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降(上)

互联网 0

虽然离开学校以后再也没有回去过,但是我还是经常想起熙园的落叶,想起燕园的残荷,想起一堂堂偷着写笑话的政治课,一次次善意的恶作剧,一个个幻想爱情的女孩,还有那些讲恐怖故事的夜晚。我们既幻想过白马王子的降临,也幻想过降妖捉怪的惊险。然而这一切竟然就逝去了。谨以次文与陪我共度四年美好大学时光的,现在生活在世界上五个不同国家的,六位室友共勉。


从一教回来的路是很幽静的。多数同学都喜欢人多,离宿舍近的二教和三教,但是我却喜欢一教。
周末的一教几乎没有什么人,也许是关于一教对面的那一片桃树林的传说让人们望而却步。桃书林里似乎曾经吊死过几个人,还有人说他们在树林里遇见过鬼,所以桃树林又叫快活林。
但是我今天却向林中走去。周末的校园本就清幽,林中除了我没有别人。淡淡的月光穿过浓密的书叶,在地上撒下一片片苍白的影子。没有风,也没有声音,只有我的脚步在轻轻的响。世上有很多人都惧怕黑暗,但是又有几个人真正知道黑暗后面有什么?
我向着桃林深处走,那里枝浓叶密,月光也渐渐透不进来了。一阵清风拂动树叶,在一片沙沙声中,我仿佛听到一生叹息。我立住脚,向远处望去,在离我50米远的一棵大树下,立着一个白影,有着窈窕的身材和一卷长发,在春风里静静的哭泣。是一个伤心的人,还是一个凄苦的魂?无论怎样,我想我都不应该打搅她。
于是我站在了原地,默默的看着她。突然,一双手从背后重重的拍在我肩上,我吓了一跳,回头一看,是个老头。
“同学,这么晚了,还不回宿舍!”他板着脸说。
真衰,大概碰上了巡夜或者看园的了,我想。
“我这就回去。”我尽量灿烂的笑着说。
“那边走大路去,女同学,没听说过这里闹鬼吗!”
“是,是,是。”我答应着往大路走,心理却想:你吓唬谁?
离开之前我回头看了一眼那个白影站的地方,女孩已经不见了,只留下大树和他的一根常常的向横伸展的树枝--很适于上吊的一根。
虽然已经很晚了,宿舍楼已经熄灯了,好在宿舍的大门还没有关,否则又要给看楼的阿姨骂。回到宿舍,星星已经睡了,青娅还点着蜡烛看书,其他的室友都是本地人,周末回家去了。
“周末还这么用功?”我问青娅。
“不用功不行呀,”青娅抬起头来,用手缕了缕鬓角的长发,柔声回答我说,“不卖力会赶不上的。”烛光映红了她的脸,她长长睫毛下的那一双明眸在夜色中格外明亮。
我笑了笑独自上床去了,但是看着青娅我却睡不着。青娅和这里的多数学生一样,为进了这所大学骄傲而紧张。能到这里读书可能是这里每一个学生长久以来的梦想,但不是我的。
我儿时的理想理想并非想要读大学,留在大城市,找一份好工作,因为这一切虽然美丽,但离我的世界却是那么的遥远。我生活在云南的一个偏僻的村庄,也许对很多人来说,那是一个遥远而神秘的地方,但那
里有我的亲人和我的梦想。
我的理想是成为成为那里的女巫,真正的女巫,本来我的理想几乎都要实现了--作为那个小村落里的女巫的女二,成为一个女巫是理所当然的事。女巫在那里是一种神圣而世袭的职业,一个女巫会在适当的年纪生下一个女孩作为自己的继承人,没有人会过问谁是小女巫的父亲,也或者她根本就没有父亲。所以从我记事起,我就在为成为一个真正的女巫而努力。但是在我8岁的时候,妈妈又生了一个女儿,她对我说:
“女儿,你不能做女巫了,因为神启示我你不属于这里,远方在召唤你,我死后,女巫的职位将由你妹妹继承。”
就这样我失去了做女巫的资格,被送到很远的地方去读小学,中学,然后又按照妈妈的意思来这里读大学--在我们那里遵从女巫的话是习惯,也是美德。但是在内心深处我不想读大学,我还是想做女巫,我羡慕甚至妒忌我妹妹。
“我们明天去公园划船吧!”为了把自己的思路从多姿多彩的女巫生活中拉回来,我这样问
青娅。
“不行呀,明天我答应了张阳去看足球赛。你明天问问星星去不去吧。”
“奥,难怪今天这么用功,原来明天有约会!”
青娅的脸红了。烛光下显得格外美丽,青娅真是个美人,我想,要是能象她这么漂亮,不当女巫也罢。

晚上回宿舍的路上,在桃树林边上碰上张阳和青娅,青娅眼泪汪汪的好象在哭。张阳是我们系研1的学生,到车站去替新生搬行李的时候大家认识的,他见过青娅以后就穷追不舍,跟我们宿舍其他人也都混的挺熟。想着时候不早了,桃树林一带不太安全,我就走过去开玩笑说:
1 2 3 4
相关热词搜索:碟仙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20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