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姐

互联网 0
一、死亡。死亡
                 
  梅姐的全名叫冯秀梅,很普通的一个名字。
  梅姐比我大三岁,是我们村最漂亮的姑娘。
  梅姐是我们家的左街坊。
  我们家的右边住着一个叫黑子的小伙子,我叫他黑哥。
  黑子和梅姐自小青梅竹马,高中毕业以后便订了婚。这个过程在村里人看来就像每天三顿饭一样自然和顺理成章;那年黑子考上了大学,梅姐到北京打工去了,一切都那么平静而单调,一如父辈们眼里的生活。
  听到梅姐死亡的消息是在高二的暑假里。梅姐是服毒死的,据说是因为黑子的负心。至于黑子由追求到抛弃、梅姐由痴情到绝望的过程,我们随便找一部言情片来看看就可以了,这里不再赘述。
  梅姐的遗体运回来以后便草草的埋掉了。入殓的时候我也在场。我看到梅姐的脸上安静而从容,似乎还带有一丝微笑,但是当棺盖即将叩上的一霎那,我的心突然一紧,因为我隐约看到梅姐脸上的微笑一瞬间变成了狞笑。
  其时黑子也放假在家,但是那几天他一直没有露面,据说事后黑子家给了梅姐家一些经济上的补偿,但是梅姐的家人似乎并不买帐,一直声称要让黑子偿命。这也许是黑子不敢露面的原因之一。
  梅姐自杀事件一度成了村里最时髦的谈资,但是几天以后便渐渐淡化了。要不是黑子父母的突然死亡,人们很快就要把梅姐从记忆里抹掉了。
  黑子的父母死于食物中毒。经法医证实,食物中含有一种叫做“1059”的剧毒农药。
  黑子那天晚上没有吃饭(那几天他几乎处于绝食的状态);黑子的奶奶只吃了两个煮鸡蛋;饭是黑子的母亲做的,他没有理由给自己投毒;于是调查的重点自然而然地指向了梅姐的家人……
  以后的一段时间村里人的想象力变得空前活跃起来,各种假设和传说层出不穷,最流行的就是“冤魂报复说”:有人说在傍晚和黎明的时候常有一个女人的身影在梅姐的坟前飘忽,体形与梅姐一般无二;也有人说半夜的时候曾有一个白衣女人跪在黑子的房后哭泣,声音酷似梅姐……
  类似的说法很快成了舆论的主流,整个村子似乎弥漫起了一股恐怖的气息。
  再大的恐怖莫过于身临其境,而我偏偏就如此“幸运”。
                 
二、奶奶。照片
                 
  那天晚饭过后,黑子来找我。
  “跟我去做个伴吧,捎带给你补补课。”黑子本就黑涩的脸现在变得更加晦暗,如同抹了一层干黄酱。
  这几天我的脑海里总在浮现梅姐入殓时那张突然狞笑起来的脸,冥冥中我觉得梅姐似乎并没有死;加上黑子父母的突然死亡,我更加坚信其中必定隐藏着一个很大的秘密。现在黑子为我提供了揭开这个秘密的机会,我的心突然兴奋起来。
  我和父母打了个招呼,便和黑子回家了。
  说实话,我不太喜欢黑子。我觉得黑子除了学习好之外,几乎一无是处,真想不到当初梅姐是怎么看上他的;还有一点原因可能是处于青春期的我对梅姐的一点朦胧的爱慕而引起的对黑子的嫉妒。
  黑子家里只剩下了黑子和他的奶奶。黑子的奶奶快八十岁了,一直瘫痪在床;她当年曾是十里八村有名的“仙姑”,自从老伴去世以后,便“金盆洗手”了。
  我怕这个老太太。
  记得一年前我去找黑子。刚走进外屋,就听见黑子的奶奶正在里屋和人聊天,说得津津有味;但当我走进去的时候,发现竟然只有她一个人,正冲着炕头嘿嘿直笑,蓬松的花白头发遮住了半边脸,浑身上下透出一股诡异。他见我走了进来,便问我是不是来接她了,又问我在“望乡台”都看到谁了,让我觉得她是在和我背后的另一个人说话。我只觉得毛孔发榨,仓皇逃了出去。后来问过母亲才知道,“望乡台”原来是阴间和阳间交界的地方。
  我从此再没去过黑子家。
  黑子家的房屋结构在我们那称作“一明两暗”。中间是外屋,黑子的奶奶住在西屋,黑子和他的父母住在东屋。现在黑子的父母不在了,只留下两张遗像挂在北墙上冲黑子僵硬的笑。
  这天夜里我做作业,黑子一直看着同一本杂志的同一页,明显的魂不守舍。
  近十点钟的时候突然停电了,同时我听到西屋黑子的奶奶说:“慢走啊,有空来。”我只觉得一股凉气直透脊梁骨。
  “别怕,老年痴呆症。”黑子似乎看出了我的紧张,下床摸出半根蜡烛点着了,他的手在明显的颤抖。烛光映红了黑子父母的遗像,两位老人慈祥的笑容现在变得分外狰狞可怖。我似乎闻到了一股死亡的味道
1 2 3 4 5 6 7
相关热词搜索:黑子 西屋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9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