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尊木偶

互联网 0

一、新屋

我三歲那年家裡供奉了一尊木偶,他的眉髮具全,栩栩如生,那時我總喜歡坐在太師椅上目不轉睛地看
著他,這是我腦中比較深刻的記憶了,直到我這回休假,母親才告訴我事情的真象。

我出生六個月後家裡買了一幢新房子,那算得上是個古老的舊屋,也是日據時代的房子,地底架起高高

的木板,走起來冬冬地直響。當時家裡好不容易存了一筆錢,但想到與人租屋的痛苦因此就買下了這幢

房子。一排房子共有六間,我家正位於第三幢,屋前是一大排密密的竹林,前院有個約十五坪大的前

院,當時大姐五歲,大哥四歲,二姐兩歲,那是我們最懷念的地方,但從母親口中娓娓道來卻流下了多

少的傷心的淚。

搬進一週後大姐、大哥及二姐就患上了百日咳,我則還小母親一心將我隔離,但很不幸地二週後我也患

了腸炎,四人的病用盡了家中所有的積蓄,父親便毅然決定將屋子一分為二,賣去一半以負擔家計,三

月後大姐她們病已經轉好,但我的病卻一日日地加重,母親為求醫治我的病,遠赴嘉義求醫,並跑遍了

附近所有的大小廟宇,希望能求得醫治我的一只良藥,但是我的病一直沒有好轉。

一個月後我的病依然沒有起色,湯藥已經無法入口,身上也已找不出可以注射的針口,我的生命就只依

賴生理食鹽水與葡萄糖。

當醫生搖著頭告訴母親他已無能為力時,母親已經陷入了絕望的深淵。


二、老人

三日後母親在家中照顧兄姐時,家中來了一位陌生人,白髮白鬚年約六十多歲,母親深覺奇怪,他露出

合藹的微笑告訴母親:「是陳先生告訴我,你們家中的情況的。因為我早年行醫,因此有了這付良藥,

不知對你們是否有效?但是這只是治標,事實上這是有一段因果的,我一週後再來,若是此劑有效,那

我再告訴你治本之法。」

母親依照指示將藥塗在我的鼻孔的內側,一週後我的病果然開始轉好,這時老人依約前來,他看了看房

子說:「這幢子頗有因緣,我想你們自己應該心理有數。但這時要叫你們搬出,我想也是無濟於事,心

存善念可以逢兇化吉,日後若是發現一個木偶你們要小心貢奉,這樣可保你們平安,切忌不要損毀那個

木偶,不然.....,我只能講到這裡,一切好自為之。」

母親還要追問,那老人說:「世上之事不知反而少了煩惱,這樣吧,以後有何難解之事,到這個住址來

找我。」

當我病情逐漸好轉後,已經可以下床學步,那時家中養了條狗名叫小黑,母親原是最討厭狗的,但家裡

在前院養了不少的雞,為防偷盜,養隻狗比較能防止失落。

當我學會走路不久,我便日日在院裡跟小黑玩。一日小黑卻無緣無故對著門口哀鳴,這對家中相當不

吉,父親氣急之下拿起掃帚打它,它圍著屋外直轉圈,大姐、大哥也圍繞著幫忙捉他,誰知它繞了兩圈

後,開始在門口挖了起來,似乎裡頭藏有東西,這時父親、大姐、大哥和我都目不轉睛地看著它的行

動,挖了大約半尺深裡頭赫然發一具眉髮具全,刻得栩栩如生的木偶,父親要大姐支開了我們,拾起木

偶,心中一陣擔憂,原來老人的話不是空論,看來非得上門再予請教。

但登門造訪後老人卻不在了,據家裡人說老人喜歡四處巡遊,只說要去南部探訪友人,因此請父親晚點

再來。母親只好遵造叮囑,為木偶架起神壇小心貢奉,而這件事逐漸成了日常生活的一部份,而我也三

歲了。

三、怪事

三歲的我,日常的好動,家裡的東西幾乎都被我翻落到地上,而木偶也成了我最喜歡的一件東西,自小

我們的玩具均是自製,因此那個木偶也成了我急欲得到的東西。

一日母親叮囑大姐在家看管我們,自己也上街添購家用物品,而大姐、大哥、二姐與我百般無聊之下便

玩起了捉迷藏。這時我的機會到了,我攝手攝腳地跑進內堂,攀上神桌,終於拿到了那尊木偶,但此時

神桌的桌腳卻突然斷裂,我也立即從桌上翻落到地上,我立時放聲大哭,額頭血流如注,但手上仍然緊

緊捉住木偶不放,大姐很害怕找來了隔壁的阿桑(日語),送到醫院後我的頭上多了七針。母親回來後

大聲地責罵我和大姐,但看我也受到教訓,也沒責罰我們,但這時她卻想起了老人的話,若有損毀會有

災劫上身,難道這話又實現了,母親的心非常擔憂。父親查看了那張神桌,也深覺奇怪,神桌何以無緣

無故突然斷裂,這使他百般不解。

木偶到是沒有損害,但怪事卻一件件的到來,前院家裡原養了四十隻雞,開始以每週一隻的速度消失,
1 2 3 4
相关热词搜索: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20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