琴妖

互联网 0




“狄秋,这把琴就交给你了。”

“师父!”众弟子大恸。

阳光缓缓转过一个角度,把白发师父的尸体留在阴影里,病榻旁的古琴一半留在强光中,琴弦似钢筋铁骨,透出一种森然之气。

狄秋走过去,俯身将古琴轻轻揽在怀里,眉宇间一片苍凉。

芳草斜阳,四海飘荡。

狄秋仿佛一个不问世事的侠士,一把古琴、一把铁剑,便四海为家。他也不知自己要走到什么地方去,只是这样走着,走着,避开热闹的城镇,逸兴于山水之中。他也不明白自己为何不愿停下来,他就是不想停,冥冥之中似乎又一只手给他指出明天的方向。

当天空渐变为宝蓝色的时候,狄秋就会停下来,他常常恰好能发现一棵松树,在树下盘腿坐下,小心地拆开包裹,把古琴架在腿上,挥洒出清越的音符。音符从他的指尖飞出去,飞到天上,天上就隐隐显出师父的面容——白发、白胡子、慈祥的高人隐士。

师父说:“你是我最得意的弟子。”一阵风吹过,师父的白发和白胡子就飘起来,随后似被撕扯开的棉絮一般飘开去,原来,那些只是天外的云朵。

师父是一个琴师,少年时就瞎了眼睛——自己戳瞎的。师父说,眼与心之中,只有一种是可以明亮的,于是我就选择了心。师父还说,师父的师父,也是少年时就瞎了的。

那师父的师父的师父呢?

没人知道。

之后,师父又突然补充了一句:“或许拥有这把琴的人,他的眼睛是注定要瞎的。”

狄秋心道:如果有一天这把琴传给了我,只要我不弄瞎自己的眼睛,又有谁能弄瞎我的眼睛呢?

师父的声音突然严肃起来:“狄秋,你又在胡思乱想什么?”

狄秋发现,师父不但能看见东西,而且比目力好的人看得还清楚。

那时他喜欢听师父弹琴。师父弹琴的时候闭着眼,胡子洒落在琴弦上,他的琴声能迁移时间与地点,让人觉得周围似乎什么都有,又似乎什么都没有。师父弹琴时总是紧闭着房门,琴音如水般从墙里渗出来。狄秋就闭着眼、倚着墙、竖着耳听,任师父的琴音淹没自己。当琴声戛然而止时,师父就会沉着声叫一声:“狄秋,你可以出来了,别躲着。”于是狄秋就战战兢兢地出来道歉。师父就置之一笑。

久而久之,狄秋就生了胆。每天听琴、出来、道歉,师父总是置之一笑。在听琴的过程中,狄秋总是能领悟到很多其他弟子不能领会到的东西。师父总是当众夸奖他,私下里却对他说:“你总是放不下。除了学琴,我知道你还在另一人门下学剑。而且……你心上的尘埃也没有完全除尽。”

狄秋暗笑,心道:你这是想让我弄瞎自己的眼睛。

师父有些生气:“我是不会害你的。以你的资质,别说超过我,就算达到第一代祖师的琴技也是不难。传说祖师当年弹琴时,琴中会传出人声相和,这可是琴技的最高境界啊!只可惜下面的弟子都没什么灵气,就如我一般,即使瞎了眼睛也没能达到这一步。”

师父是第八代。这琴是从祖师那里一代代传下来的,琴上分毫未损,就连琴弦也未换过。琴弦既非钢筋所制,缘何坚固如此?

自那古琴到了狄秋的手里之后,狄秋的琴艺便一日千里。夜夜他都会梦见师父传他琴艺。半个月后的一天,当他随性拨弄起琴弦的时候,竟有纤细的“仙翁,仙翁”的声音从弦中传出来,起初他也不以为意,然,一曲终了的时候,那声音仍久久缠绕着琴弦。

狄秋俯下身去,只见一根琴弦正轻微地颤动着,那是宫音弦,看样子与其他弦并没什么分别。大约过了半个时辰,那弦才终于平和下来。狄秋虽觉奇怪,却也查不出任何端倪,只道是琴弦老久的缘故。

然而,却日日如此,月月如此。更奇的是,一天比一天颤得厉害,一天比一天平和得慢。

一晚,狄秋在一个山洞中停了下来,逸兴于一首高山流水之中。弹到一半时,竟有一个曼妙的女声和着曲调清唱起来。起初只是细若游丝般,后来渐渐响亮起来。曲还是高山流水,词却从未听过,狄秋甚至不知那曲还有词,那词不知是什么地方的方言,狄秋一窍不通,他只觉得从未听过如此动听的声音,有如仙音。

当他沉醉期间的时候,山洞地上的枯叶却轻轻飞扬起来。狄秋的衣袖也随风掀起,他拍了一下地,身子高高跃起。古琴也被带起,在空中翻转了几次,如一道光环。

一只虎爪在空中拉出了三道闪光,猛地劈下,眼看就要将古琴劈成碎片。

古琴旋转着落下,狄秋脚下动着,右手轻轻一搭那古琴,硬是把古琴从虎爪下抢了过来。虎爪落下,狄秋的臂上便多了三道爪痕,鲜血马上沁出来滴在琴上。
1 2 3 4 5 6 7 8
相关热词搜索:琴师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20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