娃娃之家

互联网 0
远郊的一片树林里,绿头苍蝇嗡嗡的在一棵树下聚餐。一个警察歪头看着眼前的尸体,对正蹲在地上审视尸体的法医说:“还是……。”
  
  “没错,像是有什么东西从体内爆炸,但是和炸弹无关,没有火药的痕迹。”法医咬了一口包子,视线从地上的半截手臂移到不远处挂在尸体脚趾头上的一截肠子。
  
  “那么可能是……。”
  
  “如果从肛门处向体内充入气体,然后等达到极限的时候身体就会像气球一样嘭的一生。但是似乎也不是,因为头部也是由内爆开。”法医吞下最后一口包子,眼睛盯在死者挂在眼眶外和嘴唇亲密接触的眼球上。
  
  “这么说……,”警察看起来很头疼。
  
  “没错,和其他完全一样的。”法医同情的抬头看着警察。
  
  “这是第几个了?”
  
  “8个月内的第27个,”法医摘掉手套,拍拍老搭档的肩膀以示鼓励,“反正肯定又是个死不足惜的杂碎。”
  
  “可是我负责这个案子啊~~~~~~~~~~~。”
  
  “我同情你……。” 法医招手示意下属把尸体抬走。
  
  
  
  
  树上站着的乌鸦,认真的看着一个苦着脸的警察用大铁铲把四散的尸体一块一块收集到袋子里。乌鸦满意的呱呱大叫两声,不等搜查工作完全结束就展开黑色的羽翼,向空中飞去。
  
  乌鸦飞得不高,大约20分钟后一栋古老的欧式别墅出现在森林中,乌鸦很快找到别墅周围聚集的同伴,盘旋降下,很快融入同伴中。同伴的归队为乌鸦群带来不小的骚动,啊啊呱呱的问候声不绝于耳。
  
   乌鸦在开会?我趴在二楼的窗台上,听林子里的乌鸦呱呱的叫声,为什么大家都不喜欢乌鸦呢?油黑的羽毛多好看,叫起来也很有趣。为什么爸爸妈妈还有家里的其他人都讨厌他们呢?
  
  “真是讨厌,告诉你们把垃圾收好,不要放在外面。现在引来这么多乌鸦,吵死了。”爸爸把我赶下窗台,用力关上窗户,并且大声呵斥正在屋内打扫的女佣小唯姐姐。
  
  不过小唯姐姐和以前那些来家里做工的姐姐们不同,她一点都不害怕爸爸,连看都不看爸爸一眼只是继续打扫。
  
  “反了你了,你以为我真的不能炒了你吗?”爸爸大喊大叫的样子好难看。
  
  小唯姐姐停下手,不屑的看着爸爸,直接把中指竖起来比给爸爸看,然后转身走了出去。
  
  我不懂,我不为什么爸爸喜欢骂人,喜欢看做工的姐姐们很害怕的样子。好几次我还看到爸爸把做工的姐姐关到房间里,把姐姐的衣服扯破,在姐姐身上咬来咬去,一定很痛,那些姐姐都会哭。这时候我就会立刻叫妈妈或做饭的阿力伯伯来救姐姐们,但是家里还是不久就要找别的人来做工。直到1年前小唯姐姐来到这里,小唯姐姐好厉害,爸爸想要扯她衣服的时候,被小唯姐姐从3楼的窗户里丢出去,躺了两个月才好。爸爸要妈妈辞掉小唯姐姐,妈妈坚决不肯,爸爸也没有办法,我们再也不用隔几个月就要换新人,真是太好了。
  
  真是很奇怪,如果我把衣服弄破或是弄脏,爸爸都会骂我,可是他自己也会弄坏别人的衣服,难道是只有我不能弄脏衣服吗?还是只有爸爸可以弄破衣服?是不是就像是爸爸和叔叔们可以吸烟,但是叔叔家的哥哥偷偷吸烟时就会被打呢?做大人真好,大人就可以做很多很多事情了,还不会被打屁屁。
  
  小唯姐姐出去了,我不要和还在骂人的爸爸在一起,我要去找卡若琳和桔子她们玩。
我有很多好朋友,都住在我对面的大房间里。有金头发蓝眼睛的美国公主卡若琳,有和我一样黑头发黑眼睛的日本公主桔子,还有银头发绿眼睛的王子肯和皮肤黑黑的埃及王子阿墨,还有好多好多其他的朋友们。本来中国公主洛洛也在这里,她的样子和卡若琳她们都不一样,眼睛细细长长的,嘴巴小小的,穿着小燕子那样漂亮的衣服。但是爸爸很早就把她锁到柜子里去了,不准我和她玩。只有爸爸的新朋友们来家里玩的时候,他才会拿出来给他们看,而且不管我怎么告诉他洛洛的名字,他还是会对别人说洛洛叫“古董”,还说如果卖掉的话会有很多钱。我讨厌爸爸,他要把我的洛洛卖掉。不过爸爸说他现在不能卖,因为还不是他的,每次说到这个时候,我就会觉得爸爸接下来几天里看我和XX眼神很可怕。
    我打开朋友们的房间,她们都很高兴的看着我。卡若琳和桔子还坐在昨天我们喝茶的地方。今天她们还没有换衣服呢!    我把她们的衣服拿出来,有好多好多。和我的好朋友们一样,这些衣服很多是很久以前就有的,我妈妈说她小时候就会在这个房间里给她们换衣服,梳头发,一起玩。卡若琳,桔子,洛洛,还有肯,他们都曾经是XX好朋友,尤其是肯,妈妈小时候还说要嫁给肯呢。     先来帮卡若琳换衣服吧。你今天想穿什么呢?好,就穿这件红色的公主裙吧。  咚咚咚……。谁在敲门?     “娃娃在干什么呢?”妈妈笑着走进来。     “妈妈~~~~~~~~~~~``”我很快乐的扑过去,妈妈差点跌倒。我最喜欢妈妈了,因为妈妈也最喜欢我。“爸爸今天又不开心呢。”     “……,没事,不要理爸爸就好了。”妈妈轻轻的摸着我头说。    “对了,妈妈,卡若琳和阿墨要结婚了。我要给她们办一个婚礼,妈妈,小唯姐姐,阿力伯伯都要来参加哦,就是不要爸爸来。要有蛋糕,还要做结婚礼服……。”我扳着手指头把婚礼计划讲给妈妈听。    妈妈听得很认真,她拿起卡若琳和阿墨仔细的打量着,然后笑着说,“卡若琳不是和肯在一起吗?怎么突然又要和阿墨结婚了?”     “才没有,肯一直只喜欢妈妈你哦。之前说卡若琳是肯的女朋友,是想看看妈妈会不会妒嫉的……。”我声音逐渐变低,唉……,妈妈根本就没有在乎,可怜的肯。     “肯?……”妈妈愣了一下,放下手里的卡若琳和阿墨,把正孤零零的坐在一边的肯拿起来。妈妈似乎想到什么很有趣的事情,看着肯笑了,但是随后就是一声叹息……。     妈妈把肯放回原位,还小心的为他整理好翻起的衣领(肯一定幸福死了),“你看起来还是那么温柔,一定会是个好丈夫,好父亲的。可是……。”      “可是什么啊?妈妈。”我紧张的追问,这可是关系到肯终身幸福大事呢。     妈妈无奈的看着我,点点我的鼻子说,“可是肯只是个娃娃啊。你也应该多交一些真正的朋友了,这次为什么不找一些学校里的小朋友来呢?”      “安安和思思都和家里人出去玩了,不然就请她们了。”我很委屈的说。     “那就找其他小朋友好了。”妈妈笑着说。     “不要,我讨厌他们。”我是绝对不会找那些讨厌鬼来的。    “娃娃,你……。”     这时XX手机响了,是公司的人打电话来,妈妈拍拍我的头,回书房里去办公。真是太幸运了!不然一定又要被妈妈教导很久。     妈妈真是的,为什么妈妈总是说卡若琳她们不是真正的朋友?妈妈和其他人一样都觉得我是个小姑娘,卡若琳她们是娃娃,所以我们不是真正的朋友。大家都说我应该和其他的小姑娘一起玩,不应该总是和娃娃说话。     可是,为什么娃娃就不是真的朋友呢?我真的喜欢卡若琳她们,她们也真的喜欢我。她们不会欺负我,不会骗我,什么时候都会和我玩。她们和安安,思思完全是一样的,安安和思思也很喜欢我的娃娃朋友(所以我喜欢她们)。     而且人就一定会好吗?就像爸爸虽然是个人,但是我和妈妈都讨厌他,他很坏,喜欢骗人,还总是欺负妈妈。如果我的爸爸是肯的话,我和妈妈一定会非常幸福的。可怜的肯,可怜的妈妈,我看着肯,他的绿眼睛里有着浓浓的悲伤。我对他保证,“不用担心,妈妈常说,天下无难事,只怕有心人。我们再努力就好了。”     接下来的时间里,我帮所有的朋友们都换了衣服,我们在房间里办茶会,讨论卡若琳和阿墨的婚礼,玩的很开心。     晚上睡觉前,妈妈过来给我讲故事。虽然我最喜欢卡若琳和桔子,但是晚上我都是和软绵绵毛茸茸的小熊帝帝一起睡觉的,妈妈笑着说我看起来也很像一只小熊。妈妈还说她已经告诉小唯姐姐帮我准备卡若琳的婚礼。真是太好了!
1 2 3 4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9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