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恋

互联网 0
献 辞
春天里我葬落花,
秋天里我再葬枯叶,
我不留一字的墓碑,
只留一声叹息。
于是我悄悄的走开,
听凭日落月坠,
千万的星星陨灭。
若还有知音人走过,
骤感到我过去的喟叹,
即是墓前的碑碣,
那他会对自已的灵魂诉说:
“那红花绿叶虽早化作了泥尘,
坟墓里终长留着青春的痕迹,
它会在黄土里永放射生的消息。”
一九四 O年十二月二十日夜倚枕
说起来该是十来年前了,有一天,我去访一个新从欧洲回来的
朋友,他从埃及带来一些纸烟,有一种很名贵的我在中国从未听见
过的叫做Era,我个人觉得比平常我们吸到的埃及烟要淡醇而迷人,
他看我喜欢,于是就送我两匣。记得那天晚上我请他在一家京菜馆
吃饭,我们大家喝了点酒,饭后在南京路一家咖啡店闲谈,直到三
更时分方才分手。
那是一个冬夜,天气虽然冷,但并没有风,马路上人很少,空
气似乎很清新,更显得月光的凄艳清绝,我因为坐得太久,又贪恋
这一份月色,所以就缓步走着。心里感到非常舒适的时候,忽然想
吸一支我衣袋里他送我的纸烟,但身边没有带火,附近也没有什么
可以借火的地方与路人,一直到山西路口,才寻到那路上有一家卖
雪茄纸烟与烟具的商店,我就拐弯撞了进去。大概那商店的职员已
经散工了,里面只有—个掌柜在柜上算账,一个学徒在收拾零星的
东西,自然更没有别的主顾。
但当我买好洋火,正在柜上取火点烟的时候,后面忽然进来一
个人,是女子的声音:
“你们有 Era么?”
“Era?”掌柜这样反问的时候,我的烟已着在我的嘴上,所以
也很自然的回过头去。
一位全身黑衣的女子,有一个美好的身材,非常奇怪,那付
洁净的有明显线条美的脸庞我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虽然我想不出
到底是哪里。她正同掌柜对话:
“你们也没有这种烟么?”
“没有,对不起,我们没有。”
这时候,我已经走出了店门,心里想着事情有点巧,怎么她竟
会要买这 Era的烟呢?还有那付无比净洁的脸庞,到底我在哪里见
过的呢?为什么这样晚还在这里买烟?我想着想着已经转出南京路
了。突然在转角的地方有一个黑影拦住了我的去路,问:
“人!请告诉我去斜土路的方向。”
我骇了一跳,愣了。一种无比锐利的眼光射在我的脸上,等我
的回答。我一时竟回答不出,待我有余地将眼光向她细认时,我意
识到就是刚才在店里想买 Era的女子。
她怎么会在我前面呢?我想。但随即自己解答了,这要不是我
不自觉的为想着问题走慢了,而没有注意她越过我,就是她故意走
快点避开我的注意而越过我的
“斜土路,我说的是斜土路。”
月光下,她银白的牙齿像宝剑般透着寒人的光芒,脸凄白得像
雪,没有一点血色,是凄艳的月色把她染成这样,还是纯黑的打扮
把她衬成这样,我可不得而知了。忽然我注意到她衣服太薄,像是
单的,大衣也没有披,而且丝袜,高跟鞋,那么难道这脸是冻白的。
我想看她的指甲,但她正戴着纯白的手套。
“人,你这样看着我干什么?”脸一百二十分庄重,可是有一
百三十分的美。这使我想起霞飞路上不知那一段的一个样窗里,一
个半身银色立体形的女子模型来。我恍然悟到刚才在烟店里那份似
曾相识的感觉之来源。这脸庞之美好,就在线条的明显,与图案意
味的浓厚,没有一点俗气,也没有一点市井的派头,这样一想,反
觉得我刚才“似曾相识”的感觉是很可笑的。
“你在想什么?不顾别人问你的路么?”
她锋利的视线仍旧逼着我的面孔,使我从浪漫的思维上严肃起
来,我说:
“我在想,想这实在有点奇怪,问路的人竟不叫别人‘先生
或‘长者’而单声地叫一声‘人’,难道你是神或者是上帝么?”
我心里觉得她的美是属于神的,所以无意识地说出这‘神’字,但
是我随即用平常的微笑冲淡了那责问的空气。
我不是神,可是我是鬼。”她的脸艳冷得像久埋在冰山中心
的白玉,声音我可想不出用什么来形容,如果说在静极的深谷中,
有冰坠子在山岩上溶化下来,一滴一滴的滴到平静池面上的声音来
象征她的清越,那么该用什么来象征她的严肃与敏利呢?
“是鬼?”我笑了,心里想:“南京路上会见鬼!”
1 2 3 4 5 6 7 8 9 末页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9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