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梁血声

互联网 0
网友雪人推荐~
每次,回老家爷爷家过年或度假,在他那年久失修的老屋里,总会遇到怪事。
----我九岁的时候,同爸妈回爷爷家过年。晚上,爷爷每次都高兴地把我这个唯一的孙子带在他的老屋一起睡觉。那是一间很古老的旧瓦房,房前屋后各种着一颗很古老茂盛的大椿树。
----那天,近午夜12点的时候,被尿憋醒了……黑漆漆的屋里,墙上是屋外冥月冷光投来的轻舞着的婆娑树影。那影子,一会儿像走兽、一会儿像人、一会儿像山石、雄鸡……的千变万化着,样子煞是可怕。
----由于隆冬天冷,我迟迟不愿出被窝下炕,脑袋一半及整个身子都卷缩在被窝里,直露出一双眼睛胆却地望着墙上。
----“沙沙—”这时,我听到一阵极轻微的声音。于是,我扭头向我的身子右侧屋顶发出声响的地方望去。就见这间老屋的那根巨大的木梁下边,站着一个高大且瘦瘦的女人,穿着十分的时髦,怀里还抱着一个大概才一岁多的婴儿……因为她站在炕上我的脚头部位,而我却是躺着的,所以她是低头静静的望著我的,样子贤惠、慈祥且和蔼可亲。而我却早已吓得魂飞魄散,满身、满被窝的冷汗……
----我拼命地想捅醒熟睡的爷爷,为我拉亮电灯,可是身子及四肢怎么也不听使唤。那个美女子,见我总是乱动,慈祥的表情变得面目狰狞恐怖起来,狠狠地瞪着我,眼睛都快要爆出来了。可能是她怀里的孩子被她可憎的样子下坏了,“哇哇—”地在她的怀里大哭起来……
----这时我的爷爷醒来,顺手摸到他身边的灯绳,拉亮了电灯。屋里顿时一片辉煌,那个美女、孩子、墙上的树影顿时都没有了踪影。爷爷问我:“你怎么醒着!刚才怎么会有孩子的哭声?”我没有敢回答爷爷的问话,只是让他别再关灯,让他把我搂在怀里,度过了这恐怖的一夜。
----第二天,天一亮,趁我们全家围在桌上吃早饭的功夫,我把昨晚午夜见到的一幕,一五一十地讲给了爷爷及全家听。没想到爷爷听罢,脸色煞白的把爸爸、奶奶、妈妈叫到里屋不知他们说了些什么?出来后就是以后不要让我去他屋睡觉了,说我还小,经不了老屋子的古气。
----后来,就没什么事儿了。
----三年后,暑假。我一个人又去爷爷家度假,那时奶奶已经去世了。家中只有我和爷爷两人,所以,晚上也只能我陪他再去他的老屋睡觉。时隔三年,年迈的爷爷早已忘了过去的怪事,可我一进去那间老屋,三年前那恐怖的一幕就浮现在我的眼前。晚上再也不爷爷关灯睡觉。
----一连三天,都相安无事。第四天,我就不再警觉了,呼呼地睡了起来。
----“沙沙—”又是一阵熟悉的轻微的声响把我惊醒。我睁开了由于恐怖而瞳孔放大数倍的眼睛,午夜的老屋里亮堂堂的,只有电灯发着澄亮澄亮的光芒,别的什么也没有。但,“沙沙—”的声音还是在某处响着。我遁声望去,原来,那声音是从三年前那美妇站立的上方的那根巨大的老梁上发出来的。“沙沙—沙沙—”听来还是那么的可怕。我自我安慰自己,也许是老屋的老鼠在作怪吧!不管他,先睡觉再说……
----可第二天的事情,却完全不同了。午夜时分,除了伴着那恐怖的“沙沙—”声,还又出现了“嘎—嘣嘣—”好似木梁要断裂的声响,且声响越来越大,最后,竟从古梁的一头传到了另一头,也就是,从我的脚头方向传到了我的头顶上方。
----声响还是把爷爷惊醒了,就见他“嗖—”的坐了起来,大叫着说:“孩子,别怕!孩子,别怕!”明天爷爷找个先生来看看。”那恐怖的声音,时响时停,搅的我俩一夜都没睡成觉 。
----就这样,我黎明时就开始发起了高烧,第二天已烧得很厉害。爷爷,那还顾得去找风水先生,只找来了医生一次次地给我打针吃药。半夜,那令人毛骨悚然的“嘎—嘣嘣—”的声响,还是照样。这样闹了三天,我也打了三天针吃了三天药,病不但没好反而越来越重。最后,竟烧得迷迷糊糊说起了胡话。爷爷一看,这哪还得了,赶紧拍电报到市里,让我爸爸妈妈速来。
----爸爸妈妈第二天就赶来了,就这样折腾了一个星期,我在炕上也折腾了一个星期,说了一个星期的胡话。医生一看,总找不对病症,烧退不了!就说:“实在不行,找看虚的(指巫师),给看看?”我爸爸、爷爷也只有点头称是!
----第二天,从操场后请来一个叫“鼻涕包”的老道,浑身脏兮兮的,胸前还有已干了的鼻涕伽巴,还总是用袖子去擦满脸的鼻涕。这样一个人能看风水吗?能看好我的病吗?不会有人相信吧?
1 2
相关热词搜索:工匠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8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沪ICP备07004038号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