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商的最后一滴眼泪

作者:网友 浏览次数:0 评论:
从小我就知道自己长得丑,但是那个小男孩如此放肆地叫我“丑丫头”,还是让我小小的心中充满了伤心和愤怒。母亲常常叮嘱我:“妲已乖,自己好好在屋里玩,外面有坏人。”
知道,她是怕人们嘲笑我欺负我。但人们总是善良的,而且我的父亲是冀州候,所以大家只是默默地用充满怜悯的目光看着我,于是我也能很快乐地在阳光下玩耍。
  可是今天中午,当我独自在城东的山中摘桑椹的时候,却碰上一个陌生的小男孩,他很霸道地声称所有的桑椹都属于他。我当然不服气。不过我不得不承认,他长得很漂亮,白白的皮肤,大而有神的眼睛,高挺的鼻子,轮廓分明的嘴,所以其实他是很有资格叫我“丑丫头”的。
那一刻,阳光如此灿烂如此耀眼,我的丑陋在阳光下无所遁形,突然间,一股莫明的悲伤与愤怒如潮水般袭来,我忘了估测一下当前的形势,像头小豹子一样冲上前,想要教训教训这个自以为是的男孩子。但是很显然,我不是他的对手,在这个高我一头的男孩面前,我显得如此弱小无力。我的愤怒不断增涨,于是我毫不犹豫地朝着他的肩膀狠狠地咬了下去。
  “啊!”男孩低呼一声,放开了我。我涨红着脸,气咻咻地充满敌意地看着他。他抚着肩膀上的伤,愤怒地瞪着我。
  我们就这么僵持着。
  过了很长时间,他大概坚持不下去了,耸了耸肩道:“你这个丑丫头,还这么野蛮。懒得理你。”说着他转身向树林深处走去。
  我小小的心中充满了愤怒,向他冲了过去。
  眼看着就要追上他了,突然脚下一空,天眩地转,等我定下神来,我发现自己掉进了一个大大的陷坑,那是猎人们用来捕小动物的,像小兔啊,小鹿啊,她们一掉进陷坑中便成为了猎人的俘虏,完全无力反抗或是逃去。
  可是这次,它没有捕着小动物,却捕着了可怜的小妲已。我徒劳地用手扒着坑沿,想要爬出去。但很快我明白了,那是不可能的。于是我无助地站在坑中,像一只落入陷坑的小东西。
  男孩出现在坑边,幸灾乐祸地看着我,狡黠地笑道:“丫头,你开口求我,我就拉你上来。“
  我把全部的愤怒集中在眼睛里,自以为恶狠狠地瞪了男孩一眼,倔强地闭着嘴不说话。
  小男孩饶有兴趣地看着我,突然笑道:“不如我们做个朋友吧,你叫什么名字?”
我有点惊诧,还是不准备给他好脸色看。但我不得不承认,他的笑容好迷人,比秋日的阳光还要灿烂。接着我很诧异地听见了自己的声音:“我叫妲已。”
  漂亮的男孩向我伸出手,手心里是一大把的桑椹,他笑笑道:“小丫头,哦,妲已,不如我们做个朋友吧。”
  我有点晕晕乎乎的,把自己的小手放进了他的手中。
  于是我们就这样握手成了朋友,我像一只小狐狸站在陷坑里,而他则蹲在陷坑的边缘。我不记得他怎样把我拉上了陷坑,留在印象里的是他手掌的温度,那双手,带给我无限的完全感。
  不记得后来我们都说了些什么,做了些什么。但从那天起,我开始喜欢照镜子。我常常把自己关在小房间里,对着菱花镜中模糊的影子呆呆地出神,想象着小男孩那迷人的笑容。于是我开始埋怨父亲和母亲,大姐二姐都生得那么漂亮,为什么独独把我生得这么丑呢。我想象着,如果我长得粉团团的像个漂亮的面娃娃,男孩是不是会用另外一种眼光看我,就像许多年轻男孩子看我大姐二姐时的那种眼光。我喜欢那种粘乎乎的目光。因为每当那时候,大姐二姐就得意地伸长了脖颈,像两只骄傲的天鹅。
  于是,我再也不喜欢跟小兔子、小鸭子和小鸡聊天,也不喜欢爬树掏鸟窝了,连我最最喜欢的风筝也已经孤零零地躺在屋角好久了,积满了灰。我每天都呆呆地对着镜子发愣。母亲笑着说我的妲已长大了。我也不理她,还是呆呆地出神。
一大早,我就让妈妈梳好羊角辫,独自来到城东的小山。这一个月来,我每天如此,希望能够再次碰上那个漂亮的小男孩。可是从那天以后,他再也没有出现过。
  我呆呆地坐在溪边,看着水中的倒影,我在想,如果我长得和大姐二姐一样的美丽,那么小男孩是不是会早一点来?
  忽然,一个男人的声音传来:“小妹妹,一个人在这儿玩呢?”
  我回过头,原来是城里的最不受欢迎的乔三。他每天什么事也不干,到处东窜西窜的,人人都讨厌他。自然我也不喜欢他,于是我没理他。
  乔三走近了道:“我当是谁呢,原来是苏家四小姐。”
1 2 3 4 5 6 7 8 9
相关热词搜索: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9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