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安夜

互联网 0
感谢大家对恒创网站的支持~喜欢本站的朋友来本站论坛玩啊~
具体登陆 方法:先进入本站首页,在本站特色栏目里可以看到恒创论坛, 点击进入, 注册登陆~!
——-据报道,12月24日夜一中年男子惨死在公寓内,其女儿下落不明,目前案件正在调查中。
                 
  我是凝,出生在平安夜。
                 
  学院里的人都走掉了,我一个人坐在花坛边上,下意识地拨弄起手腕上的小瓶子来。它是爸爸亲手做的,造型很怪,像一颗钉子一样,里面装着一些灰白色的沙子,暗淡无光。但尽管这样,我仍是很喜欢,从小就一直挂在手腕上当护身符。
  爸爸是非常好的人,他是这所医学院的教授,经常要加班到深夜。对于母亲却没有什么印象,听爸爸说她在我出生不久后就失踪了,似乎是出走的样子。我只在几张很少的合照中看过她的样子,照片中的母亲总是半低着头站在人群后,很长的头发披泻下来,遮住脸颊。她有一双异常美丽的眼睛,闪着幽蓝的光。
  “真讨厌,爸爸怎么还不来~都快5点了。”我有点耐不住了,索性直接去实验楼找他。
  放学后的实验楼冷冷清清的,几束惨淡的日光射在走道里,脚步声悠长的回荡。我紧了紧脖子上的围巾,虽然不感到害怕,但这里确实很冷。
  办公室的门紧锁着,看来他不在这里。我失望的转过身,看见对面标本室的门微微打开了一条缝,是不是在这?我轻轻推开门。
  “爸?”房间里空荡荡的,一个人也没有,“真粗心,居然连门也不锁。”我一边嘀咕着一边无聊的在里面转来转去。
  这个地方我是很熟悉的,小时候就特别喜欢赖在里面玩,也不知道为什么,总是感到很温暖。
  木桌上的瓶子里浸泡着一些内脏器官,丝丝缕缕的,悬浮在里面。还有一些奇形怪状的器皿,那些都是爸爸很重要的实验器材。我转过身,向窗边走去,那边有一架人体骨骼的标本。我小时候就最喜欢站在那里,踮着脚一块一块地数着骨头,至今我还记得那时候说过一句很傻的话:“我好喜欢它,我要和它永远在一起。”
  差不多两年没进来看看,我发现自己真的长得好快,个头已经窜到和它几乎平行的高度,再也不用费力地抬头观察了。
  大概因为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地端详它,感觉都有点不习惯。我闭上眼睛,伸出手一点一点触摸那些纤细的骨头,努力回忆着小时候被下来的206块骨骼名称,可是脑海中一片模糊,什么都想不起来。唉~我在心里轻轻叹了一口气。忽然感觉手指触到一个冰凉湿润的东西,我一惊,猛然睁开眼睛。原来是一块木片一样的东西,嵌在左边的胸骨里,很细很小,以前都没有注意到过。“又是哪个人的恶作剧!”我有点生气,怎么能这样对待标本呢?我用手指捏住木片突出的部分,转动着往外拔。大概是用力过猛,骨骼开始不断摇晃,我连忙扶住,却毛手毛脚地碰掉了手腕上的沙瓶。
  “凝,你怎么在这里!”我回头,看见爸爸气急败坏地站在外面,“我在外面找了你好…”他忽然停下来,眼睛盯住我手中的木片,闪出恐惧的光芒。然后他冲上来一把夺去木片,用力塞进那条骨头的缝隙中。我虽然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但趁着当儿,赶紧捡起地上的沙瓶戴好。这可是爸爸非常重视的东西,每天都不下五次地叮嘱我要保管好保管好,要是让他知道刚刚我让他的宝贝与地面来了个亲密接触,不扁我一顿才怪。
  爸爸把标本扶正,转头看见满脸疑问的我,连忙解释:“这块木片是用来固定标本的,如果不塞住缝隙,骨骼会变形。”
  “阿?”这样~~我还以为自己做了件大好事呢。
  “阿什么阿,你都快15岁了,该不会连这都不知道吧。”爸爸满脸严肃地盯着我,忽然话锋一转,“让我看看你的沙瓶,有没有弄掉阿?”
  “有…呃…有保管好啦!”我冷汗直冒,这个臭爸爸,还真会套话。
  “真的?”
  “当然啦。”我亮出一个自以为最最灿烂的笑容,“你女儿怎么会犯这种白痴级的错误,要充分相信我嘛。”
  爸爸满脸狐疑地盯了半天,终于还是相信了。他转过身去,爱惜地拍拍骨骼的肩膀,“以后不许再碰它了,被弄坏了可不行。”我大大地松了一口气,拼命点头。心里暗暗发誓,一定要把说谎的技巧练到炉火纯青的地步。
  晚上睡得一点也不安稳,梦里面总闪着一些蓝色的光,一个声音在轻轻地叫着我的名字:“凝、凝,你过来…”
1 2 3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8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