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夜集-楼犁(上)

互联网 0
引子
  传说中地狱有很多种。
  阿鼻地狱,计十八层。泥犁地狱,亦十八层。
  佛说十八泥犁经有记载,泥犁地狱圈禁为恶极大、力量至盛的强者,此类灵魂已臻登峰造极的魔灵至境,非阿鼻地狱的普通死灵可比。
  泥犁第四重名为楼犁,内里赤热如烧铁,囚禁的灵魂化出肉体置于其中,肌肉筋骨不断被烧烂烧焦,风一吹又完好如初......如此无数年内不得休息、不得躺卧,终生尝受骨烂筋靡之苦。
  泥犁中时光漫长,以楼犁为例,人世中过一日,楼犁中则过三万个等同的长日......如此,三万日为一日,楼犁中的灵魂需过八万年才能转世投胎。
  人世间的苦与楼犁相比,就如烈日下的荧光一般。
  (1)
  死巷。
  夜风卷涌,暗影憧憧。
  满眼皆是破败的砖瓦碎石、残椽断壁,支离的野草稀稀落落挺在阴影里,随着夜风微微摇摆,异物腐败腥臭的味道冲人鼻孔。
  林步虚掠上一方大石,然后锥子一般定在上方,衣衫随风飞舞。作为No.3的主要成员之一,他追摄一连环伤人案的嫌疑者已经四天,终于在一荒弃的村落将其堵住。
  他前方黑暗角落里,一乞丐模样的女子四肢着地、双臂前据,眼里充盈着妖异的绿光,一动不动地盯着林步虚隐在袖中的双手。她左肩血迹斑驳,嘴里发出低沉的怒吼,仿佛野兽。
  即使衣衫褴褛且目光狰狞,她也是千里挑一的美女。林步虚看着她苍白如纸的面容,缓缓道:“你难道不知人世为一恶、地狱万般苦吗?
七月十四鬼门开禁本是予尔等之机会,可你......”
  那女子一声低吼,打断了林步虚的话。低沉的吼声中含带着无形的力量,林步虚如顶风而行,衣衫头发向后飒飒飞舞。奇异的是,周边草木尘土却没有丝毫动静,仿佛把林步虚置入一个虚幻的风中。
  吼声将停,女子由静转动,四肢急划,转转折折向林步虚扑来。
  那根本不是人类的姿势,倒像是一只母豹。
  蓬!一个淡蓝色的光轮突然出现在她面前,蓝色光华一收一放,将她弹回,在凸凹不平的乱石地上颠簸了数个滚,撞在后方的石墙上,草折风卷,尘土乱飞。
  有风袭来,尘土吹尽后,她颤抖着蜷成一团缩在黑影里,嘴角有一缕触目惊心的鲜血。她眼中的兽光已消失不见,凄美的容颜逐渐凸现出来。
  林步虚缓缓道:“虽然我没有真凭实据,可是连日来十三件连环伤人案都与你有关,我必须要弄清楚。”
  她开口了,在夜风里别有一股哀怨的味道:“你在人间享乐,我在地狱终日受苦,为何还要苦苦相逼?同在世上,你是人,我却是妖!你可以打我杀我,我却不能反抗!”她的目光又是恨,又是怒,还有一丝无法分辨的复杂神色,让林步虚百思不解。
  林步虚皱着眉头道:“你为何恁是固执?归还那十三人的元精,然后返回地下,否则我会击碎你的肉身,让你永远沦落为孤魂野鬼。”
  “哈哈哈......”幽咽惨笑着站起来,嘴里忽然吐出一段古怪的话语。
  话音断断续续,仿佛冬夜里挂角的寒风,粗听来怪异绝伦,细听却似极有韵律。
  那不是现今人类所掌握的语言,可不知为何,林步虚竟然能够听得懂。
  话里言道:“煌都之都,两心之心,众生踞此以养息,有风如轮......”
  闻言,林步虚如中巨锤,胸口热浪沸腾,大脑里有无数影像分至杳来,惘然不知那女子已借着夜色翻过石墙,消失在后方的残石暗影里。
  夜,已很深。
  黄威停下来,一群人从左右的小巷子里出来将他围住。
  黄威十六岁,围他的人和他同校,为首那个晃晃悠悠的胖子外号叫标枪,据说打起人来像标枪一样快和狠。可黄威并不这么认为,他只觉得这个胖子像只猪。
  胖子摇着他那皮球一样的脑袋,对周围人道:“这就是五班的老大?怎么看怎么像只猴子嘛——而且还是没尾巴的猴子。”周围人夸张地大笑。
  黄威很瘦,背着一个大包,戴一副大眼镜,衣服松松垮垮的。
  他双手插着兜,面色镇定得仿佛什么都没听到:“胖子,你知道猪是怎么死的吗?”
  周围人静下来。胖子最不喜欢别人说到猪,而黄威话中的讽刺意味谁都能听得出。
  看着脸色逐渐发青的胖子,黄威嘴角露出一缕笑容:“不知道?真的不知道?告诉你吧,猪是笨死的!就跟你一样啊!”他的啊字拉得很长,韵味十足。
  周围有个人忍不住笑出声来,被胖子瞪了一眼咽了回去。
  胖子脸上的肉在抽动着:“臭小子,你知道猴子是怎么死的吗?”
1 2 3 4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8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