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島奇譚

互联网 0
玉儿的QQ49986743被盗拉~会玩黑客的朋友帮帮忙啊 ~[/fly]
[fly]如果成功黑回次号,请直接发到玉儿邮箱huangyu3141@tom.com
我要講的這個故事是我當兵時的所見所聞。這是我post的第二故事第一個是「搖動的床」,有一陣子了。現在要講的,也是真的事情,相信也罷,不信也罷,反正不要問我「怎麼會這樣呢?」,我自己也不知道
既然大家都是閒人(不然怎麼會有時間上BBS呢),應該不會介意我話從頭吧?
我當兵的時候是當步排。在步校結訓前,雖然也去廟裡拜拜了,也聽從人家的建言,沒用抽簽的那隻手去擦屁股,可是簽一抽出,我還是中了金馬獎。只記得區隊長說:「女朋友可以辦交接了!」,好一個無情的世界。
我是屬於金馬獎中的「馬獎」類,於是先到基隆的韋昌嶺報到。各位看倌,假如你還未當兵,將來若新訓結束後被載往韋昌嶺,那心中可要有所準備了。在韋昌嶺等船時,船一再延航,每次我與女友經過一次「生離死別」,隔天她發現我居然還沒走,於是又來會面,又一次生離死別,然後船又沒開,隔天又重演一次戲碼....如此反覆數日後,大家都煩了,我懷疑女友心中是否在想「怎麼還不走?」。
該來的總是會來。我們坐著「開口笑」(居然不是交通船!),經歷了二十多小時的巔坡,終於到了馬祖南竿。隔天,換坐更小的LCU到達北竿師部,然後又很民主的舉行抽簽儀式(大概是負責分發的軍官不想讓任何人恨一輩子)。我一抽,中了位在最前線,沒有任何百姓的高登島。從此我罹患了一種稱為「抽簽恐懼官能症」的怪病。
隔天,到碼頭等船,結果來的居然是一艘小漁船,經驗已告訴我這島有多小了。坐著小漁船,隨海浪起伏的經過一些外形猙獰的無人島,心情真是跌到谷底,望望那越來越近的大陸,想著遠在千里的家人與女友,不知何時才能再見他們一面?見面時,是否一切如故呢?感覺他們已離我好遠好遠,彷彿是兩個世界的人了,而我眼前盡是這片窮山惡水,又要面對一個完全未知的未來,唯一知道的是一定不會多好過。最可怕的惡夢也不過如。 不多久,高登島已浮現眼前。果然長得頗討人厭,地勢陡峭,到處是懸崖峭壁,像極了電影「惡魔島」中的「惡魔島」。小漁船快到達時,居然叫我們換坐小漁船一路拖過來的小小漁船(正確的名稱應該是「小舢板」)登岸。天啊,原來還有這一著,我還以為那是救生艇。
由於我是軍官,所以一上岸,就有吉普車可搭。至於那些可憐的新兵,就得爬相當新光三越大樓的高度,才能到達營部。到了營部,營長一番講話之後,我被帶到我所屬的連隊。懷著戒慎恐懼的心情,迫不及待的想看看將要待一年半的地方。結論是:可能要當一年半的「山頂洞人」了,是一堆半藏在山壁中的營舍。連部門口有一對石雕對聯,上聯「高距馬首雄虎節 」,下聯「登陸彼岸逞龍滔」,每聯第一字連起剛好是島名。
向連長報到後,又被帶往輔導長的「洞」。輔導長是個英俊高大的軍人,可惜島上沒半個女人,徒然浪費青春。輔導長親切的招呼我一起泡茶,然後興致昂然地介紹島上狀況,信多久來一次,八三么多久上島一次,平常大家做些什麼....東南西北聊了一陣後,他又露出詭異的笑容,很神秘的說 :「連上有個大姐...在廚房裡面...」
連上有個大姐?這不是號稱是個沒有女人的小島嗎?怎麼會有「大姐」?輔導長看出我臉上的疑惑,有點得意,又有點詭異的補充道:「大姐是個女鬼....」
連上有大姐!大姐是女鬼!天啊,這是什麼世界!真是惡夢中的惡夢。來吧!還有什麼可怕的事都一起來吧!
(待續)
P.S. 對不起,故事太長,一次講不完。不過章回小說也有章回小說的樂趣吧。
西 門
輔導長接著解釋道,「大姐」是個女鬼,住在廚房裡,不知多久以前就在連上了,比連上任何一個人都資深。「大姐」在廚房裡的小庫房有個神位,還有照片!(我的媽呀!)伙房兵每天都要給她上香。據伙房兵說,有時候早點起來做饅頭的時候,還會看到她。不過,「大姐」從來不害人,除了伙房兵外,也沒人曾過她。因此,大家也就相安無事。
這是我第一次聽到有關「大姐」的事情,然後緊湊的生活使我無暇去管這檔子事情。
各位看倌,不要怪我怎麼那麼沒好奇心,至少去看看照片啊!那是你們這種閒人的想法,在部隊中,活人的事情是比死人的事情更可怕的。比如說,當晚我被帶往屬於自己的洞後,據點的副指揮官恨不的把島上所有可怕的事情一股腦講完,還跟我說島上每一個房間都有坑道連通島上中央坑道,可通到海邊,但目前這些坑道多已廢棄,無人敢走,水鬼(人那一種)常常從坑道上來,前一陣子還下坑道搜了好幾次....正當我感到震驚時,他又給我致命一擊:「排長,你知道嗎,你現在睡的床旁,就是一個坑道的入口,只不過現在暫時封起來...」當晚我睡覺時聽到床旁有挖牆壁的聲音,嚇得半死,以為水鬼來了,後來才知道是島上凶猛的老鼠....接連又是幾個晚上的射擊任務,常在半夜突然一道命令下來,全據點一陣雞飛狗跳,大家穿內褲就跑到砲陣地(請注意,馬祖的寒冬),迅雷不及掩耳間,轟隆巨響,火光沖天,砲彈已發射出。霎時照明彈將附近海域照得一片通紅,接著五零機槍噠噠噠的掃射聲...有如電影情節。但是,這可不是演習,砲彈若不能在接到命令後三分鐘內發射,我這個據點指揮官就要吃不了兜著走了,重則可視同作戰失敗論處。至於白天呢,接二連三的運補、構工、操課、戰備整備,忙得昏頭轉向,孔子說,「不知生,焉知死!」能活命就不錯了,誰還有閒工夫去管什麼「大姐」呢!
1 2 3 4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9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
1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