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妻(中)

互联网 0
第五章 我有情怀许自知
月色漠漠,夜风凄清。
临水的陶家村早已陷入沉静,偶尔,远处传来几声犬吠。
豆子家的小院落内尚有灯火,瑶光缓步轻移,以为小豆子又读书读得睡著了,忘了吹熄油灯,她跨入小屋,里头那白衫男子恰巧抬首,两人相互对望著,竟一室无言,流动著难以言明的气氛。
他已连续三日未来,大哥曾说,地府一日,世间一年,而这人间三日,对身在阴冥殿堂的他而言,说不定只是眨眼工夫。
“你去了哪儿了?”此话一出,瑶光真想咬掉自个儿的舌头,他去哪里又干自己何事?!他、他不来就算了。才见面,心中对他又起情怨。
他微笑,昏黄的光线柔和著脸上的线条,将白衫染上淡淡晕黄。
“处理一些公务。淮南水灾、山西闹乾旱,死了不少人,总要安排。”尚有一事他不愿说,天师特意驾临地府,要阎王与文武判官替他新收的小妹留意好对象。阴魂行、生人可以、成仙正果者尤佳,阎王教他的话逗得哈哈大笑,直嚷著,成仙正果如何娶妻?!
虽如此,他总觉天师话中有话,铜铃眼中精光熠熠。
瑶光岂知他心思转折,闻言不禁轻轻叹息,“老天爷总是无情,而世间人尽求佛,佛在何处?”
“事定有前因後果,有奇妙的玄机,不是上天无情。”
他中低嗓音很柔缓,如深夜静谧中的潺潺溪河,瑶光方寸轻荡,瞥著他一眼,又不自在地转开。“我、我不要听你说道……”
“好,不说道。”他笑出声来,并不强求。“其实,我说得不好,真要学,可以托天师在天庭为你求一良师。他们对道法专研,有精辟的见解,不像我这小小判官,只懂皮毛,不学无术。”
“你哪里是不学无术?!你、你的法术好厉害,我好佩服!我、我——”不知怎么表达,她有些激动,还是按捺住情绪。不能再陷下去,真的太深、太深了。
将她小脸上欲言又止、期待又压抑的神情尽收眼底,文竹青单手握住腰间绿竹笛,拇指无意识按揉著笛上孔洞,他不曾察觉,此刻他的面容亦在压抑。半晌,他开口,转开了话题,“豆子睡了,你来,有事?”
她咬了咬唇,摇头。“我见屋中有灯,以为豆子忘了吹熄。我听了你的话,尽量少去与他接触,我知道……身上阴冥之气对他不好……”
又静寂片刻。没来由,瑶光竟想掉泪,唇咬得几要滴出血来,垂著螓首,她已旋身要走。
“陶姑娘——”他唤住那瘦弱的身影,心中有陌生至极的情绪,直觉不准他深想,那是危险的漩娲,一旦坠入,只有坠入。
瑶光步伐稍顿,并不转身,因眼眶蓄著湿意,她努力挺起背脊,等待著他。他似在挣扎,瑶光感觉到身後略微沉重的喘息。
“有关於串铃儿的事,我十分抱歉。那是你期盼的梦想,却毁坏在我手上,我绝非瞧你不起,你是好姑娘,有著极好的心肠,这百年的飘荡你既能忍下,要修成正果指日可待……只是你不愿,没谁能强逼你。往後,我也不会再说些你不爱听的道法,你愿学法术,我便教你。”他顿了顿,深深吸气,“若能,希望你的串铃儿有个好归宿。”
瑶光猛地抬手捣住将要逸出唇的啜位,身躯这麽僵硬,酸楚漫天而来,她沉浸其中,魂魄彷佛要分裂开来。
是她贪求,对一个不属己的男子,一份不属己的感情,是她贪求。这即是人间情爱吗?苦胜黄连,酸楚亦甜,那串铃儿许下的愿望真的实现了,她著实尝到这滋味,已不後悔。
“谢谢。”道出这两字,没想像中容易,拭净冰冷的泪,她尝试为自己笑。缓缓地,她掉转过来,小屋中仍是灯火昏黄,那白衫身影已不复见。
捏熄油心蕊,瑶光离开院落,在相同的地方流连。
月脂洒在她半虚半实的身躯,形单影只,可她的内心却不孤单,因有一番经历,体验过些许情感,即使是哀愁,也是美丽的感受。
她可以喜欢他,悄悄的,不让谁知晓,只要静静的,已然满足。
对著天际一团月,她幽深地吐出气息,舒展秀眉,眸中有著氤氲的雾光。她散漫拾步,往柏杨树方向而去,听著小河流声,想著女儿家的心事,毫无预警地心战栗了起来,铃音声声敲击著她魂魄。
螓首一抬,柏杨树下不知何时伫立著男性身影,瑶光欢喜,飘也似地奔了去,直到愈夜愈皎洁的月光由枝丫间的缝隙洒下,她瞧见他的面容轮廓,以及教他握在手中把玩的串钤儿。
“你是谁?”
“你是谁?”
他的语气饱含戒备,偏向褐色的眼眸锐光闪烁;而瑶光则是愕然发怔,她以为、以为是他又回来了。两个竟是异口同声。
1 2 3 4 5 6 7 8 9 末页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9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
1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