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长篇恐怖小说 病毒(四)

互联网 0
第二十八章 2月17日
我又梦见了香香。
我实在在家里呆不住,我出去了,天色已晚,我在上海的街头游荡着。不知逛了多远,我突然看到眼前矗立着那尊有名的普希金雕像。看到沉思的诗人,我知道我该去哪儿了,又穿过两条马路,我拐进那条小巷,走进小楼,在三楼的一扇门前停了下来。
但愿ROSE在家。
天哪,黄韵的脸又浮现了,我承认我是个容易遗忘过去的,和所有的男子一样喜新厌旧的人,但是,我永远无法遗忘的是香香。
我敲了敲门。门开了,是ROSE。她很吃惊,然后对我笑了起来。她的房间还是我上次见到的老样子。只是电脑开着,一个系统软件的界面。
“请坐啊,你怎么会来?”她坐在一张摇椅上。
“顺便路过而已。”我也知道这算不算路过。
“你撒谎。呵呵,你一撒谎就会脸红。”她轻轻的笑声塞满了我的耳朵,还有那股熟悉的香味。
我摸摸自己的脸,挺热的,肯定是红了,我想转移话题,把目光盯着电脑问:“你在玩什么呢?”
“我在编一个程序,我被那家网络公司录取了。”
“恭喜你了。”
“没什么啦,就是编辑一些防范黑客和病毒的软件而已。”
我又没话了,好不容易才想出一句:“谢谢你上次送我回家。”
“我可不想让你在仙踪林茶坊里过夜。那天你到底睡着了没有?”
“没有,回到家以后才睡着的。”
“哦,那你还知道啊,别看你人瘦,扶着你还挺吃力的。”
“真不好意思,我怎么会那么狼狈呢,你可别以为我有什么病啊,我挺健康的,过去从来没发生过这种事,真搞不懂。ROSE,为什么我看你摇来摇去,就有一种摆钟摇晃,时间停顿的感觉,然后我的眼皮就跟着你动了起来。”
ROSE把双手向我一摊:“我可不知道。”
“你能不能再试试?”
“随便你。”她坐在她的摇椅上晃了起来,就和上次在仙踪林里一样。一前一后,她的脸离我一近一远,从清晰到模糊,再从模糊到清晰,甚至连她的那股天生的香味,也随着她的摇动而一浓一淡。我的眼皮再次被她控制,我的视线从明亮到昏暗,再从昏暗到明亮,在明亮和昏暗的中间,是她的眼睛。
我的意志是清醒的。
是时候了,我必须要说出口,这两个字在我心里酝酿了很久,终于,两眼无神的我对ROSE轻轻地说:“香香,香香,香香。”
ROSE的眼睛明亮了些,我能从她的眼睛里看到一些别的东西,她沉默了一会儿,然后我听到她的回答:“听——”
我半梦半醒地回答:“听什么?”
“嘘,又来了,听——”
“我只听到你的声音。”房间里没有任何其他的声音,我的视线有些模糊,但我的耳朵还完全正常。
“嗯,现在没有了,那个人过去了。”
“哪个人?谁过去了?”
“你刚才真的没听见吗?是拖鞋的声音,快听——嗒——嗒——嗒,从泥地里走过的声音,我听的很清楚的,这么清楚的声音你怎么没听到?”
天哪,这几句话怎么这么熟悉,在我的记忆深处锁了许多年了,那些痛苦的回忆。没错,那是香香说过的话,那天晚上,在池塘边上,芦苇荡里,在她死的前一夜。
怎么从ROSE的嘴里说出来了?
继续说:“今天下午我听这里的乡下人说,许多年前,这块池塘淹死过一个来插队落户的女知青,他们说,从此每天晚上,这里的水边都会有拖鞋的声音响起,因为那个女知青是穿着拖鞋淹死的。”
怎么回事,难道时光真的倒流了?难道这里不是ROSE的家,而是在18岁时的苏北芦苇荡中的一个夜晚?
她还在继续,声音越来越低缓:“乡下人说,一般人是听不到的,而如果有人听到,那么这个人很快就会死的。”
我静静地听着,我的眼皮一闭一合,但我的耳朵听得清清楚楚,绝不会听错。我快疯了。我知道,还有一句话——
“呵呵,我才不会信呢,我是骗你的,不过我真的听到了那种拖鞋的声音。”ROSE把这最后一句话说了出来。
然后,她停止了摇晃。
我的眼皮恢复了正常,我睁大着眼睛,看着她,没错,她是香香。她就是香香。她的眼睛,她的脸,她的香味,她说的话,每一样,她都是香香。
“ROSE,你到底叫什么名字。”我靠近了她,双眼直逼着她。
她抿了抿嘴唇,幽幽地说:“我叫香香。”
“请再说一遍。”我有些痛苦。
1 2 3 4 5 6 7 8 9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9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