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千九百九十九棵玫瑰

互联网 0
九千九百九十九棵玫瑰(完整)
  夕阳西斜。
  我坐在屋前的藤椅上,小木几上放着一具筝,清风在我的指下流淌。
  夕阳的余辉,越过远处的山头,丝丝地洒在我身上,洒在这漫山的玫瑰上。
  我曼声轻唱着:“……知音少——啊……,弦断无人听……”我的歌声中毫不掩饰地有点孤寂。
  是的,没人听我弹琴,除了这漫山的玫瑰。
  我唯一的知音,阿一哥哥,今天他出去了。
  此时,“砰”地一声,我的手指微颤,一根弦,应声而断了。
  “阿一哥哥!”我忙从藤椅上站起来,向着山坡下张望。但是,山下没有我熟悉的身影。我屏气静听,除了阵阵的树涛声,再也听不见其它的声音。
  我慢慢坐回藤椅上,我脚边卧着的小雪跳上了我的膝头。
  我轻抚着小雪长长的丝缎般光滑的毛。
  过了一会儿,我放下小雪,起身在屋檐下拿了一只草编的小蓝子,对着小雪说:“走吧,去采点蘑菇做晚餐!”
  走下山坡,我回首张望。
  我们那坐落在半山的雪白的小木屋在夕阳的映照下,屋顶一片金黄,屋前屋后的山坡上全是美丽而娇艳的玫瑰。
  小雪在我的脚边蹦跳着,我的心里充满了幸福
  树林里的光线有点暗。
  几棵老树上长满了蘑菇和黑木耳。
  我随心所欲地采摘着,我要用它们做一碗清鲜的蘑菇汤。
  小草蓝中慢慢装满了蘑菇,我回身对爬到树上的小雪说:“小雪快下来,我们要回家了!”可是那个家伙装耳聋,不理我。
  哼,我看它不下来,我转身昂着头向回走。
  一抬脚,我脚下踩着了一个软软的东西。
  我忙低下头去看,草丛中躺着一个人!
  那是一个双目紧闭,脸色苍白的男人,他身上的衣衫都破了,但是他的手中却紧紧地抓住一个包。
  我轻轻蹲下身,用手摇摇他。
  他微微动了一下,我听见他低声地说着:“饿啊!”
  原来,他是饿坏了。
  我忙回到我的小木屋,拿了一些食物和一杯水。
  我出去的时候看见小雪已经蹲在屋门口了,我对小雪说:“走啊,去看看那个饿坏了的家伙!”
  小雪“喵呜”地一声,飞快地窜进玫瑰丛中,远远地看着我。
  “你不去就算了,我自己去。”
  我走回那男人的身边,我倒了一点水在他嘴边,然后把食物放一点在他嘴里。
  他一下子吞掉食物,然后猛地睁开眼。
  我被他的样子吓坏了。
  他接过我手里的食物,一口一口地吞着,嚼也不嚼,有几次噎得他直伸颈子,我偷偷忍住笑,递过那杯水给他。
  等他吃完食物,我轻声对他说:“你走出林子,我就住在那面山坡上。”
  我看见他睁大了眼睛望着我,呆呆地。
  奇怪,这人真是,哪有这样看女孩子的?
  我做好晚餐时,那人已经坐在屋前的长廊上了,他看着屋前的那片玫瑰,眼中有些我不能理解的东西,让我感觉不太好。
  梳洗过,换了衣服的男人,还是挺英俊的。
  他是第一个走到这里来的人。
  我在这里住了很久很久了,从来没有人来过。
  晚餐的时候,他用带着研究的眼光看着我,除此之外,眼光中还有平时阿一哥哥看我时的那种感觉。
  晚餐后,我坐在屋前的藤椅上,拿出阿一哥哥的长笛,悠悠吹着。
  那人坐在廊下。
  一曲吹完的时候,他长叹了一声,轻轻问我:“这些玫瑰全是你种的吗?”
  “是的,全是我种的。”
  “那么多,怕是数也数不清了吧?”
  “不!”我轻声说,“怎么会数不清呢?这里有九千九百九十九棵玫瑰了!等这个月,我再种一棵,就够一万棵了!”
  他惊讶地看着我,我知道他一定在想,我是怎么数得清那么多玫瑰的。
  “每个月阿一哥哥都会送给我一棵玫瑰,我就把她种在这山坡上,已经是九千九百九十九个月了,我都记在心里呢!”
  那个男人张大了嘴,他的眼光让我不明白
  “你别害怕,我不是妖精。”
  “我,没有害怕。”他轻叹着,“我知道你是人,世界上怎么会有象你这么美丽善良的妖精呢?”
  我淡然地看了看他。
  我于是向他说起我和阿一哥哥的故事
  
  那年我十六岁。
  本应是青春年少,无忧无虑的日子。
  但是,我却突然地双目失明了。
  我开始日日坐在黑暗中,对着一片茫然的世界。
  伴随着那黑暗世界而来的,还有我时时剧烈的头疼。虽然我的父母为我请尽了名医,却没人能治好我的病,甚至连说也说不上来我到底是怎么了。
1 2 3 4 5 6 7
相关热词搜索:两性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8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沪ICP备07004038号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