僵尸先生(下)

互联网 0
  他目光一扫,看见披着白布立在那儿的任老爷,一怔一惊,随即一笑:“这个吓不着我的。”
  目光接落在九叔面前的碗符墨斗上:“那儿来的东西?”
  “我徒弟拿来的。”九叔倒也坦白。
  武时威目光转向头顶瓦面打开的天井,笑了笑:“老实人到底是老实人,那你的徒弟现在呢,跑掉了?”
  也不等九叔答话,双手一挥。喝令随来的两个心腹捕快:“你们出去,将门关上,记着,听到什么声音也不要打开。”
  两个捕抉会意,一笑转身离开,果然将门反锁。
  武时威目光扫向那堆杂物上,双手互搓,道:“我看他也不会跑得那么快,反正是闲着,玩玩也好的。”
  他说着来到任老爷面前。伸手一指任老爷面上的黄符:“这是什么意思?”
  “千声不要动那张灵符。”
  “你叫不动我便不动,脸往那儿放?”武时威转向任老爷:“表姨丈,幸亏你这个好姨甥在这里有头有脸,否则你死了尸体近要被人随意摆弄哩。”
  他接将任老爷的尸体抱起来,走过去放回床上,很潇洒的随手将贴在任老爷面上的符纸撕去。
  九叔如何叫得住,武时威转身接向杂物堆招手,道:“到你了,还不给我滚出来。”
  秋生应声从杂物堆中冒起头来,大叫:“小心──”
  任老爷的尸体即时从床上弹起,双手一伸,扑向武时威。
  也是武时威走运,刚好移步,任老爷一下扑空,从他身旁扑过,士指插在一侧的柱子上,一插一拔,柱子上出现了十个指洞。
  武时威就是傻瓜知道恐惧,目光一转,惊呼:“表姨丈──”
  “他现在变成僵尸了。”秋生大叫着跳起来。
  任老爷尸体一转一跳,正跳向秋生,秋生手忙胸脚,左闪右避,武时威把握机会,连忙向门那边走丢。
  九叔眼着秋生危急,连忙大喝:“秋生,停止呼吸!”
  秋生应声急忙捏着鼻子。
  任老爷立时失去目标的,一个身子原地转动。
  武时威这时侯已冲到门前,双手捶门,大叫:“开门,开门──”
  门外什么反应也没有,武时威这才省起自己方才是怎样吩咐,回头一看,任老爷已接近,顾不得再呼叫,慌忙闪避,侥幸从任老爷身旁冲过,走向秋生。
  秋生松开捏着鼻子的双手,忙叫:“还不将我师父放出来。”
  “现在如何放得了。”武时威手震震的拿出钥匙。
  任老爷嗅得人气,已经向追边朴来。秋生不等他接近,抄起了一张椅子掷去。
  任老爷把手一挥,椅子便四分五裂劈开。
  秋生一见大惊,又催促:“还不将钥匙丢给师父?”
  武时威马上将钥匙丢给九叔,任老爷的尸体正好一跃,钥匙不偏不倚,正好落在任老爷的右手手指上。
  秋生武时威一见亦给吓一跳的,再见任老爷又跃来,连忙抓东西掷去。
  九叔一见亦大声叫道:“还不捏着鼻子。”
  秋生急忙将鼻子捏着,停止呼吸,武时威亦学着秋生那样做。
  任老爷立时失去目标,停下,突然又缓缓转过身子。
  九叔正在铁栅内,用力的呼吸。
  秋生一见连忙大叫,“师父,还有你啊。”
  这一叫呼吸便回复,任老爷马上转回来,秋生急忙将鼻子捏着。
  那边九成叔即时更用力呼吸,任老爷马上同扑九叔的方向,向九叔接近。
  九叔说不惊实在惊得要命,所以用力呼吸当然有目的。
  任老爷没有人性,只靠呼吸引路,当然不知道是圈套,来到铁栅前,伸手一插,正好将铁栅插断,一扑而入。
  九叔一闪避开,从铁栅缺口跳出。
  任老爷跟着扑出,九叔回身一道黄符正好打在任老爷面上,任老爷的尸身马上弹开去,正撞在钱栅上。
  九叔接喝:“硫磺粉──”
  秋生忙将硫磺粉送上。
  九叔接过一把撤在任老爷尸身上,接喝了一声道:“三昧真火──”剑指画符半空,手一翻,指尖上三股火柱冒起,一齐射在任老爷尸身上。
  任老爷的尸身立时燃烧起来,怪叫着挣扎,却给符制着,动不得。
  “师父,墨斗──”秋生双手接将墨斗送上。
  “不用了,这僵尸才变,还未成气候。”九叔目光一着,冷冷的看了武时威一眼。
  武时威难免有些尴尬,移步上前:“九叔──”
  “不要多说了,我们立即起程赶到任家。”
  “有文才在那儿?”秋生接一句。
  “文才对付得了?”九叔冷笑。
  武时威不由问:“这一具厉害还是那一具?”
  秋生立即回答:“当然是做老豆的比儿子凶。”
  武时威看着仍然在燃烧着的任老爷,由心寒出来。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9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
1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