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血》血尽而亡 (2)

互联网 0
僵尸(5)
“你是说村子里每个人都有棺材?每个活人?”
“是啊。”
为什么你爹不准你拉别人的手?”
“因为会死的。”
为什么会死?”
“不知道。”
“但是我们刚才拉了手,你并没有死。”
“不一定会死,不一定拉了别人的手就会死,不过很可能会死。”
“村子里怎么没有狗和猪,也没有鸡?”
“都被杀死了。”
为什么杀死它们?”
“它们是魔鬼?”
“什么意思?”
“不知道。”
“我在村子里没看见老人家和小孩,他们哪去了?”
“小孩都在家里,不让出门;老人家当然没有了。”孩子说着笑了起来。
为什么?”
“这不能说。”
“你不说?那我告诉你爹去!”
他犹豫一下,叹了口气:“那些老人家都变成年轻人了?”
为什么他们会变?”我心中一动,紧盯着他问。
“因为梁爷爷。”
“哪个梁爷爷?是不是在南城当医生的那个?”
“是他。”
“他做了什么事让人变年轻?”
“他带了一个小妹妹来,那天村里正好起了大火……”他说到这里,我明白是紧要关头,一切问题的根本就在这里出现了。然而,他话没有说完,便被一阵脚步声打断了。那脚步声轰隆隆滚上楼来,杂乱纷繁,显然不止一人。孩子闭上嘴,看着楼梯,大惊失色。我回头望望,却看见一群人大跨步跑上楼来,其中就有村长、金叔和大林。
他们来得好快!
人群中一个妇人恶狠狠地瞪我一眼,将那孩子拖到身边,扬起巴掌作势要打,却没有落下手去,只是不停喝骂,将那孩子吓得脸色惨白,连连声明自己什么也没说。
“你不是生病了吗?怎么到处乱走?”村长沉着脸看着我。
我笑了笑,没有说话。
他看看屋子里其他地方,最后将目光停留在棺材上,眼中闪烁一下,望着地面,缓缓道:“你在村子里乱走,现在又走到别人屋子里来了,大概也不是记者吧?”他抬起头,望着我,“最近村子里遭贼,你还是快走吧。”
我不是贼。”我说。
“你快走吧,”村长皱着眉头道,“我们有拖拉机送你出去。”他朝一个年轻小伙子努了努嘴,示意他带我出去。
“但是我的任务……”
我不管你的任务,三石村忙得很,没空招呼外人!”村长大声打断了我的话。其他人目光炯炯地看着我,全都是三十上下的结实汉子,形成一道逼人的肉墙,带着体温树立在我面前。
我又一次为自己不到两米的身高而懊恼了。
看来这次是不得不走了。
我笑了笑,朝前走去,准备跟他们下楼。
不料我这一走,竟然让所有人后退一步,他们的脸上掠过恐惧的痉挛,睁大眼睛望着我。
我进一步,他们就退一步。
只有村长站在原地没动,他觉察到身后那些人的动作,回过头去呵斥几声,又望着我。
“你们怕死,”我说,既然已经不可能继续探察,我决心将话挑明,心头连转了几个念头,又道,“因为你们在祠堂火灾中,要不是有梁纳言和那个小姑娘,早就死了。”我这番话说得十分混乱,如果是一个不知情的旁观者,必定不明白我在说什么。实际上,我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说的话有什么含义,但是刚才那孩子说了,梁纳言在火灾发生时的确在场,并且还带了一个小女孩来,凭直觉,我感到那小女孩一定和整件事情有关系,再加上他们害怕和人接触这一点,串联起来,说出这番话。果然,他们都大吃一惊。
“他都知道了,怎么办?”大林惊慌地抹着汗,问其他人。其他人也很慌乱,不知所措地摇撼着村长的肩膀,“怎么办?李哥,他都知道了。”
村长死死盯着我,一言不发。
过了许久,他才开腔道:“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
我笑了笑,不做声。其实我是什么也不知道,在这种情况下,不说话反而显得比较深沉,一说话就露馅了。
“你知道些什么?你究竟是什么人?”村长的语气越来越严厉,他身后那些人,在最初的慌乱过去之后,忽然都镇定下来,互相看了看,都一致盯住了我,形成一个扇形,将我包围在中央。
他们的目光让我想起了狼。
村长看看他们,皱起了眉头:“我估计他不知道什么,也就是虚张声势。是不是?”他最后一句话是问我的,同时对我挑了挑眉头。这是个很细微的动作,其他人都将注意力集中在我身上,没有注意到,如果我不是一直和他对视,恐怕也会忽略过去。
我心中一动,望着他。
“你就是想套话,对不对?”村长望着我,一字一句地道,他的眼神十分奇怪,让我感到迷惑。我望了他一小会,看看周围虎视眈眈的人,点了点头:“对。”
1 2 3 4 5 6 7 8 9 末页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9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