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温柔女友

互联网 0
  序
  “早间报道最后一则新闻是:昨晚一名身份不明的青年男子被人发现倒卧在街心广场一角。其时神智已不清,不言不语,表情呆滞冷漠,并不让任何人靠近。似乎受到极度惊吓。幸得几名好心路人合力将其送往最近的派出所,才不至于夜宿街头……”
  一
  那天晚上,我从球场出来的时候已是零晨1点整。本来我打球从不会超过10点钟,但那天罗圈胖非要再打“一会儿”,所以这一会儿就演变成了夜深人静。
  和他们分手后,我独自向着西区走去。只有我一人是住在那边的。
  夜风徐徐的吹送过来,宽阔的马路上竟无一人,只有两侧昏暗的街灯渐渐拖长我的影子。
  那是初秋的夜晚,天气已渐凉。但是我因为激烈运动过后浑身是汗,越被风吹越感到燥热。口也很渴。
  街角有一台自动饮料机,我奔过去,掏口袋取零钱。
  打球原因,我只带了很少的零钱,刚刚够数。正准备往投币口放时,一枚一元钢崩突然跌落。
  “叮叮铛”钢崩发出清脆的声响一路欢蹦乱跳的沿着微斜马路向前滚去,在一片万籁俱寂中显得异常响亮。
  “该死的!”我轻叫道,差了这一枚我就喝不到水了。所以连忙追出。
  钢崩一直滚,我就弯着腰在后面跟着捡。眼看它蹦了两下就要跌入路边的下水道口,我心一沉“完了!”
  我叹了口气,准备放弃。突然在下水道上出现一双红鞋。小小的如同一对时髦的辣椒。套在里面的是一对很细很白的小腿,笔直笔直的。丝缎般的肌肤。
  最妙的是“叮”的一声,钢崩撞在鞋上,打了两个圈竟停了下来。我大喜过望连忙跑过去拾起钱。
  那是一个很年轻的女孩子,她就站在我的眼前。披着长长的卷发,穿着粉色的裙子。
  “谢谢,谢谢。”我道过谢跑到饮料机旁,投了一瓶可乐。
  可乐冰得够彻底,喝下去连喉咙都刮得痛痛得。
  “舒坦!”我扶着饮料机由衷地仰天长叹一声。一回头,她就在身后,脸庞距离我的脸也就半尺远。
  我甚至能闻到她头上淡淡的栀子花香水味道.
  “什……什么事?”我情不自禁向后退了两步。
  她没有说话,只向我微笑了一下。她的长发下有着蜜色的脸,充满笑意的嘴唇透着果冻一样的光泽,眼睑上刷着大把的时兴的亮粉,在那一片银光闪烁中暗藏着两颗染上翡翠的双眸。
  她依然笑着
  我再喝一口可乐, 咳了两声:“有事?”
  “有没有一元钱?”
  “什么?”我略感诧异。
  “有一元钱吗?有的话请借给我。”她眨眨眼睛说。
  我摸摸全身的口袋,都是瘪的。最后的唯一的金钱已变成可乐喝进肚子里去了。
  “没有了。”我拍拍口袋。
  她生动的脸上立即露出了失望的表情:“只要一个就好。地铁还开着,我需要一元钱回家。”
  我很尴尬,毕竟在美女面前露穷是件很糗的事。
  “呃——”我晃了晃可乐:“有汽水喝不喝?”
  “我只要一元钱坐车回家。”
  她叹口气又摇摇头。我看见她如同海藻般的卷发飘舞着,比夜色还要黑。
  我耸了耸肩:“没钱了。”
  我转身向后面走去,似逃跑一样。尽管是背对着她的,却能强烈感到那灼灼的目光正看牢我,让人不由从心底红到脸上。
  我听见她在身后喊道:“只要一元钱就好。难道你连一元也没有?”她的声音透着一种难以形容得疲倦,仿佛也不抱什么希望一样。
  我低着头一步步向前蹭去,步履奇怪的沉重。
  走到长街的尽头,我情不自禁回头望去,她还站在原处。街灯下连一步都未移动。在我看来那时她是沉浸在一片淬蓝的颜色里,连脸庞都显得异常苍白,但是游离的目光中却分明透着无奈。
  渐进渐远中,她的影像向后移去。可是我感到她处在那一片漆黑中是如此的突出,似乎永远都不会融入黑夜里,而我转过一个墙角就进入了彻底的黑暗……
  二
  接着是为期四天的假期。
  第一天,早晨到中午睡大觉,晚上看书。
  第二天,约人打球不果。因为罗圈胖突然患了拉肚子,其他的人则趁假期出外作短途旅游去了。我只好重复第一天的生活。
  第三天,同上。
  第四天,也就是最后一天,我终于打破了这种无聊透顶的生活。
  确切的说应该是第四天的傍晚。我买了一份报纸钻入了地铁站,随便捡了一辆就坐了上去。我不想去任何地方,只想在人群中呆着。所以我换句话说去任何地方我都没意见,因为最后地铁还会回到起点。
1 2 3 4 5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9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
1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