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到荼靡

互联网 0
我叫未央.
一直徘徊在这个灰色的城市里过着干巴巴的日子.
很多时候,我会异常清醒的沉浸在午夜隐忍暧昧的黑暗里,敏感的细数擦肩而过的光阴.然后,在多数人头脑清晰的时候变得木讷.昏昏欲睡.
可是,我乐此不疲.
在很久很久以前,我就决定去写一个故事.一个有着明亮眼神柔软长发的女子.我从未想过要把她放到哪个时代去写,因为,我觉得她应该是自由的.可以任意跨越所有文明的亦或蛮荒的土地,出现在所有还残存着爱的空间.眼神清澈,长发飞扬.
我把她故事的开头放在一个酷热的仲夏午后.那天,院子里大片大片的菊花一夜之间全部怒放,呈现出一种从未有过的决绝.让人不安.
那迦,做我的新娘,好吗?
眼前这个漂亮的男孩坚定的站在我面前,清晰的告诉我,他要我做他的新娘.
我用力的看着他的眼睛,企图看到永远.周围的世界一片静谧.我不知所措的点了点头.
那一年,我四岁,子期七岁。
我想我一定是迷糊了.所以总是不自觉的把我当作是故事里的女子.
这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因为投入,所以真实.
父亲唤我那迦.在梵文里,那迦的意思是龙.父亲说,母亲在我出生的前一天,梦到天有火龙腾空.以为是吉兆,便给还未出世的我起名叫做那迦.
我一直想让母亲给我讲讲火龙是怎样的,却没有机会.直到我三岁那年,家里面突然来了个道士.长长的胡须,长长的拂尘.
第一天看到我,就微笑着对我说,那迦,我给你讲火龙的故事好不好.
仙界凡间和冥界有一块交界.每隔五百年,三界的纪年法则会在某一天意外重合.那时,交界燃起猛烈的大火,电闪雷鸣,狂风大作. 这时的凡间,会有一场动荡浩劫.然而,如果有不甘于作一条河龙或是江龙的龙族敢去交界扑灭大火,阻止这场人间劫难,那么,他就会拥有龙族最高贵的血统,成为一条海龙.从此自由出入三界,法力无边.
但是,火龙为此也付出了巨大的代价:永远失去了感受声音的能力.失聪.
所以,火龙有个习惯:对于同样失聪的人,他会赐给他们一些奇异的能力.对此,三界的守护神也总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道士说我是不祥之人,会给周围的人带来无尽的劫数.
父亲惶恐不安的询问有没有破解之法.
道士说,有的.
让那迦也失聪吧!
所以,从我三岁那年起,就已经听不到任何声音.
也算是幸运的,儿时的记忆不多,也不晓得人时可以听得到的.
我用了差不多一年的时间学会了准确的读唇语.道士也说过的,我绝顶聪慧,尽管为此吃尽苦头.
十六岁的时候,子期来提亲。
那时的子期刚刚考取状元,仕途坦荡。父亲总是笑不拢嘴,说我是有福气的人。状元夫人是很威风的,父亲说这话的时候,正在清点提亲的礼单。而子期,就站在我旁边,穿着雪白的长衫,对我轻笑。
那迦,做我的新娘。子期的眼神一如十二年前那个仲夏的午后,只是,此时的我,心里已有伤痕。
结婚的那天,子期在我的长发上坠满珍珠。一颗颗珠圆玉润的样子,泛着柔和华贵的光。
那迦,好好在这等我。子期宽大的手掌拍拍我的脸,转身要走。
子期。
我叫住他。
那迦,不怕。我去把客人送走,马上就回来。子期的眼神含着微笑,让我心疼。
子期,可以亲亲我吗?
子期略有惊讶,转而笑意更浓。走到我面前,抚去额前碎发,轻轻的吻下去。然后蓦然搂住我说,那迦,我爱你。你要记得,这辈子,我只爱你一个
子期转身出去了。
我看着他的身影消失在种满菊花的庭院里,默默的说,子期,对不起,我一定要离开你。
我只能选择离开.
道士说过,我是不祥之人,会给周围的人带来无尽的劫数.可是,我不可以伤害到子期.不可以.绝对不可以.
我决定去洛阳.
那是个繁华的城市,可以隐匿所有的伤口和往事.我想,子期他一定不会猜到我会跑去那里,跑去我一向厌恶的奢靡土地.
我在靠近皇宫的地方买了间小院落.很陈旧的老屋,可是,里面种满旺盛的花朵.一年四季,常开不败.进去的时候,我望着院子中央的那片怒放的菊花,一瞬间,恍若隔世.
日子归于平淡.
每日里,除去发呆,睡觉,为花浇水,听阿果讲她和邻家长工平淡幸福的爱情琐屑,余下的时间,我会安静的呆在书房里.就在那张破败的书桌上,一笔一笔,仔细的,画我所热爱的那个男人.英俊的,干净的,让我的心再一次钝重的的疼痛起来,终于无法停止.
傍晚的时候,我会轻轻的跃上老屋斑驳的屋顶.透过高大威严的厚厚宫城,凝望那片鳞次栉比的檐牙高阁.远处,浑厚的钟声划破暮色喧嚣而至.空气中弥漫的是菊花淡淡的香.
1 2
相关热词搜索: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9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