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命爱情(下)

互联网 0
我没有料到木森会突然扯去林兰的丝巾,意外中不由惊呼一声,心也蹦到了嗓子眼。我还没有来得及去想丝巾后的林兰究竟面目如何,便已经看到那蒙面的白丝巾滑落。那丝巾宛若一片浮云缓缓飘落,浮云掠过的天空,竟依然纯美如初!
我目瞪口呆地看着林兰,看着她那张绝美的脸,那张完美无瑕的脸。而那张脸因为失措而微微涨红,更显得艳若桃花,娇美异常。
再看木森,他已经激动得说不出话来了。他微微张着嘴巴,也许是想呼唤心爱的人儿,但他的嘴唇只是不停地颤抖着,却发不出声来。然后,就在瞬间,两个相爱的人紧紧抱在了一起,那么不顾一切地,旁若无人地抱在了一起,仿佛再没有什么力量能将他们分开了!
我在惊愕中听到林兰的哭泣声,开始还在极力地压抑着,只低低地抽泣,不久便哭出声来。那嘤嘤的哭泣声让我的心揪成一团,竟也心酸无比。林兰的哭声中,夹杂着木森硬咽的声音:“芊芊,告诉我,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你不要再离开我,好吗?我真的爱你啊,真的不能够失去你!”
我忽然觉得自己是多余的。我愣愣地看着眼前这对爱得死去活来的恋人,然后转身,脚步僵硬地离开他们。那一刻,我的成为黑洞,吞噬了一切的知觉,一切的感觉,一切的思想,一切的思维。
户外的寒风刮在我的脸上,滚烫的泪水几乎在瞬间凝结成冰。然后就觉得有什么不对,极其的不对!在打寒战的同时,我忽然想起了是哪里不对。瑶瑶!刚才还站在我的身边的瑶瑶,竟不知什么时候不见了!
寒意浸透了我整个人,思绪在瞬间飞了回来。我刚才怎么能够离开呢?我和木森来这里,就是要揭开这重重迷团的。而我,仅仅是不忍看到他们相拥而泣的一幕,就走掉了!
我在原地站了片刻,决定重新回去找他们!我想,林兰一定会告诉我们所有事情的来龙去脉的!
我刚才离开的时候,没有将门锁死,因此门是虚掩着的。所以,我很容易就推开了房门,然后疾步走了进去。
我一进门,便闻到了一阵芳香。芳香沁人心脾,让我疲惫的身体有一种苏醒过来的畅快。可我也疑惑到了极点------哪里来的芳香呢!
我奇怪着,人已经走进了卧室。一进卧室,眼前的情景让我整个人都傻掉了!
竟是满屋子的栀子花!地板上,床上,梳妆台上,被洁白如雪的花瓣覆盖得严严的,犹如花海!而每一朵花,都是那样的不染纤尘,晶莹剔透,绝非凡尘俗物。而屋子里除了我,只有花了,那一对相拥而泣的恋人,此刻居然无影无踪了!
我不由倒吸一口冷气。眼前的白色让我开始眩晕,还有那扑鼻的花香,让我喘不过气来。我甩了甩头,蹲下来,拾起一朵花儿轻轻放在掌心,呆呆地看着她那奇美的花瓣,以及藏在花瓣里的一点嫩黄。
可能只是极短的时间之后,我忽然感到了一种异常的感觉。那感觉让我浑身的每一个毛孔都乍开,触电般惊悸。我下意识将目光离开手中的栀子花,投向地上的花丛。
我的身体像是被蛇咬了一口,猛地一缩,喉咙里的那声惊叫是嘶哑的。接下来我身体一软坐在了地上,像一个被困在孤岛上的人无助地呆看着离我不远的地方!
屋子里满是白色的栀子花,厚厚的一层,不计其数,所以我刚才根本没有注意到,就在这白色的花海里,竟然藏在一只白色的鸟儿!是鸟儿那双黑色的眼睛让我将它与那些嫩黄的花蕊区别开来。原来这里还有活物!而这活物,正是那只已经很久没再见到的小白鸽!
我极力忍受着强烈的惊骇,才没有让精神崩溃掉。事实上,我已经处于溃漰的边缘了。那只鸽子一动不动地面对着我,我盯着那只鸽子一双诡异的眼睛,脑子里一片混浊,像是在梦里,思维与行动已经不受控制了。
就在此时,那只鸽子突然飞了起来。我还没有惊叫出来它已经落在了我的右肩上。我本能地向后退,同时用力挥动胳膊想甩掉鸽子。但是它扑棱着翅膀,一对尖尖的长爪紧紧地勾着我的衣服,我无法甩掉它!
不知哪里来的勇气,我左手伸出去,一把抓住鸽子的翅膀,拎起它,用力扔出去。我听到那鸽子“咕咕”地叫着,翅膀用力拍打了几下晃悠悠飞出了屋子。
我稍微松了口气,觉得此地已不可久留,于是决定尽快离开。我回头又看了一眼白色的花海,这样的隆冬季节,并不是栀子花的花期,它们是从哪里来的呢?
阳光从云层里钻了出来。光线很灿烂,但仍然冷。我将手塞进衣袋里,快步朝前走着。而只是走了十几步,便停住了。因为我又看到了那只鸽子!
1 2 3 4 5 6 7 8 9 末页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9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