僵尸先生(下)

互联网 0
  “那个有空听你说故事,来吧!”
  两人随即阴声细气的齐叫:“一、二、三──”随即急念地折起纸鹤来。
  文才意外的竟然抢在秋生的前面,折好了十只,秋生还差半只才折好。
  他乐极忘形。叫起来:“我成了!”
  婷婷应声回头:“什么?”
  文才顿时省觉失态。忙又装作垂头丧气似的,一面解释:“没事,只是据说折得越快。越表示尊敬。”
  秋生亦垂头丧气,要放弃折下去。
  文才已推他一把:“快,要有些赌徒精神才是。”
  秋生无可奈何的将纸鹤拈折完。
  文才这才挥手:“你现在可以走了。”
  婷婷接问:“去那儿?”
  “烧尸──”秋生冲口而出。
  婷婷听得不清楚,奇怪地追问:“烧什么?”
  秋生自知失言,连忙解释,道:“师父喜欢吃烧猪肉,我现在去买给他老人家吃。”
  “店子这时候还未关门?”
  “也许,碰碰运气。”秋生没精打采的说。
  文才接挥手:“祝你好运。”
  秋生无可奈何的背起布袋往外走,文才看着由心笑出来,转向婷婷道:“现在我先烧折好的纸鹤,表示一下我对世伯的尊敬。”
  一面说他一面将纸鹤抛进火盆。
  衙门的验尸房内。武时威这时侯正将一盏油灯在九叔面前晃动迫供。
  九叔眼睛被灯火照耀得很不舒服,仍然沉得住气,懒洋洋的,隔着铁栅冷眼看着武时威。
  “我再问你,这是第一百次的了。”武时威难得有遣个耐性:“你到底用什么凶器将任老爷弄成那样子?”
  九叔一句话:“僵尸的指甲。”
  “你终于承认那条僵尸是你指挥的了。”武时威重复着这句话。
  九叔亦重复同一句答覆:“你也终于承认僵尸的存在了。”
  “那有这种事?”
  “这你还问什么?”
  “你也希望一觉好睡吧!”
  “彼此彼此。”
  “哼!你最好还是认罪,否则在半个时辰之后::”
  “我人是不可能离开这里的了,你喜欢什么时候对我干什么,随时欢迎。”
  “你──”武时威目光转向放在身旁的任老爷尸体;“现在已经入夜了。”
  九叔淡然一笑:“我在义庄吓大的,死尸日对夜对,鬼也一样。”
  武时威怒极而起,大踏步往外走*两个近身捕快连忙跟上前。
  “哼!拿鬼拿尸吓我。”九成目光很自然的转到任老爷的尸体上,立时一呆。
  盖着尸体的白布下突然一抖,十只指甲穿布而出。
  九叔一个头不二由铁栅探出来,一只手也就在这时候由旁边伸出来,正搭在他的头上,他一惊要叫,眼角便瞥见秋生。
  “是我啊。”秋生一面以指按唇。
  “人吓人,吓死人。”
  “师父连鬼也不怕。”
  “人有时比鬼还要恐布,你也算来得及时。”
  秋生目光转向白布,打一个冷颤:“任老爷的尸体::”
  九叔道:“差不多要变的了,东西都带来了?”
  “都带来了。”秋生一面从布袋将东西拿出来:“笔、朱砂、符,殊砂开好的了。”他拿碗一照,接下去:“近有墨斗,又是随时可以用的,还有硫磺。”
  “糯米呢?”
  秋生从袋中拿出两只对盖着的碗,将其中一只揭开,赫然是一碗煮熟了的糯米饭。
  “你看,还热的,如了好些腊味,不过不要吃大多,糯米到底难消化。尤其老人家的肠胃。”
  九叔大摇其头:“我是叫你准备生的糯米。”
  “生的,怎吃啊?”
  “谁要吃,是拿来洒在僵尸的周围,糯米隔尸气,僵尸这才走不动。”
  “现在米已成炊了,怎么办?”
  “留着你自己吧。”九叔随手拿过一张符纸,随即快笔画了一道符,道:“你马上拿这张符贴在任老爷面上。然后拿墨斗弹在他身上,再撒硫磺粉,用三昧真火烧他。”
  “我去?”
  “难道我去,快!”
  秋生惟有动身,心惊胆战的走到任老爷尸体前面,同头再看九叔。
  就在他回头同时。任老爷的尸体已坐起来,面色有如白要,木无表情,看来却是那么恐布。
  九叔一见惊叫。
  秋生应声回头,正好与任老爷面对着面,不由大叫。
  任老爷马上扑出,因为盖着白布,行动不方便,被秋生避开。
  任老爷紧接一跃而起,追在秋生身后,秋生在闪右避,既惊且险,好不容易才将符纸拍在任老爷面上。
  这张符纸也果然有效,任老爷的尸体马上停下来。
  武时威的叫声同时传来:“什么事什么事?”
  秋生惊魂甫定,急忙跳到杂物堆中藏起来。
  武时威带声两个捕抉迅速推门冲人来。
1 2 3 4 5 6 7 8 9 末页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8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