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纸鹤之医院索命

互联网 0
“折一千对纸鹤,结一千个情结,传说中心与心能相逢…………”
  “知道吗?我们这个全县最大的医院最近常闹鬼,就在小儿科的病房附近,每当三
点钟有人上厕所,总会看到一个白衣小女孩的身影,她甜甜的对着每个上厕所的人笑,并且还唱歌…………”
  就在临县第一人民医院里,现在医院里每个人都在私底下暗暗流传着这样一种说法
,我叫小玲,是个新分来不久的年轻护士,我现在将以第一人称向你们转述这个我亲
自参与在其中被索命人的鬼故事
  我病了,我真的病了。
  我现在就躺在医院里。月儿的死对我打击太大。我全身里潜伏的一千一万种病菌都
在瞬间发作。先是肝脏,后是肺,现在又是胃。我算是没救了,从肝病区转到肺病染区,现在倒是不会再传染给谁了,因为又到了恶性肿瘤病房了。这种病不会再传染给谁了。只会不停的复制自身。把没用的细胞一遍又一遍的复制,最后在一场体内的细菌战争中杀死我所有剩余的好细胞,然后我就会死去,我就去找月儿,向她述说我的痛苦。
  你千万不要误会,也不要恐惧。月儿不是我的爱人或是什么。她只是个小女孩,好
女孩。她六岁,我见到她的时候,她六岁,她永远六岁。以后她再也长不大了。因为她死
了,因为我是个医生,这是我要先跟你说明的。我是个医生。
  这两年医院改革了,实行院长负责制。我是有个主任医生的头衔。我也发财。现
在机会来了。我可以领导一个小组单独出诊了。我领导一个小组,六个人。三女三男。正好对半,我很有信心,在这种主任医师只对院长负责制里面,我相信自己的能力,我能对自己及下属负责。我们会名利双收得。
  见到月儿的时候,她才六岁。她长得很可人,穿着白净的衣服。很懂事。她妈妈叫
她打针吃药,她都听取了。一点也不哭不闹。我是小儿科的主任医师。月儿得的是有慢性盲肠。
这是我的第一个结论。然后她住院了,准备一个星期后开刀。
  她在医院的哪几天,到处都能听到她得笑。与一些天真的发问。她经常跑去问候一
个叫江伯的老肺气肿患者。老头很可怜,无亲无顾。只有个老伴。他总是不停的在半夜咳醒。床也弄得很脏乱。还有许多人怕被传染,可是小月儿一点也不怕,每天跑去看江伯,说也怪这个脾气暴燥,曾经一把将针头拔掉并且打过抗美援朝的老头子,竟然很喜欢他,把他好吃得东西那给她。年轻护士小玲更是喜欢她。大家都喜欢她。小月儿。
  一星期的时间过得很快。很快我亲自准备给她开刀了。小月儿向所有病房的朋友们
说,开完刀她就可以回家了,她马上要读小学一年级了。
  在无影灯灯的照射下。那几双仅剩余的眼睛在紧张与严肃中看着我工作。已经给她
进行行了全身麻醉,对于割盲肠炎这类的小手术我根本不当回事,当我熟练的在她左胁下划开一条小开口,准备找盲肠时,我忽然发现我们诊断有误,这不根本不是盲,而是已经恶化的肠梗阻。有一段小肠已经溃烂,我什么也没说。匆匆把它缝上,准备找院长汇报病情。几个助手也好象发觉了某些异常。
  我匆匆找到异常,告诉他由于我们诊断失误,当然主要是我的原因,我们错把恶性
肠梗阻当成盲肠炎了。现在应该这样这样补救。
  张院长听着,不作一词。我很焦急的讲完全部。望着他。
  张院长最后吩咐我:“你我不要乱声张。现在是有医疗责任事故的。只要我们不声
病人家属就不会知道误诊。现在我们还是按原样诊断给她继续治疗,肠梗阻也不是什么大病。过两天再动一次手术就行了”。
  我听了一惊,继而哑口无言。深想之下我也不敢拿自己辛苦挣来的名声与前途开玩
笑。
  我立即想到对策,马上说道:“这样也好,现在给她开些控制病情的药。在一周住
院观察后再告诉家属她还有肠梗阻也要开刀”
  张院长点头同意,他才四十出头,他更不想拿前途开玩笑,对外承认自己工作失误
,承认这次是误诊的话,下届他别想当选了。更别说提拔到省院。
  事情按我们俩的计划在暗中草药进行着。小月儿手术后没有回来,她一天比一天消
瘦。脸上无人色。现在她也不到处乱跑到其他病房了。反而是老江伯来看望他。那天我刚好路过,听到她仍旧强忍腹下疼痛与老江伯笑谈。我正想走开,老江伯忽然一回头看到我,他的脸色一变,仿佛有深意的对我冷笑了一下。我心中一惊,心想:是不是他知道了什么?或听到了什么?!
1 2 3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9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