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魂(上)

互联网 0
暖玉,又名芙蓉玉,色泽粉色,质地圆润,自古多于那子首饰锻造之用,盛产于河南南阳的独山,因此玉稀有,佩带时有冬暖夏凉的效果,且在古代通常是男女订情之物,曾有“人面恰似芙蓉玉”的佳句出现。据说,世界上有名的芙蓉古玉仅有当年贵妃佩带的手镯一双,如今,佳人飘渺,恐怕此玉踪迹亦是无踪了……
“晓悠,我们不分手,好吗?”辉紧紧拉着我的手,不让我转身就走,我回头看着他,这个眼里盈满了泪水的男生是我相恋了三年的男友。自从学校毕业之后,我发现我们之间的类风越来越大,这也是我要和他分手的原因。“应该是因为这个原因吧?”我却是不断的在我心里这样的说服我自己,用力的甩开辉的手,我冷冷地对他说:“辉,完了就是完了,再说下去也没有意思了,你看你自己成了什么样子,你的才气呢?你的傲气呢?现在的你也只不过是一具只记得拼命赚钱的行尸走肉,我们之间的理念相差的太远,分开,也许对你对我都好。”说完,我不给他任何辩解的机会,飞快的越过十字路口,消失在他的视野里。
  毫无目的的走了好久,知道天空渐渐的昏暗。各家店铺都点起了等,我才发现我置身一条我从来没有见过的商业街。两旁的店铺竟有些奇异的古香古色,门口都挂着纸糊的灯笼,整条街道都散发浓郁的檀香的味道我不觉的拉高我外套的衣领,天好象有点变了,比刚才更凉了几分,我环视着这条似乎熟悉有陌生的街道,依旧是毫无目的的走着,知道看见一家名叫“净缘”的店子,也许是名字吸引了我,我毫不迟疑的走了进去。店堂内光线昏暗,这个店子里却弥漫着异于其他地方的荷花的香味,我深深的呼吸了一口,走近柜架。才发现这里的卖的都是和荷花有关的工艺品,有荷花浮雕的檀香木盒子,还要襟边绣了荷花花式的唐杉,正当我手捧着一双钠着荷花面的绣花鞋的时候,突然一个很温和沉着的男子嗓音在我身后响起:“小姐,欢迎光临。”我被吓了一跳,转回身才发现自己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站了一个男人,恩,应该是说直觉上觉得他应该是个男人。我端详着他,他让我有点昏眩,玄色的衬衫和裤子,布鞋,一个男人居然还留着比我的头发还长的头发,用一根藕色的发带系了起来。使我昏眩的是不他文雅的五官,也不是他也许是忘了扣两个衣扣而显露的胸膛,而是他身上也散发着荷花香味,一个男人打香水现代这个社会已经不是什么很奇怪的事情,但是花味的香水一般都是因为太多余女性化而不受男性的欢迎,但是奇怪的是,在他身上闻起来却一点也不显得突兀,反而感觉很适合他。
  我楞楞的看着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店里的荷花的味道更浓了些,他见我半天不说话,就开口问我:“小姐,你还好吗?”一句话终于让我清醒了几分,我一下子红了双颊,低着头转身看起货架上的物品。他跟在我的身后,对每一件物品都进行了详细的讲解,我才知道,原来这里的每一件物品都是有了一定的年代的,我翻看着这些幽雅的物品,却依然没有购买的欲望,是我身边的这个男子让我心乱了吗?我一个转身想走,却在眼角看到一样东西,一只簪子,我很早就有收藏簪子的嗜好,我走上前,拿起簪子,仔细的看,这是一只镏金玉荷簪,奇特的是中间用来雕刻玉荷的不是常见的白玉或是绿玉,而是淡淡的粉色,我立刻爱上了它,我爱不释手的握着簪子,问店主:“这支簪子多少钱?”店主在我握住簪子的时候脸色就变的很怪,他怔怔的反问了我一句:“你确定你要的是它吗?”我虽然有些奇怪他的反应,但是还是很肯定的说:“是的。”店主的表情更加的奇怪,嘴里一直嘟囔着:“你肯定吗?你肯定吗?”我不由好奇的推了他一把:“诶,店主,你可以卖吗?”他好象才回过神来,看了我一眼,说:“小姐,这件东西是非卖品。”我顿时感到一阵失望笼罩了我,但是他下一句话却是点亮了我的脸,他淡淡的笑着:“既然它与小姐你有缘,就送给你了。”“真的?”我高兴的叫着,突然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我看着簪子,虽然我不懂得鉴赏,但是也知道这簪子是有些年代的,我婉转的说:“不不,我不能收这样贵重的东西。”我将手中的簪子伸到他的面前,他倒背着双手,慢慢的说:“万物也都讲一个缘字,尤其我更信之,小姐不可不必觉得受之有愧,有缘者居之。也许它和这里的缘分完了……”
1 2 3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9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
1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