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醉天:女生寝室(2)

互联网 0
鬼气森森(4)
  7
  怎么会这样?
  老校工怎么会突然晕倒?
  方媛用手摸了一下老校工的额头,十分烫手,这样的温度,最少也有三十九度。
  年轻校工扶着老校工,似乎在想什么,愣在那里发呆。
  “好像发高烧了,赶快送医院!”方媛大声地提醒年轻校工。
  “哦,是的,发烧了。”年轻校工似乎这时才反应过来,摸了一下师傅的额头,然后把他背在肩上。
  临出门时,他忽然转过身来,迟疑了一下,问方媛:“刚才,你有没有感觉一股特别阴冷的风吹过来?”
  风?是的,在黑猫跃起的一刹那,方媛的确感觉到有股冷风拂过。9月的南江并不冷,相反,阳光明媚暖风习习,怎么会起那么冷的风?而且,来得是那样怪异,似乎是从441女生寝室的某个角落里吹过来的。
  显然,年轻的校工也感觉到了那股冷风,年老的校工是否就是因为被这股突如其来的冷风侵入而发烧晕倒呢?毕竟,他的身体比不得年轻人,本身的抵抗力就要弱些。
  但此时,方媛不愿意和年轻校工解释这件事情,当务之急是送老校工去医治。
  方媛没有回答年轻校工:“别问那么多,快送老师傅去治病,去晚了小心病情加重。”
  年轻校工这才没有多问,背着老校工一步步地走下楼梯。南江医学院办了一个附属医院,就在医学院门口,离女生宿舍并不远,只有五六百米。
  在两名校工后面,一些女生幸灾乐祸地窃窃私语。
  “我就说441女生寝室邪气冲天,现在看吧,才进去就遭殃了。”
  “依我看呢,女生寝室里面全是女生,本来就阴气重,再加上441女生寝室里面冤魂不散,男人进去当然受不了。那年轻人算是跑得快,不然,他也一样要倒霉。”
  “哈哈,我看学校怎么安排人住441女生寝室,现在里面乱七八糟,看谁敢住!”
  “咦,那个胆大的乡下女孩怎么还没出来,难道她也出事了?”
  “才没呢,你看清楚,她现在居然一个人在里面打扫卫生,看来是铁了心要住在里面了。”
  “切,这种人,害人害己,看她能坚持多久!”
  虽说是窃窃私语,音量却不小,根本就不在意别人听到。方媛虽然在寝室里,却听了个清清楚楚。她知道那些女生的想法——她们巴不得她因恐惧而离开441女生寝室。但她们又怎会知道,自己为了进入南江医学院读书付出了多大的代价,怎么会因为这么一点小事而轻易放弃呢?
  为了这三千多元的学费,她跑遍了自己能找到的所有亲戚,流过多少泪受过多少白眼跪过多少人才凑到这些,而这些,仅仅能维持她第一年的学费和第一个月的生活费而已,其他的,现在根本没有着落。但她从没有想过放弃,她一直牢记着父亲的叮嘱:“无论前方的路如何曲折艰辛,一定要走下去,永不放弃!”
  校工虽然走了,但她自己有手有脚,自己动手整理441女生寝室也是一样的,不过是累了点而已。女生寝室的墙壁只是有些脏,不必粉刷打扫干净也可以将就。至于其他的事,没有水,可以去其他寝室先提些使用。没有电,可以点蜡烛。卫生间倒是个问题,目前只能等人来修理,好在她从小就在农村生活惯了,这问题也变得不是问题了。
  方媛可不想去住招待所,一个晚上五六十元,她舍不得。何况,自己迟早是要住进441女生寝室的,寝室迟早是要打扫维修好的。她从小就在家做家务农活,这些小事对她来说并不在话下,做起来得心应手,不一会就做得热火朝天起来。
  半个小时后,方媛遇到了她在南江医学院的第一位室友——徐招娣。
  徐招娣走进441女生寝室时,方媛戴着个纸帽拿着根绑了扫把的竹竿正一蹦一蹦地跳着打扫天花板,用徐招娣的话来说,她当时的样子,简单就是个马戏团的小丑。
  不过徐招娣的形象也好不到哪里去,她当时穿着旧花布衣服,身材魁梧,粗手大脚,说话中气十足,活脱脱一副农村妇女的样子,再加上“招娣”这个俗得不能再俗的名字,连同样出自农村的方媛都觉得她土得掉渣。
  徐招娣是秦月派遣来的。她怕方媛一个人居住在441女生寝室害怕,而徐招娣是新生中年龄比较大、处世经验比较多的农村学生,特意让徐招娣来陪方媛。没想到,到这一看,徐招娣才知道校工因为突然生病而没来得及帮她们整理好寝室
  简短的自我介绍后,爽朗的徐招娣二话不说就开始动手整理寝室两个人一起打扫就轻松多了,一边打扫一边聊天,很快就将441女生寝室的形象大为改观。
1 2 3 4 5 6 7 8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9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