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的血婚约(四)

互联网 0
十三章 生死之门
“怎么才回来啊?”二叔显然很生气,但是我知道是因为担心造成的。
“想奶奶爷爷了,多陪了他们一会,没看到时间。”我只好这样和二叔说。
“洗把手,坐下吃饭吧。”二叔说着已经摆好了一桌的菜了,“刚才有个人给你打电话,我说你不在,他说一会再打过来。”
“哦。”我点了一下头,就想动筷子吃饭。
二叔用筷子打了一下我的手,“你看看,又忘了,先要给老人吃的。”说着二叔在每个盘里挑出了一点放在了灶王爷那儿,我知道这是家乡的习俗,吃饭之前先要奠一奠老人,以示尊敬,以前我很鄙视这种作法,我老是说,还不是便宜了那些蚂蚁啊!但是现在我想起来总觉得这是一件很严肃的事,于是我也挑了一点放在了灶王爷那里。
二叔很意外的地看着我,眼神中有点喜悦的东西,“等等再吃,好长时间了,咱爷俩也没喝过酒,你现在是大人了,我正好还有一瓶好酒,今天咱爷俩好好喝一顿。”说完二叔就转身回到房里取酒去了。不知怎么回事,我老觉得二叔今天很奇怪。
“来,二叔,我给你倒上。”我起开酒瓶对二叔说。
二叔默默地拿起酒杯,直到我倒满了他还在那儿举着,我知道二叔心里有事啊。“二叔。”我轻轻的叫了他一声。
“哦,满了啊。你看,老了啊,不自觉就出神了。”二叔掩饰的很假,“来,咱爷俩先干一个。”说完二叔就一仰脖,喝光了酒。
没办法,我也只能一下子喝了,这是我们这儿的习俗,长辈先干了酒,晚辈就必须也全喝了。没办法,酒一入嘴就感觉是那么的辣,和高度的二锅头有的一拚,但是一咽下就感觉嘴里留有醇香了,果然是好酒啊。
开始时还觉得喝得很沉闷,主要是二叔不太说话,随着酒瓶里的酒越来越少,二叔的嘴就打开,说的话越来越多,但我听了之后,头脑却越来越清醒,原来平日看似不苟言笑一脸漠然的二叔还有这一身的故事啊。
二叔从小就是个弃儿,被我爷爷奶奶捡到的时候,身边没有一点说明身份的东西,就是一把破棉絮裹了一个婴儿,唯一引起爷爷奶奶的惊讶的是他背上的一幅像地图一样的东西,当时很小,看不清楚,等长大了那幅地图就越来越来清楚了。二叔身上肯定有一个大秘密,就凭这一副地图就可以说明他的不简单,后来二叔一直在寻找自己的生身父母,试问哪一个孤儿想知道自己的身世啊?但是他就好像是真从石头缝里面蹦出来的一样,查了几十年也没有一点结果,用我二叔的话说就是他来这个世上是有任务的,等到他的任务结束的那天,就是他身世解开的那一天,不过他的整个叙述过程中都充满了对爷爷奶奶的尊敬和孝敬,到动情处,还小声哭了好久,二叔这么多年一直在等待那个能带自己解开自己身世的人出现,刚开始害怕爷爷奶奶在世的时候,万一他一去不回两位老人没人照顾,现在二老都去世了,他也可以安心的离开这里了,只是不知道能不能等到那人来。
这酒一喝就是3个多小时,等到最后,二叔直接醉的不行了,我的头脑却很清晰,不是我得酒量大,是对二叔的身世感兴趣,怕喝醉了就没法听全了,所以我捣了很多鬼,少喝了不少酒(希望二叔不会生气),看着二叔醉的那样,我抱起他,把他放在了他的炕上(我老家是睡炕的),好奇心驱使我想看看那幅画,那幅决定着二叔身世的画,反正二叔现在醉的很厉害,是不会知道的,于是我偷偷地把二叔的上衣脱下来,把他翻过来,正好看见他背上的那幅画,我一看见那幅画,竟然很熟悉的样子,虽然只有简单的几条线和一个标记,但是我看着就是那么熟悉,这不是后山的竹林么?为什么爷爷奶奶看了这么长时间都没有看出来,而我一眼就看出来了呢?难道我就是那个解开二叔身世的人么?不可能吧?我重新给二叔穿好衣服,给他盖好被子,就回到我的房间,才感觉头有点晕,想睡觉,头一贴枕头就昏昏的睡去了。
睁开眼发现是在一片竹林里,好熟啊!对了,就是后山的那片竹林啊。怎么会到这儿啊?看看四周,一个人也没有,只有我在风中看着夕阳落下,这个场景好像在我的记忆中出现了好多次了,夕阳就像血染过似的红红的,朔风野大,吹得我的衣角呼呼作响,这样的场景怎么和很多电影中的一样呢?感觉有一种力量在指引着我向竹林深处走去,我顺着这种力量一直走,直到看到了一个洞口,只感觉那股力量就是从洞中传来的,我在洞口不知道是不是要进去,因为那阴森森的凉飕飕的感觉使我毛骨悚然,“我都是去过周天魔界的人了还害怕这么个洞口啊?”我心里想着,给自己壮了壮胆,终于还是走了进去。
1 2 3 4 5 6 7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9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
1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