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回的宿命

互联网 0
入夜后的天台非常冷,刺骨的寒风吹乱了我的头发,遥望四周,眼前是醉人的夜色,绚丽的霓虹、巨大的广告牌、数不清的摩天楼……宛如一个梦幻般的世界。我颤抖着拿起笛子,轻轻的触摸它,仿佛在抚摩某个女子的皮肤。冰凉的笛管像一只没有生命的蛇的尸体。一股寒意渗入了我的手掌和血管,一直进入血液,我的全身都被这股冰冷侵占,使我眼前一阵恍惚,浮现起了一张令我魂牵梦索的脸庞。
是她,是小多。那个和我阴阳相隔的我一生的最爱。
泪水模糊了双眼,我从怀中取出笛子,仰望苍穹,神秘的夜空中,挂着一弯新月。在这高高的寒冷的天台上,淡淡的月光洒入瞳孔,我情不自禁地举起笛子,将笛孔放到唇边。深深的吸一口气,让寒冷的空气灌入喉咙,充满我整个胸膛。屏息片刻,我轻轻的吐出了那口气,温热的气流缓缓的流入笛中,在细长的笛管中飘舞着,呜咽着,发出一腔悲伤的共鸣,在幻化为悠扬的音波溢出笛孔,飘向遥远又神秘的夜空。又一阵风吹过,一丝凉意如触电般袭入身体。
相传,笛子是神秘的化身,笛声是指引灵魂的声音。死去的人,魂魄在阴阳两界游荡,只有当神秘的笛声飘扬于夜空,才能给迷途的灵魂指路。也只有笛声才能把你所爱的人的阴魂带回到你的身边。
小多,你听到我的笛声了吗?
整整一年,我每天入夜都会来到这个天台,每次来都心神安定。惟有今次,竟心生些许不安。我就这样在笛声的陪伴下等待小多的出现,就在这个天台上,就在这里,就在这里痴痴的等待。——因为一年前,小多从这里失足跌落下去——可是小多你到底在哪里?我要寻找从黑夜到白昼的路,因为我知道我要找到你,我爱你,我需要你。我无助,泪水划落,赶忙擦拭它。小多,我不要让你看到我的脆弱。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向我袭来,是我的心在抗议吗?我必须坚强,但我做不到,我不属于这儿,因为,我只属于你。幽幽怨怨的笛声满载我的悲伤,我的思念……
浸泡在悠扬的笛声中,我的意识开始渐渐模糊,闻到了一股熟悉的气味,仿佛有一双纤细的手,轻轻地搭在了我的肩膀。笛声哑然而止。回首,我看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
一滴晶莹的液体落在笛子上,如果鬼魂也有眼泪,那么这是不是你的眼泪呢?
“我还是等到了你。”我颤抖着拭去她的眼泪。“告诉我,为什么要离开?为什么?”
“……”
“没有答案吗?你为什么不回答我?我知道,都怪我,我没有好好的保护你,都怪我,都怪我……”
“……”
“小多,那么告诉我你爱我。对吗?你还爱着我,对吗?”我开始无法控制我的情绪。
“驰,我爱你。但缘可以再续,情却难添,红尘来去只是一场梦,没有谁可以在此过往而不沾。美梦?噩梦?都已经不在重要。用你的一生来扫去你心中的尘土,我会在奈何桥上等你。”
小多的身影渐渐地远去,模糊,当我的意识再度清醒,眼前又是城市中灯火辉煌的夜。
一生,一生究竟有多长?很多事情,从一开始就是被指定的;很多人,从相识就注定是会铭记的。很多秘密,从踏入红尘的第一步,就已经被心头的枷锁牢牢禁锢,挣不脱,因为那是种无法逃避的宿命……一生走来,痴也罢、慧也罢、生也罢、死也罢,谁也改变不了这种宿命。其实生死又有何妨?我已经领略过幸福的滋味,我不惧怕死亡,也不在乎是否会化为乌有。轮回而又轮回,一场场风花雪月的背后,又有谁看得清被命运永恒捉弄的悲哀。轮回而又轮回,也许宿命中只有缘是永恒的,情却是一生的。轮回而又轮回……
一生情长,缘注天命。我恍然大悟,这是否就是心中尘土的根源?
我走到天台的边缘,俯视让我眩晕。恍惚中,我在坠落,坠落……
爱随烟云幽尽漫,
情伴过翼软红飘。
最终,我还是告别了今世的红尘梦。
奈何桥上,我看到了小多,我们彼此牵手喝下了孟婆汤。
转轮王对孟婆说,难得这对痴男怨女悟透了轮回的宿命,已心无尘土,思无杂念。两人确也缘分未尽,送他们过苦竹浮桥到对岸投胎,来世就做一对兄妹吧。
………………
医院产房外,医生对一脸焦急的男子说:“恭喜你,是一对龙风胎。”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9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