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恋

互联网 0
(01)
自从《裂梦》一案后,南宫奇名声大震,不过他却很是低调,依然隐居在山路一侧的那幢破旧的两层西式建筑之中。
江城的名流有了疑案,都会来延请南宫奇出山,但南宫奇对这样的事并不热衷,每每遇到有人拿着名刺上门,他总让小卫挡住。
这日,已是初冬。江城虽是山城,盘山的公路弯曲蜿蜒,石阶梯笔直陡峭,但小卫已经练就了一身爬坡上坎的好功夫。
他手上拿着一个包袱,在石梯上飞快地行走着,不一会工夫就来到了南宫奇寓所前。为了不让江城名贵们打扰自己的生活,南宫奇已经取下了西医诊所的招牌,如果不是信赖的人介绍,任何人都不会知道就是大名鼎鼎的金陵神探南宫奇的寓所。
有钥匙打开了门,小卫今年了房,上了楼后,却看到南宫奇披着一件紫红色的睡袍站在窗前,眉头紧锁。
“七叔,包裹我取回来了。”小卫说道。
南宫奇回过头来,平淡地点了点头,然后依然静默不语。
“七叔,出什么事了?”
南宫奇苦笑道:“小卫,也许我们得搬家了。今天一个警局局长王西林介绍来的贵妇,居然是要我为她找寻走失的猫咪。这都是些什么事啊?我南宫奇可不是为了找寻走失的猫咪而来到江城的。”
“嘿嘿……”小卫径直一乐,“找猫咪,这可是很有难度的案子啊,而且还会有不菲的酬金呢。”
南宫奇正色道:“酬金是不少,难道我们是为了酬金才接案子吗?如果真是有难度,让我在推理演绎上有所施展的案子,就算没有酬金,我也会接的。”
小卫窃窃地偷笑道:“七叔,其实我跟你这么久了,自信在推理演绎上,也有了长足的进步。什么时候,您单独拿个案子给我做吧?”
南宫奇笑道:“好啊,你就去接这个走失猫咪的案子吧,如果你用推理演绎的方法找到了猫咪,我以后就把所有的案子交给你。”
两人都不禁莞尔一笑,屋中气氛顿时轻松了下来。
南宫奇突然想起了什么,说道:“小卫,你还一定没吃饭吧,在楼下的厨房里,还有一碟缘圆园的酱汁排骨,半只潮记卤鹅,你自行热了吃吧。”
小卫走下楼来,走进厨房,正当他准备劈柴时,忽然听到寓所的门被叩响了。
门外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身着黑呢大衣,大衣内是一件同样黑色的格子西装。呆着一副墨镜,遮住了他的半张脸。但隐约中,却可以看到在他的眉宇之间有一道长长的伤疤,斜着拉下来,一直从眉头延伸到嘴角。这个见到小卫,咧开嘴勉强一笑,嘴角却因为伤疤的牵扯而歪在了一旁。不过依然看得出,如果不是这道疤痕的原因,他倒也称得上是一个美男子。
“请问这里是南宫奇先生的寓所吗?”这个男子说得一口江城本地话,但却遮不住话语后掩藏着的一丝焦虑。
“是的。”小卫答道,“请问您是……”
“聊聊!”
“什么?”小卫不解道。
“聊聊!”
“聊什么?我们这里是西医诊所,不陪人聊天的。”小卫有些不快,他皱着眉说道。
这男子立刻解释道:“我不是说聊聊天,我是说,我叫廖燎。”
“哦,哈哈,是我理解错了。”小卫自己也笑了,这男子的名字可真有点奇怪,不过,这名字却让他感到有些熟悉,一定是在什么地方听说过这个男子的名字。可到底是哪里呢?他一时也想不起来。
不过,小卫却接着说:“廖先生,您是由别人介绍来看病的吗?
廖燎愣了一愣,说道:“原来南宫先生西医?”
小卫奇道:“你不知道南宫先生是医师,你又怎么会找到这里来的?是谁给你介绍的呢?”
廖燎想了一想,摘下了戴着的墨镜,露出了一道长长的刀疤。疤痕的边缘,一道道白色的肉茬翻了出来,两只眼睛步满了血丝,显然他已经很久没有睡过安稳觉了。
他缓慢地说道:“我是一名军人,刚因伤从前线回到江城,我在前线时遇到了一位医师,叫赵雾岚。他告诉我,如果有机会平安回到大后方江城,一定要来拜会一下南宫奇先生,说他是一介奇人。”
小卫惊道:“原来赵医师已经到抗敌的最前线去了,真是令人钦佩哦。廖先生,快请楼上请。赵医师的朋友就是我们的朋友。”
他连忙将这位叫廖燎的军人引进了屋,当廖燎走路的时候,明显脚上一瘸一拐,一定是在前线留下的伤患。
(02)
小卫端上两杯铁观音,几句寒暄后,南宫奇递了一只哈德门纸烟给廖燎。廖燎接过了烟,看了一眼烟嘴上的小字,说了一句:“好烟啊,我们在前线的时候,整天就想着可以有一天坐下来安安稳稳地吸上一棵纸烟。不过,现在可以吸烟的时候,我却不能吸了。”他顺手将纸烟递回给了南宫奇。
1 2 3 4 5 6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8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