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娃娃之午夜凶铃版

互联网 0
自从那个午夜造访并向我倾诉的女人下线后,我也断了线,在黑暗中思考自己未来的何去何从,关于留或者弃的痛苦选择。草娃娃在电脑边上的窗台上安静地坐在水盆里,绿色的长发在夜风里飘扬。美丽得要死。
  我仿佛看见他的眼睛,感觉到他的呼吸,还有他的体味。
  在这仿佛绵绵无期的黑夜里。
  时间是7月2日凌晨2点21分。
  电脑上跳出“现在可以安全地关闭你的电脑”。然后我惊讶地听到了门铃声,在这万籁俱寂的夜半时分分外清晰而尖锐。
  叮咚~~~叮咚~~叮咚~~~~~~~~
  谁?在这最不适合访客的时间里,揿响了我家的门铃?
  我跳起来,顺手合上手提电脑。奔出去开门。
  叮咚~~~
  门打开了,面前是熟悉的铁门、熟悉的走廊走廊上的窗户,没有人。
  谁啊???
  我听见自己的声音在黑夜里发抖。黑漆漆的走廊,黑漆漆的天空
  也许谁恶作剧吧。我关上了门。
  刚刚走到卧室门口。
  叮咚~~叮咚~~叮咚!!
  我迟疑了一下,还是又去开了门。依旧无人。浓重的雾气从窗外飘来,我紧张地连时钟滴答的声音都能清晰地感觉到。
  门一开,铃声就消失,门一关,铃声就响起。我检查了一下门和门铃按钮,什么问题都没发现。在恐惧中,我拔掉了门铃的电源。
  我感觉到自己的双脚开始不听使唤地发软。我冲进卧室,大大嘘了口气。
  在床边,我的心又开始狂跳。我确信自己不是在出幻觉。
  草娃娃不知何时被放到了我的床上,枕着我的枕头,睁着大大的眼睛。目光空灵而忧郁。
  我是个独居的单身女子。
  我奔到书房里,水盆孤单单地放在那里,没有草娃娃。
  我的心开始狂跳。鼓咚、鼓咚、鼓咚,几乎要从喉咙口蹦出来。
  草娃娃在我的床上,谁放的?我的记性告诉自己我决不会做骑着驴找驴的蠢事。何况那么湿漉漉的草娃娃,会莫名其妙放到干净的床单上??除非我疯了。
  我伸手想拿起草娃娃,却见她头上又细又软的头发渐渐地由绿变黄,一根根地枯了起来,我是第一次看到这么迅速就凋谢的植物。我想一定是缺水了,我想去抱起她,却仿佛有一股巨大而强烈的抗力阻挡了我。
  草娃娃的头发继续在枯萎、枯萎、枯萎~~~。
  门铃在这个时候又开始响了。
  叮咚~~叮咚~~叮咚~~~~~~~
  门铃急促地响着,尖锐而可怕地仿佛要撕裂这空气。
  我知道自己的脸色一定白得象纸。我双手冰冷,嘴唇在发抖。
  一道闪电一样的年头掠过我的脑海,我突然疯了一样地抓起电话,却不知怎么地拨通了他家的电话。
  滴铃铃~~滴铃铃~~
  无人接听。
  我记得他睡得很死的时候是听不到电话铃声的,可是我竟然就这么任由铃声继续地响,门铃和电话铃声同时响着,越是没人接听,我的恐惧感就越是强烈。电话铃声终于响成了一连串忙音。我绝望了。这一刻,我居然愚蠢到只知道依赖这个曾经那么亲切而教我温暖的电话号码。
  我机械地反复地拨这个号码,还是这个号码。
  滴铃铃~~滴铃铃~~   滴铃铃~~滴铃铃~~
  在刺耳的电话铃声中,我从来没有象今天那样如此地渴望他、思念他、依赖他。
  电话终于通了,我听见他梦游一样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奇怪,他一接电话,门铃声就嘎然而止。
  半夜电话有什么事呢?他问。
  恐惧已经让我已经口齿不清了,都不知道该如何表达自己的意思了,或者说我已经语无伦次了。我只听到他在电话那头冷冷地说:没什么事,我就挂了哦。
  我突然大叫起来:不要啊,我不要啊!!
  你烦不烦啊!半夜电话遭扰啊!然后就是长久的沉默。
  我终于忍不住哭了出来。可是要命的面子和自尊心还是让我轻轻地放下了电话。
  门铃没有再响起
  草娃娃依旧安静地躺在床上,她的头发已经全部枯萎了。
  我抹干眼泪,象平时一样,拿了衣服去洗澡,想让自己冷静下来。水龙头拧开了,雾气渐渐蒙上了浴室的镜子,我看见自己的身体在镜子里若隐若现,热水冲去了我的眼泪,温暖了我的身体。我开始渐渐地镇静下来。
  这刹那,门铃又响了。
  叮咚~~~~~~~   叮咚~~~~~~~   叮咚~~~~~~~叮咚   叮咚~~~~~~~叮咚~~~~
  刺耳而尖锐的铃声急促地在这寂静无比的午夜时分响着、响着。
1 2 3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9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
1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