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家族-表叔

互联网 0
表叔
  夏天,城里很热。为了避暑,理所当然地跟着父母回到家乡。
  伯父去世了,我也不再被禁止出入伯父所在的后院。只是,伯父的房子已经用来养了小鸡小鸭。没看见伯父,我扁着嘴向正堂走回去。经过偏房时,被在里面忙修理的表叔叫住了。
  那是一个旁系的表叔。算是跟我们家关系挺好。老来串门。所以我认识。所以他叫我就很自然地进去了。所以他叫我顺便把门带上我也照做了。
  表叔笑得很温柔,用手轻轻摸我的头,又温柔地说:
  “乖,别闹。站着别动啊。”
  这些让我想起了伯父,所以我就真的不动了。当他把手伸进我裤子里,在我两腿间摸来摸去时,我也没动。
  只是奇怪他为什么这样做。而且就这样站着不动也挺辛苦,连转身去拿放在床上的小人书都不行。
  然后,表叔笑着叫我把双腿打开。我突然觉得他的笑容很讨厌,跟伯父的一点都不像。我想走,却被表叔用另一只手钳住,还在说着叫我把腿打开。
  我想哭。还没哭出声音,就看到窗外的不远处,站了个很熟悉的身影。看不清脸的身影。
  “伯父。”
  我冲口而出。
  表叔吓得立即放开我,四下张望。我看见他的额头上有明显的汗迹。
  “你说什么伯父??在哪里??”
  表叔的眼睛瞪得好大,可是我从里面看不见自己,那上面好像蒙了一层又脏又暗的薄膜。
  我愣愣地指向刚才看到身影的地方。什么也没有。
  表叔的眼睛更大了,对着我的脸提高声量叫道:
  “小孩子不要乱叫!!”
  他的口气喷到我脸上了,还有口水。
  我突然想咬他。咬他骂我的嘴,咬他摸我的手,咬他抓我的另一只手。好想咬!
  这时候,门开了。进来的是大奶奶。
  “怎么了?小妃怎么在这里?她缠你了是吗?”
  大奶奶对表叔说,“这孩子就是调皮。你别怪她。”
  “没… …没有。”
  表叔把脸转过去,脸色好像比刚才听到我喊伯父的时候还难看。
  大奶奶见他坐下来继续手上的修理,就牵着我的手把我带出了偏房。
  去到正堂,大奶奶拿了苹果给我,笑着摸我的头,说了句:
  “以后不许胡闹了。”
  我觉得委屈,可是没说话。低头咬苹果,咬得很用力,觉得苹果就是那个表叔的两条手臂。
  当晚我没吃饭。因为那个表叔在饭桌前。
  “没事,小孩子就喜欢闹脾气。饿了就会找东西了。不用管她,大家吃吧。”
  母亲边对外面说着,边带上房门。剩我一个趴在床上。
  黑暗的房里,我终于哭了。好委屈!好委屈!我下意识地又开始咬被子,狠狠地咬,非要咬掉它的皮。
  结果被子没脱皮,我却累得睡着了。
  朦胧中,有人轻轻地抚摩我的头,温柔地说:
  “傻孩子。”
  我揉着眼睛抬头看,又是看不见脸的人。
  那人抱起我,哄道:“不哭,不哭。没事了。”
  我点点头,窝在那人怀里又睡了。一种熟悉的气味。
  三天后,正吃着早饭,有人来传,说那个表叔出事了。
  我跟着家人的背后去看。只见他家里乱成一团,地上散了很多红一块,黄一块的布条,还有呼天抢地的嚎叫声。异常凄惨。
  我跟到那个表叔的房里,见他昏迷在床上,上身被包得像个大粽子,已经看不见手臂了。嘴上糊了好大一片,好像被烧焦一样,听不清楚的啊啊咦咦从他张着的窟窿里有气没力地漏出来。
  旁边有个我好像曾叫她表婶的女人抱着比我还小的男孩哭得快断气似地对爷爷父亲他们说着:
  “叫我们以后怎么办?叫我们以后怎么办??”
  奶奶拉着我不让我更*近去,对大奶奶说:“你先把小妃带回去吧。全凑在这里也没什么用。再说家里还没做饭。”
  大奶奶应着就要把我拉走。我突然觉得奶奶也好讨厌,就用力挣开奶奶,特地跑到那表叔床前对着他模糊的脸大叫:
  “表叔!表叔!”
  在一旁的爷爷父亲见了都吓了一跳。两个奶奶马上过来要把我拉开。可太迟了,那个表叔已经从昏迷中醒过来了。他睁开眼来,看着站在自己床前的几个人,突然,黑眼珠猛地张大,我看见自己的样子,在里面变形得像个小魔鬼。那表叔也见鬼似地从毁掉的喉咙里放出极度惶恐的叫声:
  “… …拉… …拉… …”
  听了好久,到底还是爷爷听出来了——
  “‘来’?”
  才刚念完这个字,除了不懂事的我和躺在床上不知道还懂不懂的那个表叔,连爷爷自己在内,在场的人都吓得浑身打颤。
1 2
相关热词搜索: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9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