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花三弄

互联网 0
导读:一弄、香阁掩  等待,她又在等待了。这么多年来她守着这阴冷的古墓,从一个妙龄少女等到了如今的芳华将逝,心渐渐在等待中麻木、冷却,然而等待还在继续。她等的是一个叫柳折眉的男人,虽然这个男人还有其他许多荣耀的称号,诸如大侠柳折眉、天下第一高手柳折眉、古墓掌
一弄、香阁掩
  等待,她又在等待了。这么多年来她守着这阴冷的古墓,从一个妙龄少女等到了如今的芳华将逝,心渐渐在等待中麻木、冷却,然而等待还在继续。她等的是一个叫柳折眉的男人,虽然这个男人还有其他许多荣耀的称号,诸如大侠柳折眉、天下第一高手柳折眉、古墓掌门柳折眉……然而在她心中,自始至终等的只是一个男人——那个她愿倾尽所有生死相随的男人,她的夫呵……只是这个男人恰好有个天下闻名的名字而已。
  终于,墓口的石门缓缓升起,一袭白衣翩然而至,映衬着刺眼的阳光,远远地,给人一种不真切的感觉。叹了口气,她低喃:“你回来了。”是陈述,不是询问,如同多年来的每次对话一样,她的低喃只是一种确认,代表着这一轮的等待即将结束。
  “是的,我回来了。”他颔首。
  “哦……”声音空空荡荡的,四散在空气里,产生一种窒息的感觉。
  半晌,她转身,率先打破这沉寂。“我去命人给你打水洗尘。”
  “非嫣”,他伸手试图挽住她,却被她轻巧闪过。伸出的手停顿在半空中,渐握成拳直至僵硬。终于,千言万语化作一声低低的叹息,“你还待我如何?”
  她身形一颤,喃喃吟出一句话,声音几不可闻,他却听的分明:
  “忽见陌头杨柳色,悔教夫婿觅封侯!”
  寒意,直逼脚底。
  闺房,镜台。她在梳妆,纤纤十指顺着柔长青丝有意无意的梳着,别有一种漫不经心的慵懒。微一敛眉,她抬眼注视镜中女子,低沉的笑声缓缓自樱唇溢出。非嫣,非嫣……娘亲当年果真没有起错名字。无色无相,不柔不媚,与那些名花倾国相比,她不过一介平凡女子耳。
  放下黄杨梳,无视首饰盒中的满目玲琅,她习惯性地拾起一支黄金凤头钗挽了个简单的发式。这黄金凤头钗是当年他为她亲手挽上的,多年来他送她的珍奇衣饰不知凡几她的头上却始终只挽着这支金钗。
  忆起当年,她不由心头一沉。当年……当年他也叫柳折眉,却不是大侠柳折眉,更不是天下第一高手柳折眉。只是一介平凡男子柳折眉,有着一个同是平凡身的未婚妻战非嫣。
  妾发初覆额,折花门前居;
  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
  同居长干里,两小无嫌猜;
  十四为君妇,羞颜未尝开。
  ……
  ……
  ……
  青梅竹马的感情,他待她如兄、如父,却又不仅止于此,他是她唯一的至亲、知己、更是她未来的夫。春乍起,他带她至百花谷赏那满圆春色;立夏至,他携她畅游西域把酒言欢;秋风里,他引她共赴峨眉金顶赏那日出奇观;冬雪飘,他拥她于雪山深处玩雪打猎。她嗜书如命,他便不辞辛劳多番造访南帝隐所为她求来满室书画;她体弱畏寒,他不顾性命死闯剑冢洞窟为她打得成车狐皮制成狐袍暖身,一时神仙眷侣,羡煞多少江湖豪杰。
  那时他们虽然贫寒,却尤胜世间大半富人;那时他虽然武功平平,却安然置身于江湖之外,远离名利是非之中。那时他有一颗温暖的心,每每笑来,眼如新月,温柔似水。常教她不自觉地瞧地痴了,忘了今昔是何年。
  转变,源于她的受袭。那晚,满月如弓,万物俱寂。他们正自林间漫步而归,忽地自斜里冲出一群抢匪挥刀便砍,为的只是她身上那件价值不菲的狐袍。那晚,他与她虽近在咫尺,却无力护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血红长刃砍在她柔软的身躯上,扎进他心里。早知他的深情会害她至此,他宁愿亲手毁了它!紧拥着她咳血不止的娇躯,他恨极长笑,那笑容首次失了温度,眸光如刀。那晚,他泣血而誓:他要这天再挡不住他复仇的火焰,他要这地再阻不了他护她的心,要这世人再伤不了她分毫,要天下霸权尽归他手。惟有霸权在握,才能真正保有他心爱的女子平安。
  那晚的转变造就了今日的柳折眉。没有人知道这份荣耀的背后隐藏了多少他的血和汗。一路行来,唯她长伴他左右,这点点滴滴她看在眼里痛在心里。然而她无法也无力阻止他的脚步,他所做的一切皆是因着一颗爱她的心。她待如何?她又能何?……所以,她只能等待,在等待中用心体会他的付出,感受他的深情;也在等待中日益寂寞,逐渐老去……
二弄、月西沉
  她又在吟诗了,这些年来她的寂寞他不是不知,只是心系着霸权的他无暇顾及她的心情。他甚至努力抑制自己的关怀,怕的是短暂的温情过后她得到的会是更多的寂寞。而今中原五城即将兼并,到那时他霸业已成,她要多少的时间和感情他都会给她。可是这莫名的心悸又是为何?是的,他怕,怕在那一天来临之前她的忍耐已过了极限,怕到头来他所做的一切努力反而让他失去她。她不知道当她用淡然的语气迎接他的归来,当她毫无眷恋的看着那些他为她而赢得的种种荣耀时,他眼底的失落有多深,那浓浓的苦涩几乎淹没了他。多少个夜晚他抚剑自问,当年的选择是否错了?答案:无解。然而逝者已矣,前尘过往既已无法回头,他能做的只是照着既定的道路一直走下去。他没的选择,她亦然。是对是错,就留给苍天去决定吧!
1 2 3
相关热词搜索:梅花三弄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9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