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红蝶

互联网 0
阴与阳的分界线,不被任何生命靠近的禁忌场所,常世之门----黄泉。
“这里就是皆神忖?那个被作为禁忌的地方在这里?”
“是啊。凡是与之有关的都是禁忌。很有趣,是吧?”
远处,两个人互相讨论着一个叫皆神忖的地方。两个人中一个是民俗学家:真壁清次郎,一个是宗方良丈。
皆神忖是个小村庄,站在山坡上就可以看见村庄的整个样貌。黑泽家是村子里的权威,可以说是皆神忖的最高人物。然后,又由桐生,立花,逢坂及缒原分管村子里的其他事务。皆神忖的时间是停止的。因为他们很少与外面的人接触,所以,村子的模样还几乎留在古代。当然,这个不被外界所熟悉的地方还是引起了一个人的注意,他就是真壁。
“到了,这就是黑泽家。进去吧!老师。”良丈拿过真壁手上的提包,招呼着真壁。真壁站在黑泽家门外细细地打量着这个权威家族。“哦!不愧是村子里的重要人物啊!光是门外的风景就可以让我留连忘返了。”真壁由衷地感叹着、确实,黑泽家在皆神忖来说可以说是奢华的了。无论是从那方面。走过一座小桥才算真正地进入了黑泽家,远远的,良丈就看见黑泽家的当家站在大门外恭候了。
“呵呵!良丈先生,我已等候多时了啊!”
“哎呀!不好意思。黑泽老先生,因为真壁老师对于村子太好奇了,所以我先带着他去四周转了转。真是抱歉啊!”良丈十分小心地说着,看样子他对黑泽有点敬畏。随后,他又朝真壁指了指,到: “这就是我先前想老先生提起的民俗学家,真壁清次郎老师。”良丈转过头,这才发现在黑泽身后还站着两个年轻女性----姐姐八重和妹妹纱重。八重见良丈注意到了自己,赶紧低下了头。
“真壁先生是民俗学家?”黑泽收起了笑脸,深沉地问着。“啊!我是一个研究各地民俗的研究者,还谈不上是什么学家。”真壁自谦地说着。“哈哈!原来是这样。请进,请进!说起来皆神忖已经很久没有来过客人了。今天真是个值得高兴的日子。”黑泽听完真壁的话后又笑了起来,招呼着真壁进屋。真壁和良丈随着黑泽进到了屋内。身后的不知名的树上突然掉落下一朵花。。。。。。
晚上,黑泽很热情地款待了真壁他们。席上,黑泽问起外界的事情,真壁都细心地说着,黑泽不住地频频点头,看来他对外界的了解很少。“黑泽先生,恕我冒昧问一句,那个不被提及的地方,不被说出的字,不被听到的话语,不被看见的地方......”还没等真壁说完,屋子里的人都一下子变的紧张起来,除了良丈。刚刚还笑荧荧的黑泽的脸上出现了怒意,他站起来,冷冷地看着真壁,低沉地发出了声音:“请真壁先生对皆神忖的一切不要太好奇,不然我会立刻下逐客令的。”真壁咽了咽口水,同时望向良丈,良丈点点头,意思说不要再问有关那个禁忌的问题,真壁领会了过来,立马向黑泽赔不是。而真壁对这个充满神秘的村庄却越来越感到好奇,他一定要找到那个所谓的禁忌。
“请真壁先生不要对皆神村太过好奇。不然我会下逐客令。”真壁睡在踏踏米上,想起这句让他瞬间感到恐惧的话,他转过身,看见良丈盯着天花板若有所思的想着什么。“喂!良丈。皆神村的人都是这样的吗?”良丈“啊”了一下,随后又挪了挪身子,背对着真壁,像是呢喃一般,叫着八重。虽然小声,还是让真壁听见了。真壁笑了。。。。。。
第二天,真壁早早地就起床了,他想利用这段时间好好地在黑泽家转转,顺便看看能不能找到和那个禁忌有关的东西。正当他走到坪道的时候,看见了一个身穿白色和服的少女。少女也看见了他。他打量了眼前这个有些害羞的少女,问道:“你是黑泽先生的女儿?”“是的。我是妹妹,纱重。”真壁点了点头,又像想到了什么,他很小心地问纱重:“纱重小姐,哪个。。。。。。”“真壁先生,宗方老师在找您呢!”身后是一个和纱重一模一样的少女,真壁回过身,拍了脑袋一下,自言自语着:“差点忘了,要去良丈的学生家啊!呵呵!谢谢,八重小姐。”说完,真壁乐呵呵地走了。留下的纱重两人也开心地聊了起来。
立花家前,立花树月早已在外恭候着良丈和真壁两人了。良丈在很远的地方就看见了树月,他小声对真壁说:“他是立花树月,本来有个弟弟的,可是现在只剩他和他妹妹两人了。”“他的头发?”真壁看见树月的一头白发,“这么年轻的人怎么会有这么多白发?”良丈并没有回答他,只是叹了口气,显然,良丈是知道的,只是他不愿意说出来,因为立花兄弟是他最爱的学生。
1 2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9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