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凶铃(2)

互联网 0
第二章. 高原
十月十一日   星期四
  雨势渐渐转强,浅川不禁加快雨刷的速度。
  箱根的天气十分善变,原本小田原一带还是晴天,随着高度的增加,湿气也愈来愈重,浅川来到山崖附近就遇上猛烈的风雨。
  白天时,可以从覆盖在箱根山的云层预测山上的气候;可是夜里开车必须专心注视前方的路况,因此无暇顾及其它。
  等到浅川停下车、抬头看向天空时,才发现天空的星星不知在何时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他在东京车站搭乘下行列车时,街上只不过罩上一层薄暮;到了热海车站租车时,月亮已在云层间隐约浮现;而现在,原本飘落在车前灯光圈中的细小水滴已经变成大雨滴,不停地敲打在车窗上。
  仪表板上的液晶时钟显示十九点三十二分,浅川迅速在心中计算一下来到这边所花费的时间。
  他在十七点十六分搭下行列车,到达热海是十八点七分;十八点三十分走出车站,办好租车手续,尔后又在超市买了两杯杯面和一小瓶威士忌,十九点整离开市区。
  前面是一条闪着橘色灯光的漫长隧道,一穿过这条隧道,进入热函道路之后,应该就可以看到南箱根太平洋乐园的入口指针。
  浅川开车进入贯穿丹那断层的隧道中,耳边的风声突然变得不一样了。浅川和车内的所有东西顿时笼罩在橘色的灯光下,诡异的气氛使他失去沈着与冷静,整个人起了一阵鸡皮疙瘩。
  对面没有半辆来车,四周静得除了雨刷发出的吱吱声外,听不到其它声响。
  浅川让雨刷停止运作,心想在八点以前应该可以到达目的地。
  此刻马路上空荡荡的,可是浅川没有猛踩油门的冲动,因为他对即将前往的地点很没好感。
  今天下午四点二十分时,浅川一直守在报社的传真机旁边,热海的通讯部有了回覆,传真文件上附有八月二十七日到三十日之间,别墅小木屋房客住宿帐册的影印本。
  浅川一看到打印出来的影本,霎时感到雀跃不已,因为上面果然有野野山结贵、大石智子、迂遥子和能美武彦这四个人的名字,他们是二十九日投宿于别墅小木屋的B- 4号房。
  很明显的,岩田秀一冒用野野山结贵的名字,这么一来,就能明确掌握这四个人在一起的时间和场所。
  八月二十九日星期三,刚好是他们四人死亡的前一星期,他们肯定投宿在南箱根太平洋乐园别墅小木屋的B-4号房。
  于是浅川当场拿起话筒拨了别墅小木屋的电话号码,预约今天晚上的B-4号房间。
  浅川有足够时间在那里过一夜,只要能赶上明天上午十一点的编辑会议就行了。
  车子穿过隧道之后,前方出现一个收费亭,浅川递上三百圆硬币,随口问道:
  “南箱根太平洋乐园在前面吗?”
  浅川早就知道要怎么走,甚至已经在地图上确认过数次,他现在只是觉得好久没见到人,因此一看到人便想和对方说说话。
  “前面有指针,请在指针处左转。”
  浅川接过收据,却迟迟没有开车。
  收费亭内的男人一脸讶异地看着浅川,浅川只好勉强挤出一丝笑容,慢慢地发动车子。
  数小时前,当浅川证实那四个人前往南箱根太平洋乐园投宿时,曾经感到十分喜悦,但此刻那股喜悦已经荡然无存,而且那四人的脸孔在浅川眼前忽隐忽现,彷佛在笑着告诉他:想打退堂鼓就趁现在!
  浅川一再告诉自己绝对不能在这时候放弃,何况新闻记者追寻真相的特殊本能正在他体内蠢蠢欲动呢!
  他承认这次单枪匹马前来调查,的确给自己带来一股强大的不安和恐惧感。
  (如果跟吉野说这件事情,他大概二话不说就会跟来了。
  但是这时候不适合有同业的人随行……)
  浅川已经把这一连串过程记录下来,存进磁盘中。
  他希望找到一个不碍事又愿意为这件事特地跑一趟的人,而事实上,他心中早已有个适当人选。
  那个人是某大学的客座讲师,对于超自然现象有相当独到的见解,他平常有很多空间时间,很适合参与浅川的“探险”。
  但是,浅川不确定自己是否可以和那个“特异人士”处得来。
  南箱根太平洋乐园的指针立在山坡的斜面上,上头没有任何霓虹灯装饰,只用黑色油漆在白底油画板上写字;如果在车灯照到指针的一瞬间没有仔细看的话,很可能就会错过了。
  浅川驱车左转,开进山路。
  途中,茂密的玉米和丈把高的草茎从两侧垂挂到路面上,使得原本就狭窄的道路变得愈加窄小,让人对每一个急转弯之后可能会出现的景物感到不安。
1 2 3 4 5 6 7 8 9 末页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9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