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香

互联网 0

作者:又馋又懒的猫


  时钟敲响十二点,迪吧里幽暗与嘈杂,我坐在黑暗的一角,审视着每一个男人。他们有的沉闷,有的欢娱,有的埋醉,有的跳得汗流浃背。
  
  我已经游逛好多天了,一直在找一个人,我不认识他,他也不认识我,只凭嗅觉,我知道我要找的是谁。
  
  斜对面的男人不停地向我瞧来,虽然离我远,但我已经闻到了他身上的气味,那是一种腐蚀的味道,里面掺杂了体内未消化的食物腐烂的味道,还有过度饮酒,酒精边挥发边变质的味道。我想离他远一点,这种味道让我恶心,头晕。
  
  我站了起来,身体向另一边挪去,这时他也站起来了,朝我这边走来。我加快了逃跑的速度,可是他比我更快。
  
  要不是我身体不舒服,估计他今天不会得逞,我只觉得脚下打飘。他跑得很快,一眨眼就来到跟前,他一把抓住了我的手臂,满嘴的酒气汹涌而出。我的皮肤开始萎缩,我仿佛看到世界在消失,身体的每个细胞都在粉碎、裂变。挣扎中我狂叫一声,这叫声只有他能听见,那叫声刺穿了他的鼓膜,他突然瞪大了眼睛,两行鲜血从耳边流下,身体缓缓地倒了下去。
  
  这是一个黑夜,黑夜能够掩盖一切,我把那个男人扶在椅子上,他看上去就象睡着了。我快速地逃离那另我心惊胆颤的地方,外面的空气清新爽朗,夹杂着甜蜜的花香。深吸一口气,感觉好多了。一个人在孤单的街道上走着,行人稀少,我不敢再冒险,只想赶快回家。今天又无功而返,悲怆涌上心头。
  
  忽然下起了大雨,不一会儿就积起了小水滩,我急忙躲到了一棵树下,张望着能不能找到避雨的地方或是出租车。过了好久,我头顶上那棵大树再也支撑不起那片大雨,树底下也下起了雨。隐隐约约间,我看见对面远远有辆出租车向我这边开来,急忙冲过马路去拦车。这时,我只感觉身子被什么一撞,然后远远地飞了出去,左手臂一阵巨痛。
  
  一声急刹车的声音,象是一辆摩托车,可我眼前一片漆黑,什么感觉也没有。等我清醒过来,发现自己已经躺在一辆出租车里,我的身体很温暖,被一个人抱着,温暖来自他的身体。耳边只听见他和出租车司机焦急的对话声,好象在谈论着去哪个医院。
  
  我忽然清醒了许多,清醒是因为他们谈论的话题警醒了我,清醒更是因为我闻到了那股我熟悉的味道,那个味道来自于抱着我的那个人。
  
  我一骨碌坐了起来,慌乱地理了理散乱的长发,左手臂又是一阵剧痛,忍不住哼哼起来。他急忙说道:“别动,可能骨折了,动了骨头会变形的,我们这就去医院,你的额头也破了,你别的地方有什么不舒服么?”他关切地问我。
  
  这回,我看清楚了他,他25岁左右,很英俊,和我想象的那人差不多,我朝他笑了笑,对他说:“我要下车!”
  
  他惊讶地看着我:“这怎么可以!”
  
  “司机停车!”我不理他,对司机喊到。
  
  “不行不行!别开玩笑了,你这样子怎么能乱走,你的手臂还……”
  
  “没什么,我的手臂好了。”我用右手抚摩左手臂,痛感渐渐消失。我在他面前甩了一下左手,他感到不可思议,满脸惊奇地看着我。“那你的额头……”
  
  “快停车,再不停我就从车上跳下去!”
  
  “那我们回我停车的地方吧,这么晚了,要是你信得过我,我来送你回家。”
  
  “那好吧!”一丝得意。
  
  车没开出多远,又折了回来,他拗不过我,勉强地看着我下车。雨停了,他身上也粘满了泥土,因为过意不去把出租车弄脏了,和司机争执了半天一定要多付车费。他身上的污泥可能是抱我的时候粘上去的。
  
  我坐在后面紧搂着他,鼻子使劲的嗅着他身上那股迷人的味道。他一直忐忑不安,问我好多遍身体的感觉,怕还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我没有去抚摸那块额头上的创伤,怕好得太快又吓着了他。
  
  夜风很凉,这种季节早晚温度变化特别快,加上刚才又淋了雨,他被风一吹,不断地打起了喷嚏。我住在一栋独门独院的别墅里,在城郊结合处,路很偏僻。开了足足有45分钟左右,才到家。也许是看我确实没事,他紧绷的神经总算放松了,还和我开起了玩笑。
  
  大门一开,客厅里“嘎”地发出回声,他好奇地东张西望,“唔,真不错啊!这就是你的宫殿么?你的仆人都到哪儿去了,算了,我临时来代替他们吧,谁让这个公主喜欢深更半夜出来活动的呢!”说完朝我鞠了个躬。
1 2
相关热词搜索: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20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