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温柔女友

互联网 0
  报纸是我比较钟意的一份,可是也越来越烂。大幅大幅的广告占据着几大版块。然后就是各式各样的死亡消息:一个老者在家里午休时莫名停止呼吸;一个女子两天前被人凶杀,分尸;一辆大货车与小轿车相撞,两车内七人全部死亡……
  大众对辞别世间好像远比降临人间热衷,整个报纸上就只有16版上一块豆腐干的地方登着一个人出生的消息,还是远东一个皇室添了个皇子
  我丢下报纸,揉了揉眼睛,觉得更加无聊了。
  这时候,我又看见了她。
  依在车内一根栏杆边。穿了一件白连衣裙。
  还是那样的发型,那样的表情,漆黑的双目依然盯着我。
  “请问你有一元钱吗?”我好像又听见她说这样的话。不由张开了嘴。
  事实上,她一句话也没有说,只是那样看着我。带着浅浅得笑容。
  她走到了我的身边,在一旁的空位上坐下:“出门啊?”
  我怔了一下,看着她问:“什……么?”
  “出门啊?我问你的。”她笑了起来。
  “不是。随便坐坐。”
  她笑了起来,“随便坐坐?这话有点意思。你常常这么随便来地铁上坐坐的吗?”
  她离我近在咫尺,我连她浓密的睫毛都看得一清二楚,她问话的时候头微歪着,眼睛略向上看,表情丰富得可爱。
  “那倒也不是。”我说:“闷得时候才会来。”
  “今天正好闷着?”
  “是的。”我煞有其事地点点头“还有点累。”
  “坐地铁就不累么?你没有目的地的坐着?”
  “是啊。我坐在这里算是休息了。给人一种假象是要去个什么地方,其实哪儿也不去,也去不了。最后还是回到原来的地方。不过在这个动来动去的过程中我什么都用不着想,头脑也就得到休息了。明白?”
  说完,我歪过头看着她,她也正看着我,脸上是一副费解得表情。眼中倒还是带着笑意的。
  “这又何苦?”她问道。
  我说:“是啊。又何苦!不过是傻人做傻事罢了。”
  她极小声的笑了一下,然后就把头轻轻的靠在我的肩头,既轻轻松松又自自然然。
  我的心震动了一下,身子情不自禁地紧了一紧。回头看了看周围。
  四遭的人都木着一张脸,或看向窗外,或低头看着手中的杂志。目光对着我们的也没起半点惊诧,就象是看着一对恋爱中的男女那么司空见惯。
  “我么,第一次听见这样的说话。”她依在我肩上轻声说,声音充满了轻松的愉悦:“觉得你是个很有意思的人。你是个很有意思的人吧?我没说错?”
  我清了清喉咙,才回话:“我也觉得自己是个有意思的人。难得你也这么认为。”
  她抬起头来,保持着清风般的微笑,用点缀着星光的眼睛看着我,没有再说话。只是将小小的手放进我的手心。
  三
  “喂,你新认识的女朋友呢?今天会来吗?”星期三晚上打球休息时,罗圈胖对我说。
  “不知道啊……也许她还不能算是女朋友那种吧。”我嗫嚅着说。
  是啊,一切来得都太奇异了。奇异的我一时半会还反应不过来。
  她并非最美的女孩子,但却是我今生到此见过的最具个性的女生。相识的时间虽很短却让人产生了很强烈的熟悉感。
  她的大胆和坦率像旋涡一样吸引着我。我希望今天能来。
  我希望她能来看我打球。
  可是,我已经两天没见过她了,事实上那天在地铁上分别时我就再也没见过她。
  那天,我们一直手握着手坐在一起。她的头就那样轻轻的靠在我的肩上。从黄昏到天完全黑下来。
  我从黑色的车窗上看去,反映在上面的是两个相依相偎的恋人。看上去那么和谐,那么真诚。
  车子一路走下去,我希望永远不要停,就这个样子让我握着她的手永远如此。
  在离我家三站的地方,她下车了。
  “你叫什么?”
  她低下头,用细如蚊鸣的声音说:“小月。你叫我小月就行了。”
  “我如何联系你,星期三晚上我有场篮球赛,你来看?”
  她问:“在什么地方?”
  “街头球场,就在第一次遇见你的那个地方。”
  这时,我看见她猛地一怔。双目像定住一样看着我。流露出的眼神是那样的令人难以形容。但就一瞬间她恢复原样,微笑起来并快速的贴近在我额上吻了一下。
  我恍如梦中,感觉她轻柔的头发在我脸颊抚了一下,是那样的温暖。回过神来她已下车了。
  “喂喂,愣什么呀?”罗圈胖打手在我眼前直晃:“想什么呢?眼都发直了,女孩子?”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9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
1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