显得很平静,只是掩饰不住内心的恐慌,头上渗出了细细的汗珠。
“打劫!”一声防佛来自地狱的声音,打破了车上的宁静,刚刚上来的那两个人拿着明晃晃的匕首,已经先控制了司机。
“把你们身上值钱的东西全拿出来,一件也不要留,你们留着也没有用了。快点快点-----”传来他们催促的声音。
“大哥,我这是救命钱啊?我老婆还在医院等着生孩子啊,求求你们放了我吧。”前面传来了哀求的声音。
“你就是让你的孩子克死的,你不知道吧?不过你的孩子会大福大贵的你放心好了。”那冷冷的声音说。
“正好我也不一定能活着回去,这次就装一次英雄吧。”我心里想着。
“住手!”一声如霹雳般的声音从我旁边响起,“你们-----光天化日之下-----竟然------太---”,大壮显然有些紧张,也不知道改用什么词语修饰了。
“太张狂了吧!”我也站了起来接上他说的那句话。他看了我一眼,很感激的样子。
“嘿嘿,哥哥,今天有人管闲事了。”那个穿着白衣服的人说,“看来真是活够了!”
“你们都怎么了?就这样看着他们为非作歹么?”我朝着车上的其他人喊,希望获得声援。
然而换来的却是沉默,我真不敢相信,电视上报纸上看到得竟然在我的身边发生了,难道人性的弱点真就在危急时刻表现出来了么?连那个刚才在一直哀求的人也低下了头默不作声。“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几千年的人都那么敢于为正义献身今天的人却在危险面前后退了。这难道就是社会的进步么?
正在气愤的时候我看见那两个人已经走了过来,手里是明晃晃的刀子,我突然间才感觉到恐惧,对死亡的恐惧,才知道人挺身而出只需要瞬间豪情就行了,但是要克服多大的心理障碍才能够敢于面对那明晃晃的凶器啊。这些想法不过是一瞬间的事,恐怖其实一下子就控制了你的心,攫取了你行动的自由。你所想的就是怎样才能避开危险,也许是动物与生俱来的反射吧。
“不用怕,有我呢。”大壮用冰冷潮湿的手握了一下我的手,不过有点颤抖,“你们想干什么?”
“干什么?给你们放放血啊!”他们狞笑着说。
我用力的握住了这只手,恐惧的时候能有一个可以抓住的东西是很幸运的,更何况是一只手呢!但是我却不知道该怎么办?虽然我们也是两个人,但是我们没有任何的武器,真要动手的话也赚不到任何便宜。
“我知道你们是谁?”大壮恨恨得说。
没想到这句话竟然起了作用,那两个人停了下来。黑衣服的掐着指头算了一刻,“还真有两个不应该死的人,”他回头和他弟弟说,然后又掐着指头算了一下,但这次,他越算越紧张了,甚至经常转头和他弟弟小声交流,然后两个人脸上流露出恐惧的神色,“停车,我们下去。”
我有点不相信我自己的耳朵,司机似乎很期望这样,马上来了一个急刹车,放他们下车了。
“咱们也要走。”大壮和我说。
“为什么?”我反问道。
“不要问了,你要是相信我就跟我走。”他真诚的看着我,容不得我半点怀疑。我赶忙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和他下了车,那两个人早已经消失了。
他闷闷得在前面走,我慢慢的跟着,但是心中的疑问越来越多,这两个人是谁?大壮说认识他们为什么不告诉我?为什么半道上又突然走了?大壮为什么非要拉我下来呢?我终于忍不住冲向前问他:“你认识它们?”
他停了下来看着我说:“相信有鬼怪么?”
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问,但我的确开始相信有鬼怪了,于是我点点了头。
1 2 3 4 5 6 7
相关热词搜索:陈倩 观音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20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