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醉天:女生寝室(11)

互联网 0
一睡不醒(3)
  71
  “方媛,你在看什么?”秦月的眼睛有些近视,朝着走廊的尽头看了几眼,除了黑乎乎一团外什么也没看清。
  方媛的眼睛也有些疲惫,她朝树影那边走了几步。这次,她看得清清楚楚——果然是那只黑猫。
  黑猫望着方媛,轻轻地叫了一声,声音暧昧,全然没有以前见到她的那种欣喜,反而像是在讥笑。
  黑猫在讥笑方媛?
  它为什么要讥笑她?
  它又是怎么来到这家医院的?
  狗能凭借灵敏的鼻子找到自己的主人,难道黑猫也能?
  这里没有黑猫的主人。起码,方媛不是黑猫的主人。
  她早就遗弃了它。虽然有那么一段时间,黑猫把441女生寝室成了家,但这个家的女生们赶走了它。
  难道,它把萧静当成了主人?
  它是来找萧静的?
  方媛突然有种奇怪的感觉,黑猫还是黑猫,但它的眼睛,却仿佛不是猫眼,而是萧静的眼,孤独、忧郁、敏锐,敏锐得能看透她在想什么。
  不,不可能!
  方媛在心中呻吟,这怎么可能?她害怕黑猫这种眼神,这种眼神让她怀疑自己在大庭广众下赤身裸体毫无遮掩。
  只有疯子,才会那样做,在大庭广众下没有羞耻感地暴露自己。
  她不是疯子!
  她突然厌恶这只黑猫起来——它的出现,总是带来不祥,总是伴随着死亡。
  这时,秦月发觉到方媛的异常,轻轻握住她的手,说:“你没事吧?”
  秦月的手温暖而柔腻,而自己的手却冰冷而僵硬。
  “没事。”方媛闭上眼睛,甩了甩头,似乎想甩去那种心悸的感觉。等她再睁眼看时,走廊尽头的树影下什么都没有,树叶在斑驳交错的阴影中沙沙摇曳。这次,连黑猫也消失了。
  难道,全是自己的幻觉?方媛心中仿佛被什么抽紧了。
  “秦老师,你有没有看到那边有一只黑猫?”
  “没有啊。”秦月一脸慈爱,摸了摸方媛的头,“我看,你太累了。这些日子,难为你了。走吧,我们回去吧。”
  秦月很清楚这些天方媛过的是什么日子,那么多的可怕事件,一个一个的死亡,发生在谁身上都难以承受。可她坚持住了,勇敢地面对,并没有逃避、退缩。她毕竟还是个孩子,即使她再坚韧,也会有支持不住的时候。
  当心理承受不了压力的重负时,很多人往往会选择堕落,用烟酒、性爱、网络等一切可以麻醉自己的生活方式来麻醉自己,这种情况她看得太多,医学院里不少学生就是如此。但这还不是最坏的结果,最坏的结果是即使承受不了,快要崩溃,都没有找到麻醉的方法。前些日子,医学院有一名大学生因为心理压抑,突然发作,凶残无比,见人就砍,造成两死五重伤。
  方媛的身躯虽然柔弱,跳动着的却是一颗异常坚强的心。只是,只要是人,都有软弱的时候,秦月担心方媛会沉湎于悲伤的情绪中无法自拔。
  夜色太浓,医院走廊的灯光在浓浓的夜色中显得有气无力,空气中弥漫着那股永远消散不了的福尔马林味。这时走廊里看不到什么人了,偶尔有板着脸的护士托着药盘匆匆而过。方媛旁边的病房里传来哭泣的声音。
  又一个病人死去了,方媛幽幽地想。家属们哭得很伤心,声音越来越大,扰得见惯生死的护士们前去斥骂,哭声这才小了些,变成了无声的抽泣。
  死亡,让生命里所有的美丽都变得黯然失色。
  “走吧!”方媛在心中叹息,挽着秦月的手走出医院。门口,何剑辉开着他那辆帕萨克正等得心急。
  车子咆哮了几声,点着火,启动起来,如一个甲壳虫般,行驶在泾渭分明的荒野中。城市里的建筑群一座座错落有致,各种霓虹五彩缤纷,繁花似锦、歌舞升平。衣着光鲜的男男女女一个个神情漠然,用冷漠来隐藏自己内心深处的荒凉。
  一路无言,帕萨克很快就驶到南江医学院,把方媛送到女生宿舍。
  “谢谢你送我回来。”方媛对何剑辉说。
  何剑辉笑了,“没什么,反正我也是顺路。”
  萧静的死前没有让他悲伤。这也不能怪他,他本来就与萧静不熟。
[鬼故事网站欢迎您,http://gui.hcdj.com]
  “顺路?哦,是了,反正你要送秦老师回来,顺路送我。”
  “不是,我是回家,顺路送两位小姐回来。”何剑辉一本正经地说,看方媛还没有明白,又加了一句,“因为,我也住在这里。”
  方媛讶然,“你也住在医学院里面?”
  何剑辉反问:“我为什么不可以住在医学院里面?近水楼台先得月,这个道理你都不懂?”
1 2 3 4 5 6 7 8 9 末页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9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
1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