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静

作者:网友 浏览次数:0 评论:
八六年,我父亲单位分房子。我们家分到了一套80平米的套房,在新建的花园式住宅小区——西园新村。当然,小区现在由于缺乏管理,周围的环境已变得有些肮脏和破败。但那个时候,西园新村可算的上是规划相当不错的住宅小区,在全国都屈指可数,中央电视台曾做过一个专题来报道和介绍。所以,可想而知,当全家人拿到新房的钥匙,是多么得高兴和激动!
  我们原来住的地方离小区有五、六站的路程,但爸妈顾不得辛苦了,连夜用板车把家里原本不多的一些家具和瓶瓶罐罐都搬到了新房,结束了十来年的筒子楼生活。我呢,则像一只快乐的小鸟,飞到这个屋子看看,飞到那个房间瞧瞧。我的心里是充满喜悦的,因为我终于可以有一个完全属于自己的小天地了。
  那年,我9岁。
  接下来,没事儿我就喜欢在西园里到处转悠。因为在我眼里,西园的楼房太多了,楼与楼之间有数不清的绿荫小道;我就带着好奇的心理征服的欲望在楼房之间窜来窜去。而且,有些楼房还正在盖,工地成了我最喜欢去玩的地方。
  去得多了,就常听工人师傅们谈论,说别看现在这么漂亮,从前这里怎么怎么的荒凉;又说这块地以前可是一片很大的坟地,政府规划后铲平了建的住宅小区。
  所以,每晚站在自己小屋的窗前,看着黑漆漆的夜空,我就总在想:那里是否游荡着我们眼睛无法看见的数不清的不能安息的幽魂;躺在床上,也总觉得是睡在垒垒白骨之上!我其实挺害怕的,也不知道这个念头为什么老是从我的脑海里蹦出来,但就是控制不住总去想。
  人常说:信则有,不信则无。奇怪的事情终于来了……
  我清楚的记得,那是一个冬天的夜晚。窗外刮着呼呼的北风,那种带着尖锐的哨响,夹着冰冻的气息的北风,时不时地打翻一些人家阳台上的花盆和窗户上整块的玻璃,然后恶狠狠地摔在地上,迸发出清脆的碎裂声。于是,我就仿佛听见那些不得安生的游魂在夜幕笼罩的黑暗里放声大笑!
  而我,已经连着生了两天的病了。高烧不退,粒米未进。白天里已经吐得一塌糊涂,实在没有什么好吐的了,连绿茵茵的苦胆水都吐了出来。那些苦胆水好象是长在石头表面的苔藓,在雨后被人一脚踩个稀烂。这样的症状把母亲急的团团转,白天背着我去医院看医生、打针、抓药……晚上临睡前不放心,又来到我的房间看看。
  “你看你,跟你说过多少次了,冬天窗户不要大开着。你的房间冷的像冰窖一样!”母亲边说着,边走过去把我的窗户关了起来。
  “不要关,窗户关得严严实实,空气不流通啊。”我怕热,冬天一直有不关窗户的习惯。这,母亲是知道的。
  “你还不听话!你也不看看,你都病成什么样子了!今晚风大,一定要关。”母亲那种不容辩驳的口吻吓得我一下子闭上了嘴巴。
  “不但要关窗户,你还得给我吃了药,多喝点水,好好躺着,捂点汗出来,病就好得快了。别老让大人*心!”
  母亲说着转身出去,端着一大杯水进来。盯着我吃完药以后,又在我身上的被子上加了一床被子!我心里暗暗叫苦。做完这一切,母亲才松了一口气。临走时还特意叮嘱一句:“今晚穿着身上的那件毛衣睡觉,不许脱!回头睡到半夜,把被子蹬了,再一受凉,你就别想好了!”
  夜风依然在呼啸着,房间里陷入了一片黑暗和寂静之中。我可以清晰地看见窗外婆娑的树影映在屋里白色的墙壁上,摇来晃去。被窝儿里暖烘烘的气息包裹着我,我的意识渐渐模糊起来,大概是药力的作用,眼皮开始一点一点往下耷拉。
  不知睡了多久,朦朦胧胧之间,仿佛听见一个幽幽的声音伏在我的耳边问我:“很热么?”“嗯,”我不由自主的点了点头,嘟囔了一句“好热”。于是翻了个身,仰面朝上继续睡着。
  突然,脑海里打了个激灵,一下子清醒过来!刚才有人跟我说话?不对,肯定不是父母亲。我不敢睁开眼睛,只觉得自己的大脑像一台高速运转的机器。三更半夜的,他们要是来看我,必定开了灯又是又是药的,根本就不可能在黑暗中这样无声无息地出现!我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儿!
  可这一切似乎又真的只是幻觉。我竖起耳朵仔细听了好一会儿,房间里什么动静也没有。窗外的狂风早已不知什么时候停下了,四周一片静谧无声。
  我开始安下心来,睡意很快再次爬上我的眼皮。就在我迷迷糊糊快要睡着的时候,那个幽幽的声音又一次飘进了我的耳朵:“很热么?”我瞬间惊醒!于是,我真真切切地听见了第三声:“很热么?”只不过,这一次声音非常非常轻,已经不在自己的耳边,好象飘浮在整个房间的上空!
1 2
相关热词搜索: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9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