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蝴蝶(三)

互联网 0
  我定定地望着她,心里真的惊讶到极点!
  她也发现我的异常,“蝶舞小姐,有什么不妥吗?是不是我的糕点有问题?”“没有,没有,”我赶忙应着,当然不能跟她说实话,要是我告诉她,我很可能就是她几十年后的孙女儿,她会吓晕的。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我转个话题掩饰我的不安。“我猜的,”她很是高兴地说,“昨晚小姐半夜跑出去了,龙头把我也叫醒四周去找她,回来的时候就听到他们说起你的名字。小姐刚来这儿,没有朋友。我想今早会来找她的只有你了。”
  我发现倩儿与常福在某些方面都很相似,他们对人没有心机,很健谈,而且厨艺一流!我怔怔想着他们与君姐的事,倩儿没有发现我的出神,还是自顾自的说着。
  “昨晚我可担心死了,小姐竟然自己跑出去。龙头说这儿很危险呢!回来的时候,龙头还用很重的语气跟小姐说以后都不准这样子了,然后像是很愤怒地把小姐拉进房里,还不准我跟进去呢!这是我第一次看见龙头用这么重的语气跟小姐说话。看他那时候的样子,我还怕他会打小姐呢,幸好……”
  “倩儿,别乱说话,你下去准备些花茶来吧。”纪柔不知何时已经站在厅外,面红得像快要着火了。我当然明白龙头昨晚为什么不让倩儿跟进房里。但倩儿还小,不懂男女之事,口没遮拦,令刚出来的纪柔很不好意思。
  我会意的微笑了一下,“她很可爱。”“就是少不更事,常乱说话。”纪柔也没有真的发怒,淡淡地说。
  我们都一时沉默,我这次来的目的是探听为何他们六个会折回去的,但拾来说过是因为纪柔与龙头的私事,直接开口问的话好像很八卦,所以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你不像是这儿的村妇,懂洋人的礼节,你从大城里来的?”还是纪柔首先问话。“成都算不算大城市啊?”我不太懂那个时代哪里才算大城。纪柔疑惑地望着我,没有回答,于是我想那时候的成都还不算大城吧,最起码还不算被洋化了的大城。
  “你呢?你从大城市里来的?上海?”江浙那边最出名的大城市就是上海了。纪柔点了点,“我在上海念大学。”我就猜她是个才女,果然中了。那时候的大学生应该很了不起了。
  “那怎么会跟龙头来这儿了?”我小心地问,生怕刺中她的痛处。可是,结果纪柔还是面色变了,而且变得很快。我果然还是刺中她的伤口了!
  “来找人,”她过了很久才幽幽地说,眼睛望出窗外,很是空洞。“找一个不该找的人。”“那找着了吗?”虽然明知道那应该是纪柔伤心的过去,但我还是问了。
  人家说不开心的事对人说出来,心里会舒服很多的。纪柔在这儿还没有什么朋友,我就做那个听她诉苦的人吧。当然好奇心也是很大的一个原因。
  “找着了。”她苦笑了一下。“是龙头?”“不是,”她奇怪地望着我,“怎会是他?我以前根本就不认识他,就算是现在,我连他的名字也不知道。”
  事实上我也知道龙头的名字,每个人都是这么叫,我也跟着称呼他龙头。其实名字也没有什么意义,我也不是真的叫蝶舞啊。
  “那你怎会跟龙头回来的?”纪柔沉思了一会,几次想开口,还是没有说话,像是不知从何说起。
 
 
 
  “我跟他做了个交易,”“什么交易?”“我跟他回来做他的女人,他帮我报复。”她说“报复”两个字时神情很平静,但她的眼里却闪着浓浓的恨意与伤痛。是怎样的一件事,怎样的一个人,会令柔情似水的纪柔要不惜出卖自己来报复呢?!
  “你说过是一宗不道德的交易,”我考虑了一下,觉得纪柔是个很有教养的人,应会原谅我的直接,于是问了出来,“用你的身子换一条人命?”
  “没错,”她的表情很坚决,“他帮我杀一个人。”我很是吃惊,从没想过像纪柔这样的女子会恨一个人恨到非杀他不可的程度。也许人们说得对,外表越是柔弱的女生,一旦恨起来,比一般人更甚,纪柔应该就是个典型。
  她看我的表神,自嘲地笑:“你一定觉得我是个可怕的女人吧?”她可怕吗?人是视觉动物,我也未能免俗。因为她外表的缘故,怎么也跟可怕两个字扯不上联系。
  想想,我也曾恨过一个人恨到想他死吗?
  恨过!绝对恨过!
  如果拾来这次真的成了龙头的陪葬品,我一样会恨张堂主,恨到想尽一切方法去杀了他。就算像纪柔那样出卖自己的身子也在所不惜。只可惜我不是美女,可能遇不上会跟我做不道德交易的人。
1 2 3 4 5 6 7 8 9
相关热词搜索:情感 两性 哥老会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9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