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影婆婆 (下)

互联网 0

   我端着药上了楼,进摩西房间时,我看了一眼走廊的尽头,那就是颂敛祖父的房间吧。
  关上房门,走到摩西的床边,轻轻把他摇醒。
  摩西睁开眼睛,一副不知所措的看着我,他肯定还不觉得自己的病情有多严重吧。
  我态度不好的把碗塞到他手中,“快喝了,只有笨蛋才会感冒。”
  摩西皱着眉看了看碗中黑糊糊的东西,好半天艰难的问了一句,“这是什么?”
  “废话!当然是药啦,不喝怎么康复啊?”
  “啊……”摩西为难地看了我一眼,在我强硬的眼神下,他慢慢地咽下去。
  看着他喝了差不多了,我才放心地说了一句,“其实也没什么啦,就是用蚂蚁加上花红熬的中药,听说很见效哦。”
  摩西听了,一下把口中的药给喷出来了,气急败坏地问我,“那是治妇科病的新药吗?”
  我接过药碗,惋惜地摇摇头,“可惜,还差一点就喝完了……你还有力气生气就表示真得没什么事啦,刚才只是开个玩笑而已。”
  我转过身,酝酿了好半天,才慢慢地开口道,“那个,我昨天很过分,其实也是你的不好在先啊,所以我,那什么……对不起。”
  绕了半天,终于将最重要的三个字说出来。我紧张地屏住呼吸,听着身后的声音。可是好一会儿,身后还是没有声音。
  我疑惑地转过身,看见摩西已经睡着了。他根本就没听见我在说什么。
  我一下怔住了,随即大笑起来,自己像个笨蛋一样再做什么啊。我拍拍自己的脸,自言自语道,“等那臭小子好起来,我一定狠K他,竟敢让我为他担心。”
  离开摩西的房间,我随意走着,就走出了旅馆。
  真是天意弄人,昨天下雨,今天就停止了。不过天还是阴沉沉的,太阳躲进云里,不肯露面。连累人们的心也满沉重的,提不起劲来。
  我站在桥上,看着湖面发呆,这个湖静止的时候更是像一块玉魄一样,坚硬冰冷。看了让人觉得有些寒意。于是我又回到了旅馆,刚走进正厅,就看见颂敛和一个男人在一起。还没等我走近,那个男人就向我走来,经过我身边时,对我微微一笑。
  “啊,你是……”我有些惊讶地看着面前的人叫道。虽然上一次我没有看清他的样貌,但我可以断定他就是我在树林中遇到的那个少年,他真得是村里的人。
  他的头发整齐地落在额前,俊秀的眼眉,笑起来时满是温柔。
  “谢谢你。”少年轻轻说出三个字就离去了。
  我怔在原地,该道谢的也应该是我才对啊。
  我疑惑地走到颂敛身边,他好像在发呆,没有注意到我的靠近。
  我伸手在他眼前一晃,“想什么呢?”
  颂敛一惊,看到是我,立刻不爽地叫道,“干什么吓人啦!”
  听到他那女人般的叫声,我吐吐舌头,“安啦,我又不是故意的。”
  我看向房间的壁橱,上面摆着几个相框,我的眼神一下就被吸引过去了。
  其中一张彩色的照片下角,有一行日期,是去年才照的。照片上,颂敛伸长手臂揽着一个和他差不多大的男孩,开心地笑着。是那种很爽朗的笑容,我真不敢相信颂敛有过这种笑容。他身旁的男孩短短的头发,眉清目秀的,扬着唇浅浅地笑,和颂敛的张扬正好形成对比。
  “这是谁?”我指着照片上的男孩问道。
  颂敛有些惊讶,接着虚假地笑了笑,“啊,你问他吗?他也住在这间旅馆呢。”
  我怔了一下,这里还有其他的人吗?怎么都没看见。
  我不再多问,有点受不了颂敛刻意的故弄玄虚。
  我又看向另一张照片,是黑白的,已经泛黄了,显示着年代的久远。但是同样地,照片里的人是颂敛和另一个男孩——刚才遇到的少年。这张不太一样,颂敛严肃地紧闭双唇,而那个少年也是面无表情地,眼神都不知道飘到了何方。
  “他叫什么名字?”我问道。
  颂敛扫了一眼,撇着嘴说道,“我怎么知道?”
  “嗯,他是和你一起照相的啊?”我震惊地说道。
  “那才不是我,是我的祖父啦,那个老头年轻时,长得和我很像啦。”
  我的心猛地一沉,那么说……“你祖父今年多大了?”我不礼貌地问他。
  颂敛也不介意,“老头嘛,七十多了吧。”
  “骗,骗人……我刚才看到那个和你祖父一起照相的人了,他只有十八岁的样子……我进来时,他不是和你在一起吗?”我惊慌失措地说道,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话。
  颂敛掩着嘴笑道,“你开什么玩笑,我在这里生活了二十多年,都没见过照片上的人,刚才就我一个人在这里,就算他还在世,也应该七十岁老头一个吧。”
1 2 3 4 5 6 7 8 9 末页
相关热词搜索:摩西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20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