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劫(四)

互联网 0
;<P>“那个人,到底是谁?”小剑忍不住问道。她瞟了瞟旁边在坐的人,她在想着这个人是谁?孙浩然?小煜子?大林?还是小林子他自己? </P><P>“你说到现在我们还是不明白那个人到底是谁。”孙浩然也在看旁边的人,同时他当然也发现其他人也在看自己。 </P><P>“好了,故事讲完了,现在我们来记忆重组,把整件事重新顾一下。” </P><P>“从大林的梦开始说吧!大林做了一个恶梦,他梦到了仙儿,当然他当时并不认得仙儿,正在他被仙儿的美色所振撼时,他发现自己竟站在悬崖的边缘上。仙儿身上的寒气令他一不小心坠下了悬崖,掉下去后,他发现自己并没死,也没有受重伤。正在这个时候,山上忽然摔下一块很大的石头,重重地砸在了他的身上,所以他就醒了。” </P><P>大林惊讶地看着林凡,因为林凡讲的正是他所做的梦。 </P><P>“刚好我也做了同样的梦,这件事只有一个人能做到,就是仙儿。她故意让我们让我们记起她的存在,就是希望我们能恢复记忆。” </P><P>“为什么?”这次插嘴的是肖文煜。 </P><P>林凡叹了口气,说:“你既然已经来了,为什么不现身?” </P><P>肖文煜睁大了眼看着林凡,他马上发现肖文煜这句话并不是对他说的,他和其他人一样,迅速将视线向周围搜索。 </P><P>在树上坐了很久的身影慢慢地飘了下来。女人,美丽的女人,她已经不再是蓝藤,而是一个绝色的美女。过多的忧虑已经令她的身上透出成熟的气息。 </P><P>她的脸很冷,她在冷笑,她的身子在慢慢地朝他们移近,到了一定的距离,忽然停了下来。小剑,小剑身上的阴振住了她,她叹了口气:“继续说下去!”传入各人耳中的也不再是蓝藤的声音,简直是已是天籁之音。 </P><P>林凡也叹了口气继续说:“因为这个梦,深深地振撼了我们每个人的心,因为你很清楚,我们的记忆已经不完整,我们记得半年前我做的那个梦,事实上那个梦只不过是个偶然的梦而已。然后,我就去医院找小然子,接着就遇上了小剑,也是因为小剑,我才发现我们的记忆是不完整的。 后来,在我去找小剑时,大林和肖文煜就在寝室进行了记忆重组。” </P><P>林凡抬头看了看他们两个两个人也同时抬起了头。他们对望了一眼,又匆匆地低下了头。 </P><P>“小煜子,接下来的,还是你来说吧!” </P><P>肖文煜抬头看了看林凡。他想不到林凡会让他说,他当然也明白,他原先编的那一段话已经骗不过他。 </P><P>他迟疑了半刻,开始讲那天发生的事。 </P><P>“那天,你走了后,我们心里一直在想着你说的那句话。我们想了半天都想不明白为什么会说我们的记忆是不完整的。后来…”肖文煜看了一眼大林,见他正盯着自己,立刻埋下了头继续说:“大林建议我们把最近一年的发生的事做个大体的排例。他列出了几个重要的间段。我就从抽屉里随意地抽出了两张旧纸片,一人分了一分,开始在那里回忆。写的时候,我并没有什么感觉,后来我们拿彼此的纸片对校了一番,竟有吻合得有些过分,我越看越觉得哪里好像出了问题,可是一直也想不出来。后来来了个电话,大林接了电话就出去了。” </P><P>“我一个人在寝室里,拿着那张纸看了很久。忽然我想到买给我爸的剃须刀。我终于明白哪里不对劲,十月四日是我爸的生日,但是那个剃须刀却没有送出去。我从柜子里把它扒出来,越看心越寒。因为我每年都会记得他的生日,也许对你们来说这仅是一个细节,对我来说却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我不明白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就算我们去黄山玩,为什么我没有把剃须刀寄出去。相反地,这件事这么久以来对我来说却像没发生过一样。于是我就不停地在纸上写十月四日。写一张丢一张,写到第四十一张的时候,我的记忆竟然在倾刻间明朗了。十月四日我根本没有出去,那天我们所有人都坐在寝室里,说了你们也不相信,我真的记起来了,记起了所有的一切。” </P><P>“当时寝室里就我一个人,我越呆越怕,越想就越恐惧,我想不到会有那么多事曾经发生在我们身上,更加想不到记忆里竟然会有在黄山玩的全过程。就在这个时候,大林回来了。我,我一看到他就想起那天也是在这里,他拿着刀却割那段绳子的事情,我突然觉得他变得很陌生,变得令人恐慌,所以我一看见他走近我,就拼命地推开他跑了出去。” </P><P>大林低下了头。他轻轻地说:“那天,我去见蓝藤了!”他说完了,又转头看了看一旁的仙儿。 </P><P>仙儿也在朝这边看,没有人知道她早前是否清楚,当天有两个人在为她割绳子,如果知道,她还会不会那么仇恨他们? </P><P>林凡现在才明白,肖文煜欺骗他是想维护大林的在他们心中的形像。他看着肖文煜,叹了口气说:“后来呢?” </P><P>“我跑了很久,跑着跑着,跑到了连我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哪里,那个村子很大,却只瘳瘳几间房子,到处都是山上采下来的岩石,我终于跑不动了,就在一边坐了下来。 那个时候,夜已经很深,大概有十一点多了吧,我刚坐下来没有多久,却看见从马路的拐弯的地方跑过来一个身影,身影越跑越近,竟然是大林,他竟然追过来了。他,他是不放心我,可是当时,我心里只想着那天的事。以为,以为他是追过来灭口的,我当时脑袋根本已经不能思考。他看见我就把我骂了一顿,然后让我坐在那里等他,他说要去给你打个电话,怕你不放心。” </P><P>我一个人坐在那里等,越等越怕,就想一个人离开,我就偷偷地走了。 </P><P>我还没走开几步,就被他叫住了,想不到他那么快就返回了。我慢慢转身看着他,越看忽然觉得他的脸上有一层很奇怪的阴影,他离我越近,我就越觉得那张脸像要吞筮了我。当时我想都没想就抓起地上的一块石头,朝他砸了过了,完了就拼了命地跑。“”不对!“刘大林突然说。他刚坐在那里一直在看着肖文煜,他本来不想插嘴,因为他其实早已经不怪肖文煜误会他,因为那天他确实想割绳子,因为他们是朋友,但听到了这里他终于忍不住开口了。 </P><P>“哪里不对?”小剑吃惊地看他刘大林。刘大林同时也发现其他四个人的视线已经全到了自己的身上。 </P><P>“我来说吧!”林凡叹了口气说:“这里确实不对,因为我见过大林的尸体,整个头部至少被大石头砸过下下七八下。小煜子那一下,是迎面砸下去的,最多砸烂五官,不至于致人死地。所以若不是小煜子在撒谎,就是有人在小煜子跑了后,又拿起旁边的石头连续地朝大林的头部砸了下去。 ” </P><P>林凡的话令每个人都大吃一惊。肖文煜的眼眶里已经有了泪水,他第一次听人说大林不是他杀死的,没人知道他的心里有多激动。他哽咽着说:“我没撒谎,真的!” </P><P>“你说的,当然是真的,因为真凶另有其人,而且就在我们中间。”林凡冷冷地说。每个人的脸色都变了,大家的视线都移到了孙浩然的身上,最值得怀疑的无疑就是他了。 </P><P>“这个就是,孙浩然!”林凡的突然凌空抬头,指向了孙浩然。 </P><P>“不可能!”小剑大吃一惊,惊叫道。 </P><P>“真的是你?”大林的双眼已经有泪水。他从来没哭过,他连临死前最痛苦的时候也不曾掉过一滴泪。现在,他看着孙浩然,泪水却掉了下来。 </P><P>每个人都想问林凡证据呢,但是没有一个人说话,因为他们心里都明白了。林凡看到的那个木人,就是孙浩然,这已经是最好的证据。 </P><P>孙浩然已经慢慢起站起身,他的表情很奇怪,他原以为他们知道他们会扑向他。谁知道每个人都坐着不动,眼神里没有恨意,却是更多的悲切。 </P><P>孙浩然突然笑了:“故事终于圆满结束了!” </P><P>“没有结束。”林凡已经站了起来,他冷冷地看着孙浩然:“还没有结束。” </P><P>“为什么为什么?”小剑终于站身起,手里扯住了孙浩然的衣服摇晃着他的身体。 </P><P>孙浩然刚想开口,林凡已经冲了过去,拉开了小剑,抱住了她的肩膀 .先不要冲动,这个人已经不是我们的朋友,你没必要为他伤心。他低头说。 </P><P>仙儿远远地站在一旁,她的脸上也起了异色,她想不到杀死大林的竟是孙浩然。 </P><P>“说完吧,整件事!”仙儿冷冷地说,她人在几尺外,声音却似乎就在每个人的耳边。 </P><P>十七、真相大白(结局) </P><P>“这件事,就要从头说起。” </P><P>“我在山洞看到那块木头,就明白了一切。你们知道为什么吗?” </P><P>“那丫也是……”大林已经起身,他原本想说他也是:木头人? </P><P>“他不是!”林凡摇了摇头,他明白大林想说什么。 </P><P>“但是他的父亲却是,因为那块木块的五官所刻的正是他的父亲孙龙。在他很小的时候,他的父亲就去世了,但是他的身上却有他父亲的照片,而我刚好见过。” </P><P>孙浩然的脸色已经起了变化,忽然间变得很难看,就像突然被别人扒光了衣服,把全身都暴露在了众人的眼皮底下一样。他咬着牙,却还是没有说话。 </P><P>其他的人脸色也早已生变,小剑望着孙浩然,她突然觉得孙浩然很可怜,就像她同初又恨却又怜惜仙儿一般。何况,在她的心里,还一直地爱着孙浩然。 </P><P>“原先找到盒子的人,在创造了孙龙以后,同样也在第三本书里找到克制孙龙的方法。他们开始因为死亡人数的增多忧虑时,只是按照书上所示方位,把他的原身即雕刻的那断木头埋进了那个山洞里,因为山洞的阴气不仅能克制他身上的邪性,还能削减他的能力,让他慢慢走向死亡。但是,因为他们想到这么做时离他们创造孙龙的时间已经相隔了近两年,所以,这个方法对孙龙来说虽然起了一定的作用,但是真正令消灭他却可能还要很多的时间。他们开始也疑虑,担心,但是想不到孙龙居然像正常人一样娶了妻,生了子。所以,他们虽然都很清楚,社会上不断出现的死尸是他所为,却谁也不忍心去破坏他们一个家庭。因为无论他今天做了什么,都是他们带给他的,直到他的儿子已经到了五六岁,他们终于决定不能再拖下去。因为孙龙的能量似乎只是比以前减了一半不到,如果再过上五六年,还要死多少人。所以他们终于实施上书上的最后一个方案,同归于尽。他们都死了,孙龙当然也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但是他并没有死,只是他的魂魄随着他的原身被埋进了山洞,只要有人再造一个木人,然后将那个木人身上的能力导到他父亲的身上,就可以令他父亲复活。我说得没错吧!” </P><P>林凡停下来看了看孙浩然,孙浩然在笑,他在苦笑但却,依然没有开口,对他来说这一切已经不重要,他有时间让林凡把所有要说的说完。 </P><P>他似乎也同样有兴趣听林凡讲这一切,他笔直地站在那里,依然是那样的俊朗。但是,他的心早已乱。 </P><P>林凡见孙浩然依然没有说话就继续说:“所以,你一生下来,就具有与生俱来的超常人的能力。但是,你却一直掩饰得很好,还特地报考了这所学校,就因为附近那个山洞吧。一开始你利用我们创造了仙儿,紧接着,在仙儿能量越来越强时,你终于怕自己到时克制不了她,就先安排由我来帮你埋她的原身,因为你根本就进不去山洞,你的身上,同样遗传了你父亲的仙气。” </P><P>“不对!那天,我们明明在山洞看见他了!”小剑叫到,她看着林凡,那天明明林凡也在场为什么他还要这么说。 </P><P>“错了。那天他根本不在,他只不过是利用了他自身的超能力,制造了一个假像在我们的面前。所以,他一直离我们很近,不敢靠得太近。本来我还没有想到这一点,但是那天他穿越了你的身体,其实他本不可能穿越你的身体的。因为,你们两个都是魂魄,同一空间的事物不会因为能量的不同而互相穿越的。 ” </P><P>“ 还是不对!我身上阴气那么重,为什么他不能进山洞却能接近我?连仙儿都不能接近我,他怎么能做到?”小剑又说,她始终觉得有很多疑问。 </P><P>林凡耸耸眉,叹了口气说:“这里面因为站在你面前的已经是个活人,而不再是个魂魄。” </P><P>周围的人都大吃一惊,原本在林凡身上的注意力全都移到了孙浩然的身上。 </P><P>孙浩然无耐地笑笑:“你几时变得这么聪明的?”。 </P><P>林凡苦笑:“我原本也不太笨。聪明的其实还在后面。”他继续说:“你的身上一半有你母亲的特质。所以,你的肉身虽然抵抗不了山洞的阴气,接近小剑却是没问题的。但仙儿不一样,她没有真正属于她的肉身,所以,她不能。” </P><P>“你讲的似乎都很有道理,但是,你忘了,是我想出办法来消灭仙儿的,我如果需要能力,又怎么可能舍得却消灭她?”孙浩然苦涩地说。 </P><P>每个人几乎都在思考他的话,只有林凡,他转头看了看远处的仙儿,她的脸色已经苍白,也许她想不到孙浩然会这么说。 </P><P>林凡叹了口气说:“这正是我下面要讲的。” </P><P>“你在利用我埋了仙儿的原身后,又利用仙儿和小剑对你的感情,使得你的计划更加的完善。你先是利用仙儿对你的好感,在和我们策划消灭她同时,暗地里却去拼命地追她。所以,她在扮演蓝藤的角色时,还不忘记得你对她感情,只不过她隐瞒了自己对你的感情而已。仙儿虽然做了很多血腥的事,但她的内心却是个很单纯的女孩子,那时候她根本不知道你会利用她的感情。你做这么多事,一方面是为了稳住她。另一方面,就在实施计划的当晚,仙儿适时地出现了,就是因为你约了她。这里本该是你们约会的地方,她怎么都想不到你是有计划地骗她来这里的。” </P><P>仙儿的泪水已经流下了下来,她一步步地走近,走近他们。 </P><P>“仙儿,站着别动,先听我说话!”林凡制止了她,他知道仙儿想干什么。仙儿的心里已经在淌血。 </P><P>林凡还在继续着他的话:“同时,你又利用了小剑。在我们每个人的眼中,小剑理所当然是你的女朋友,也许只有仙儿不知道,因为你在仙儿面前从来都刻意地和小剑保持着距离。仙儿不在时,小剑又是你最爱的女友。也就是因为你的爱,小剑才会那么相信你的话。一个人呆在阴森森的山洞里坐到半夜,帮你烧毁那本吸收了我们记忆的第二本书,但是你却没有告诉小剑,她烧毁了那本书,等于烧毁了她自己,也烧掉了她在我们每个人心中记忆。只是,你没想到的是,小剑居然还能活生生地从洞里走出来。” </P><P>小剑扑嗵一声倒在了地上,她的意识已经开始模糊。她怎么也没想到,事情竟然是这样。她为他做了那么多事,却原来只是他手中的一颗棋子,她一动不动地躺着。另外地三个人已经围了过来,他们一边恨恨地瞪着孙浩然,一边又为小剑心都揪痛了。 </P><P>“对一个男人来说,儿女私情不过只是人生的一件伴随品!你要讲的不会只是这些吧!”孙浩然虽然在冷哼,但是他的眼眶已经湿润了,他没有去看小剑,他不敢看。 </P><P>“当然不止,被你利用的又岂止小剑和仙儿呢!你对我们说这件计划是为了消灭仙儿。实际上,你正是想利用那一场行动来实施你的计划,那根红线并不是用来消灭仙儿的,而是你用来吸收她身上的能力的,你原以为你的计划很完美,但是你绝算计不到我们会背叛你。” </P><P>“因为,我在进入山洞埋小剑的原身的时候,就已经发现了你父亲的原身。当时,我很吃惊,我开始意识到这件事的背后藏了一个很大的秘密。但是你却一直没有跟我们讲。所以,我出洞以后,装做什么也没发生,但是在计划实施的当天我偷偷地在身上带了一把小刀。谁知道,这件事后,我竟然会失去了全部的记忆。” </P><P>“怪不得一下子聪明了,原来你的记忆也恢复了,你讲了好多话啊!还有什么要说的一次性讲完吧!再拖太久,我恐怕没那么多耐性”,孙浩然在笑,他不知道他的笑容还能保持多久。 </P><P>“我要讲的,可能你还要听很久。”林凡继续说。“当时,我突然地割断绳子自然在你意料之外,小煜子就坐在大林的对面,大林仅是掏出了刀,小煜子已经看得一清二楚,我坐在你的对面,直到割断绳子你才发觉。那是因为你所有的注意力都在小剑的身上,你只想着怎么利用你手中那面牌吸收尽量多的能量,当然不会注意到我在做什么。红绳突然之间断了,你吸收进来的能量一下子也失去了探制,把你的魂魄弹出了体外。当时你的魂魄已经能量大增了吧!你站在那里,看见我们每个人都倒了下去,因为那时小剑手里的那本书大概也烧完了,就利用刚到手的能量把每个人穿越空间运送回了学校。对于你自己,你想回到身体,却怎么也做不到。于是,就故意把自己的肉身移到了游泳池,然后故意弄出声音吸引值班室的管理员来刚好看到你浮在水面上的身体。” </P><P>“做这么多,一是为了保护这个现场,因为这里已经聚集了很多的能量,你不希望有人来破坏它。至于你自己,既然回不去,只好做出一个假像,让所人有都以为你因为溺水而变成了植物人。” </P><P>空气里响起了响亮的掌声,孙浩然一边鼓掌,一边说:“我为你喝彩,但是我依然想不通一点。你可以怀疑我,但在失忆时,你们为什么不去怀疑仙儿,却一直在自己人里面找幕后人呢?” </P><P>“我先说吧!”肖文煜憋了很久,终于说:“其实我虽然恢复了记忆,但是一开始,我就把目标设成了两个人,就是仙儿和大林。所以才会做出那种蠢事。但是,就在昨天,小剑出门后,我一个人在家,忽然看到了我以前留下的那张纸片。我看了很久,我突然发现我以前一直都把注意力放在十月四日,我一直以为自己恢复了所有的记忆。但是就在我拿着那张纸片时,我突然发现,我还有一天的记忆刚刚才记起。” </P><P>“哦,什么记忆?” </P><P>“大林,你是哪天返校的,去年?”他突然说。知道了事情的真相,他对大林的歉疚感也轻了许多,也终于有勇气去面对他。 </P><P>“9月20号啊!”大林说。 </P><P>“那我呢?”肖文煜又说。 </P><P>“9月19号啊!”大林又说。 </P><P>“不对,我是9月18号到校的。”肖文煜的话令所有人大吃一惊。那个时候仙儿都还有,跟这件事会有什么关系呢?他的记忆为什么会在那个时候就被改动? </P><P>肖文煜已经接下去说:“我本来跟你们说是19号的。但是我家人帮我买火车票时买不到19号却买到了18号的。当时时间紧急,我没通知你们就匆匆地往火车站赶了。到了寝室,我看见门虚掩着,就想给已经到的人一个惊喜,我偷偷地溜进门,却发现没有一个人。只听见卫生间里传来很奇怪的声音,我悄悄地探头一看。看到,看到小然子背对着门低头站在那里,手里似乎弄着一样东西,发出了轻微的摩擦声,可惜我根本看不见。 </P><P>我原本想扑过去吓他一吓,谁知道他忽然把手中的东西一把砸向墙壁。我第一次看见他发这么大的脾气,就没敢出声,然后轻轻地放下行礼,找了张凳子坐了下来。就在这个时候,他忽然从卫生间出来了,可是他一出来,就冲出了门外,我就坐在寝室里,可是他却根本没看到。“ </P><P>“ 我刚想喊,门已经被他带上了,我觉得很奇怪,就走洗手间去看看,在地上的角落里,躺着一个雕刻的小人。原来他在卫生间刻东西,当时我想不通雕刻为什么要在卫生间里,因为光线不好也会影响雕刻的精细度。 </P><P>我觉得刻得蛮不错的,就把它拿出来了。发现还没有刻完,就拿了把小刀,继续慢慢地刻着。因为觉得好玩,刻着刻着我就忘了时间,连小然子回来了我都没有发现,他发现我也会雕刻好像很高兴,一边跟我聊天,一边就把那个木人收回去了。当时我一点都没觉得这件事有奇怪的地方。 那天我一个人呆在小剑家里,突然想起了这件事,我终于明白,那个幕后的黑手,竟然就是在医院躲了半年的小然子,当时小剑去找仙儿了,我就想出去找小剑,告诉她整件事的真相。谁知道就在这个时候,我的身后,突然传来很奇怪的声音,我觉得有种凉嗖嗖的感觉钻进了背后的身体里,我慢慢地转过身,一束强烈得光令我的眼睛无法睁开去看清任何东西。但是,我能肯定,在那束光的后面,有一个影子,一个很模糊的影子,就在我的意识消失之前,我忽然有种奇怪的预感,他要对我下手了“。 </P><P>林凡伸手搭在了肖文煜的肩上。肖文煜依然低着头,他终于把心里的话说了出来。但却没敢去看孙浩然,那个曾被自立为榜样的好朋友,在他的心里已经死了。 </P><P>“你找我们帮你大概也是因为受小煜子的启发吧?一开始你是想自己来做的,可是你试了很多次都没能完成,就想到利用我们的力量来帮你达成。” </P><P>林凡看了看孙浩然,从他的脸上,他已经知道,自己猜到了。他又说:“那次计较,你原本不想把事情扩大,所以就希望自己达成愿望时,把我们的记忆摸掉就可以把一切平静地掩饰过去。只是要牺牲小剑了。在计划失败之后,你原本以为自己还有机会,还有机会能再进行一次。但是你想不到,仙儿的能力已经超出了你的意料之外,你知不知道为什么仙儿在那次计划之后为什么能量还能恢复?” </P><P>“因为学校!”孙浩然接下话:“因为学校太过健康,本身的正气与仙气就是相互相承的。所以,她的原身虽然在洞里在不停地被吞噬着能量。但是,她的化身却在不停地吸收着能量。可惜我就在最近才想到这一点。” </P><P>“所以,所以你就故意把蓝藤的尸体挖出来,好让仙儿不能再在学校呆下去?”小剑慢慢地抬起了头,冷冷地瞪着孙浩然,她的心已经冰透。 </P><P>“这是最简单,也是最有效的办法!”孙浩然咧嘴笑。 </P><P>“但是有一点你却没想到…”林凡放下搭在肖文煜肩上的手。转向远处的仙儿,却没有走近她。“仙儿在学校吸收的能量其实远远不能和她每天丧失的能量相比。她很清楚的知道再这样下去,她的末日不会太远。所以,她去接近大林,她原本只是想利用大林来接近我们。谁知道大林在对仙儿没有记忆的情况下,对她相当好。可能也是大林让仙儿感觉得这个世界上还有人这么地关心她。然后她让我和大林做了同一个梦,其实当时她并不是想真的要我们死,只要原身不在她的手里,她的生命就永远与我们是连系在一起的,所以,她那么做只是利用你的事却让我们去追寻过去,去找回记忆,好能帮她找回她的原身。令她想不到的是,大林真的出事了,所以那天她哭的那么悲切,全然是出自于她的内心,因为大林是唯一最关心她的人,她的心里虽然爱着你,但是你最终还是狠心的对她下手了。只有大林,只有大林没有伤害过她,也正是因为这样,那个时候,我几乎完全相信了她的话,反而对小剑产生了怀疑。” </P><P>“至于大林的尸体,当然也是你搬过来的吧!你这就做,就是因为你确信了小煜子不会把这件事说出去,他认为大林是自己杀的。所以根本不会再有人知道大林在哪里出的事因为那个地方离这里实在太近,你是怕在现场会被人找出小煜子不是真正凶手的证据,你更怕的是我们在这一带附近会找回消失的记忆。你发觉我们已经在追察过去,就决定实施你的新计划,但是仙儿的能量依然在你的控制之外,你就有通过一个方法,就是杀死我们,只要我们死了,小剑的反抗力就会骤然下降,但是你根本不用怕她会消亡,因为就算我们死光了,你的肉身却还活着。” </P><P>“再说一开始仙儿拿了一本书给我,说是你留下的。也是从那本书里我才了解了整件事的经过。但是在见到小剑后我才发觉那本题名《忏悔录》的本子在时间上出现了混淆。后来我才想到,这本书根本不是你写的,而是仙儿,在思绪极度混乱的情况下写的。这些都是她心里最痛的伤疤,一个人揭开自己的伤疤去写仇人的心情,是一种什么感觉?” </P><P>“不要再说了,不要再说了!”仙儿的洁白的肌肤与纯白的衣裳已经变得澄绿,每个人都吃惊地看着她的变化。 </P><P>“仙儿,对不起!”林凡大声地说。 </P><P>大林、肖文煜、小剑已经泣不成声,每个人都在深深地后悔,可惜他们的后悔已经什么也不能改变。 </P><P>我恨你们,我恨你们,仙儿的声音在四方向他们挤压过来,站着的人都被震得摔在了地上,除了孙浩然。 </P><P>陈浩然虽然没有倒下,但是他的脸色并不好看。 </P><P>每个人注意着仙儿的变化,却忽略了一步一步走过去的孙浩然。 </P><P>仙儿双手慢慢地合并,就在刹那间,急速地推出一束耀眼的光波,直线地射向孙浩然。 </P><P>就在同一时刻,孙浩然掏出了他怀中的东西。他掏了一面小镜子,在每个人的眼中,只是一面小镜子。仙儿所有的发射的能量竟都被吸进了镜子里,就是一面小小的镜子!孙浩然的脸上竟然出现了十分痛苦的表情,但是他手里的动作依然没有停下来。 </P><P>“啊~~~”仙儿痛苦的的尖叫声响彻在每个人的头顶。所有人都呆了。仙儿像是被定格一样,在空中源源不定地向镜子输出着能量,她的全身已经不能动弹。就在这个时候,谁也想不到,躺在地上小剑会突然起身。她一站起身,就飞扑了过去,扑在了孙浩然和仙儿的中间。那道强烈地光像一把利剑穿梭过小剑的身体。 </P><P>小剑在喊了一声仙儿的同时扑过去的。就在一瞬间,她像一只断了线的风筝,软软的趴了下来,瘫在了地上。 </P><P>那把“剑”在刺透了小剑的身体后已经断了,仙儿在另一边无声地摔了下去。 </P><P>孙浩然一步步的后退,他看了看地上的小剑,慢慢地闭上了双眼,泪水止不住地流了下来。他想不到小剑会不顾自己的安危冲上来。 </P><P>小剑,每个人都扑向了小剑?小剑的身体已经变得冰凉,全身已经发紫。 </P><P>“你该收手了!”就在他们俯身扑向小剑时。一个清脆的声音从仙儿的方向传来,每个人侧头望去,只见一个小男生已经扶起了仙儿的身体。他在仙儿的耳边嘀咕了几句,又起身慢慢地向这边走来。 </P><P>他是径直地来到了小剑的身边,低声歉疚地说了一声:“对不起,我来晚了!” </P><P>这个人,这个宁小楼。 </P><P>他看了看小剑身旁的几位学长,忽然被他们之间深厚的感情感动了。 </P><P>他回过头,慢慢地走向孙浩然。 </P><P>“你的父亲已经是个很好的例子,为什么还要把这种痛苦强加在别人的身上?”宁小楼的双眼闪着光,这种光令孙浩然全身地不自在。 </P><P>“你就算得到能量也没有用,那个山洞已经坍塌,以后不会再有至阴之地,他的原身早在几天前就被林学长毁灭了,他没告诉你吗?”宁小楼的童雅的微笑又浮上的脸庞。 </P><P>“不可能,你撒谎!”他惊慌地转头看着林凡,林凡在冷笑,他已经明白,来人说的话是真的。 </P><P>“你到底是谁?为什么知道这么多事?”他盯着宁小楼。 </P><P>“我叫宁小楼,是S大新来的转校生。学长,我在学生会找了很多你的资料。全都是你对学校的贡献和你取得的成绩。”宁小楼还在笑。 </P><P>孙浩然低下了头,“你懂什么?我一生下来,就注定要走这条路,我父亲不是人,你以为我还能像常人一样的活着?” </P><P>“如果你忘了你的身份,你本来是可以的,你与生俱来就比别人更优秀,只是你把所有的责任都抗在了自己的肩了,你这么做,不止毁了你自己,还毁了你身边这么多的朋友” </P><P>孙浩然转头看了看地上的朋友,他们也在转头看着他,每个人的眼眶里都溢着泪水。 </P><P>“对不起,我伤害了你们,对不起,仙儿”孙浩然说,他慢慢地转过身,背对着他们,他已经没有脸再面对他们。 </P><P>“宁小楼,请你救求小剑”他哽咽着说。 </P><P>宁小楼慢慢地走向小剑,俯身从她的怀里掏出了那颗小球,小球已经变得通红。 </P><P>“她身上有我给她的避灵珠,暂时还不会魂飞魄散,我不会让她消亡的”,宁小楼复杂地看着小剑说。 </P><P>林凡他们看着孙浩然的背影,他们的心象是被一把刀一片片地割碎了,他们原本想跟孙浩然说他们其实可以原谅他的,但是他们都说不出口,因为地上的小剑,还有远方的仙儿,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他们还能不能轻易地原谅他? </P><P>但是就在这个时候,背对着他们的孙浩然凄然地说,“谢谢你,那我就放心了。” </P><P>孙浩然说完这句话,他的全身已经着了火,没有人知道那把火是怎么烧起来了,火焰很亮,照在每个人的脸上,他们的脸已经苍白。 </P><P>“小然子,不要”他们在喊叫,泪水已经模糊了他们的双眼。 </P><P>宁小楼一转身,也被孙浩然的举动惊呆了,他突然觉得自己的双眼也开始湿润起来。 </P><P>那团火焰很快在他们眼前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阵巨大的爆炸声,地上除了一块烧焦的地坛,什么也没有。 </P><P>他们终于放声大哭,扑向那个草地。 </P><P>远方的仙儿也一步步地站了起来,呆呆地看着这里。 </P><P>过了很久,仙儿才慢慢地走了过来,走到了他们的跟前,受伤的小剑与她之前已经没有抵制力了。 </P><P>宁小楼转过身对走过来的仙儿说:“你的原身我已经烧了,你可以象个正常人去投胎了,去吧!” </P><P>仙儿看了看大林,他的脸上还挂着泪痕,大林走了过去,握住了仙儿的手,使劲地挤出了一个笑容,说,“快去吧,希望下辈子我们还能见面”。 </P><P>仙儿没有说话,但是她重重地点了点头,她又看了看地上的小剑。 </P><P>“你放心去吧,这里有我。”宁小楼说。 </P><P>仙儿又点了点头,她本想说声谢谢,忽然在心里听到不用谢三个字,一抬头,见宁小楼在对着自己微笑,她终于淡淡地笑了,她转身又看了看林凡和大林,同样点了点头,然后慢慢地转身,一步一步地向前走着,直到消失在黑暗里。 </P><P>“小剑受了重创,不处理好会魂飞魄散,她的尸体已经找不到了,我想带她回去,希望能救得了她。”宁小楼说。 </P><P>三个同时点了点头,他们的脸上都写着感激两个字。但是谁也没有开口,他们都明白。他们虽然初次相见,但是宁小楼一定会明白。 </P><P>“好了,别耽误时间了,你们上路吧!”宁小楼说。 </P><P>宁小楼说完,他们三人都诧异地望着彼此,大林原以为死的只有自己一个。 </P><P>林凡叹了口气说,我跑出了山洞,可是我的肉身都没出来。 </P><P>他说完忽然望向小煜子,大林也在看着他,他们都以为他们有一个人可以活下来的。 </P><P>“我舍不得你们!”肖文煜微笑。同时也叹了口气,三个朋友的手紧紧地握在了一起。 </P><P>“小然子,他怎么样了?”他们说。 </P><P>宁小楼叹了口气,“他身上带着八卦镜,我也知道他还有没有魂魄” </P><P>三人叹了口气,带着泪水手拉着手朝着仙儿的方向慢慢走去,走向黑暗。 </P><P>宁小楼伏身抱起小剑,朝着相反的方向一步一步离开了这片草地。 </P><P>草地上,有一张旧黄色的纸片,在轻风里微微地漂着。 </P><P></P><P>尾声:喂,喂,大家猜猜我带什么回来了,学生寝室,一小男生神秘对室友说。什么东西,几个人冲过来,把他围在了中间。 </P><P>男生慢慢地从包中掏出一只棕色的盒子…… </P><P>(全剧完)
1 2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9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