霓裳羽衣

互联网 0
作者:妃嫣
莫展臣是有名的活神医,阎王敌,平日里不是被人请去出诊,便是入深山尝尽百草寻良药,都说医者父母心,可是莫展臣光顾忙着悬壶济世,未免辜负了香衾。
  这不,天未大亮,便有远客慕名前来求医。病人缠绵病榻多年,根本不能出远门,反倒是要家人请了大夫前去。
  莫展臣听了病情,觉得颇是为难,不免叹息道,“此去颇为棘手,少不了要费一番功夫,唉!”
  “官人,为妻我这里倒有一个药方说与你听听。红娘子,槟榔,远志,随风,当归,续断,金银花,茴香,玄胡索,九味药材各一钱,再加二钱冰糖,清泪三碗,文火慢炖,日服三次。” 夫人林素馨正忙着为莫展臣收拾行囊,一边说道。她脸上分明温柔涌出笑意,可是眼睛里的神情却是说不尽的寂寞。
  莫展臣一听便知爱妻用意,低声吟出一首相思词。“红娘子,叹一声,受尽了槟郎的气。你有远志,做了随风子,不想当归是何时?续断再得甜如蜜,金銀花都费尽了,相思病沒药医。待他有日的回乡也,我就把玄胡索儿缚住了你。”
  红娘子,槟榔,远志,随风,当归,续断,金银花,茴香,玄胡索,哪里是九味药材,分明是一片冰心,无限闺思。
  “娘子,我实在是负你良多,家里的事情劳驾你多担待些,我必定早去早回。”虽说是缠绵悱恻,依依惜别,到底还是去了。救人如救火,哪里容得片刻拖延?
  卷帘人去也,天地化为零。分明屋外春光正好,姹紫嫣红都开遍,林素馨却觉得不过都是断壁残垣,满目凄凉。夫君这一走,她的春天也就结束了。
  多情自古伤离别,何处会成愁,离人心上秋。
  
  林素馨每天操持家务,努力让自己很忙,可是依然是心里无限空洞。
  那日整理莫展臣书房时,无意中撞到书柜,书册纷纷掉下。一头都是灰,仿佛瞬间白头,她顾不得拂去头上的灰尘。捡起书册来看。
  书册上遒劲有力的“偏方”二字,用朱砂所写,时间久了,也蒙上灰尘,黯淡的黑红,乍眼一看,还以为是陈年干涸的血渍。
  这是夫君少年时的手笔吧,怎么这么多年了,都不见他用这偏方来救人?林素馨好奇地看了下去,书中只记了三个偏方,都是极为神奇的方子,只是都太邪恶。
  她才看了第一个,就不由得倒抽一口冷气,好歹毒的方子。
  这是一个蛊,女子用它可以和夫君厮守,但是代价就是她每过一天幸福的日子就会被蛊啊,虫子要咬掉她的一片肉,最后千疮百孔而亡。
  这么可怕的蛊居然有个极为动听的名字,唤作霓裳羽衣,因为肉一片片腐烂下来。就好像霓裳羽衣舞,舞到尽情时纷纷掉落的羽毛,青春小鸟一样不回来,既美丽又恐怖。
  可是,霓裳羽衣啊,那是杨玉环的霓裳羽衣。那个万千宠爱在一身,常得君王带笑看的女子。
  七月七日长生殿,夜半无人私语时。在天愿做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
  杨玉环一定很幸福,一定没有尝过寂寞啃蚀心扉的可怕滋味。
  林素馨抱紧那偏方,如同抱紧了一生幸福。她久久地沉默着,内心痛苦地挣扎。
  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又是月圆时节,月华如水,顺着她的长发旖旎而下,却让人觉得无限清冷苍凉。窗外,远远的,起着风,呜咽低回。一声,一声,仿佛悲酸的叹息,“可怜人似春将老。”
  角落昏橘的烛火微弱地曳动着,印出她脸上的神情——叫做寂寞。
  青山本不老,因雪白头。
  一个一个漫长的夜晚宛如一潭潭湿冷阴暗的寒泉,慢慢将她拉入无底深渊,最后万劫不复,再也不得救赎——“寂寞”,在她的身上养着毒,在心上痴痴纠缠。孤独比寒冰还要冷,思念比恶疾还要痛。
  佛说,生是苦,老是苦,病是苦,死是苦,憎相聚是苦,爱别离是苦,求不得是苦——所谓,五取蕴皆苦。 五蕴齐全,谓之“有情”。 众生有情,于是,六道轮回,苦海无涯。
  她的外子一直在外,好男儿志在四方,辜负眼泪温柔乡。莫展臣空有一双回春妙手,可以生死人,肉白骨,非但治不好她的相思,反而为她平添了许多烦恼。
  终于,林素馨在石像般的沉寂中惆怅地叹了一口气,她要那幸福,哪怕那幸福只能短暂停留。
  
  
  莫展臣回来了,果然将杏林之事搁在一边,终日与她耳鬂厮磨,如胶似漆。可怜莫展臣这样的绝世名医,也被蛊毒蒙蔽了眼睛。
  这是她饮鸩止渴的幸福,她只得短短七七四十九天时日。
1 2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9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