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可以重来

互联网 0
1.
“夜已深,还有什麽人让你这样醒着数伤痕,为何临睡前会想要留一盏灯,你若不肯说我就不问,只是你现在不得不承认,爱情有时候是一种沉沦……”紫烟瑟缩在沙发里,双眼无助地望向窗外,嘴里轻声哼着。
突然,一声门响,紫烟下意识地抬起头,紧紧地盯着大门。志武哼着小调,走了进来,看起来心情不错。
“咦,紫烟,为什么还不睡呢?我不是告诉你今天晚上有事要晚些回来吗?”志武边说边脱掉外衣。
紫烟眼睛直直地盯着志武的脸,“你也知道晚,和萧青玩得很开心吧。”
“你又想到哪里了。你不要一天到晚都这样无理取闹好不好?”志武没好气地抓起外衣走进了房间,抛下一句:“我都不知道是你想着青青还是我想着青青”。门砰然阖上,那关门的声音几乎震碎了她的心,震碎了她所剩的意识。
“青青,青青”,多么亲热的称呼呀。紫烟仍然一动不动地坐在沙发上,虽然双脚已麻木了。紫烟低声问了自己一句,“你知道明天是什么日子吗?”
结婚三年了,明天就是结婚三年的纪念日,想起当初的甜蜜柔情,而今日的冷漠,不知不觉,一滴泪顺着脸颊慢慢滑落。
紫烟一惊,慢慢将泪擦去。这是我吗?这就是当初那个坚强独立、热情活泼的紫烟吗?当初的紫烟可是不轻易洒下一滴泪的,为何今天的紫烟却是如此的多愁善感。没错,你萧青确实温柔大方、古典纤雅,但是你和志武的恋爱已经结束了,为什么还要回来?为什么还要回来破坏我们的婚烟。
紫烟凄然地走向阳台,呆呆地望着天空,漫天的星星忽亮忽暗,犹如当初与志武初识的那个夜晚,一切是那么的美好,夜雾迷离,星星流萤,闪闪灭灭。
志武深情款款地凝视她,吞吞吐吐地吐出了那三个字——我爱你。
一阵心酸涌上了心头,紫烟突然觉得原来这个世界变化得很快,曾经的憧憬与梦想,今天却无踪可寻;曾经的深情蜜意,却化作无绵的心痛。
很想看看这个世界还剩下什么,紫烟慢慢爬上阳台的护栏,凝望着大街上偶尔经过的汽车。在这个深夜里,谁在想我,谁在等我,谁在爱我,紫烟凄然一笑,忘了吧,忘了志武,忘了一切。
突然,大街上一部高速行驶的汽车撞向了路边的一棵大树,紫烟一惊,眼前晃过一片白,脚一颤抖,竟然从六楼的阳台上摔了下去。
当紫烟睁开双眼时,发现自己正站在一条长长的,光亮的大道上,两边是无际的漆黑的迷雾。紫烟伸出右手,发觉手里多了一张卡,上面映着她的相片,下面写着凌紫烟,而卡的反面,则写着,凌紫烟生于1975年3月8日。
紫烟有些莫明其妙,反反复复地看着这张卡片,突然思绪飞速地回到了自己从六楼摔了下去的时候,心里不禁一颤,难道自己已经死了?心里一时就有些懊悔,自己本来并不是想要自杀的呀,现在却落得如此的地步。不知志武会不会伤心呢?肯定不会啦,也许对他来说是一种解脱,而我却……谁说人死后就解脱了呢?也许更是烦恼呢。
在原地犹豫了许久,紫烟不敢走向黑色的迷雾里,只好慢慢地顺着这条大道走去,走了一会儿,发觉自己竟然来到了一扇玻璃门前,玻璃门应声而开,而玻璃门的另一边是一片白。当紫烟走过这扇门,空气里突然发出一个声音:“欢迎来到地府”。紫烟一惊,手里的卡顿时掉在了地下,当她弯下腰去捡的时候,身边慢慢所呈现的影像,吓得她更是一屁股地坐在了地下。
原来空无一人的周围竟不断地显现出人来,先是头,再是身,然后是脚。男男,女女,却清一色地穿着白色的衣服,微笑地看着紫烟。
紫烟呆呆地看着他们,互望了一会儿,终于有一个女子忍不住了,走向紫烟,笑容满面地问:“你别怕,这是地府,把你的卡给我,我帮你安排一下。”
紫烟目瞪口呆地盯着她,天啊,这就是地府?不会吧,怎么和人们以往所想像的不相同呢?一阵晕眩袭来,紫烟将头埋入了双手里,索性不理会其他。
一个男人的声音骂到:“干嘛一堆人聚在这里,不用干活吗?”
紫烟抬起头,在她眼前出现了一张男性的脸庞,深沉的眼睛,坚毅的嘴角,不羁的神情……紫烟还在发呆,却听到那男子在骂:“还不快点拉她起来,让每个鬼魂来到地府都在发呆,这还得了?”
那女子恭恭敬敬地答道:“是,白经理。”边说边将紫烟搀扶起来。然后回头对那男子微微一笑,“阎王说了,这个月要微笑迎客呀!”
那男子没好气地伸出右手拍拍脑袋,“你看看我,这脾气就是改不了。算啦,你帮她安排一下吧。”说完,便消失了。
1 2 3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9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