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冥十杀阵(中)

互联网 0

  第五章
  火苗从符纸的边缘燃起,黑暗中亮起了微黄的一点光芒,火焰由外向内蔓延着,已经烧到了压着符纸的尘土,土是掩火的,火苗慢慢暗淡下来,但是还没有完全熄灭,而由微黄变成了暗红色的闪点。环境似乎更冷了,王风和许焕不由自主地哆嗦着,全身的鸡皮疙瘩次第泛起,因为长时间看着那将熄的红点,两个人的眼睛很疲惫,王风闭上了眼,尽管已经看不到东西了,但是视觉仍然残留在他的视网膜上,似乎那点点微光依然在他的脑中闪烁。许焕在旁边也直抽凉气,王风抱歉地说:“我也从来没有用过这法术,不知道灵不灵?”
  突然起了一阵风,遍地的土都飞扬了起来,掠过王风的脸好象谁用手轻轻抚摸着他,王风心里一动,就听到许焕喊了一声:“快看!。”王风猛然睁开眼。
  就这么短的一会儿工夫,已经快要熄灭的火焰好象得到什么力量一样重新开始燃烧,而且颜色也逐渐变成了惨绿色,那细细的土似乎也开始燃烧,发出令人牙酸的吱吱声,好象有人使劲吸着瓶底已经所剩无几的饮料。王风忍不住就要跳起来大喊,他向许焕望去,火光映照下,许焕的眉烟全部都是绿色,两只眼睛瞪得溜圆直直看着那堆燃烧的土。绿色的火焰没有一点温度,相反还发散着一股寒气。火光突然暴涨,四周的景物全被染上了浓浓的绿色,那光芒是如此的强,两个人忍不住都闭上了眼,眼帘垂下的一瞬间,两个人的身体同时一震,并且不约而同的站了起来。
  相信很多朋友都有这样的经历,当你和你很亲近或者非常投契的朋友在一起时,总有那令两个人惊讶的默契,没有任何预兆,你们两个会哼唱起同一首歌、说出同一句话、作出同样的举动,或许也是心有灵犀吧?现在王风和许焕就是这样,两个人闭上了眼睛,按说已经看不见东西了,但是两个人确都同时清清楚楚“看”到了自己身边正在发生的事情。
  恍惚间,两个人站在一片白雪皑皑的地上,那是一条山脉的脊梁上,身边都是被大雪压弯的树枝,鹅毛般的雪片仍然在飘;不时有咔嚓声穿来,那是不堪重压的树枝断裂的声音;天空是灰蒙蒙的,看不清有多高,也不知道太阳在哪个方向;朝四周望去,除了树就是雪,根本看不清路在哪里?王风不敢睁眼,他转头“望”向许焕(之所以没有睁眼而望向许焕,是因为王风的脑海中确确实实看到了许焕的样子,而且也能看到许焕脸上和他一样惊愕的表情),惊讶地问:“这怎么回事,难道我们开了天眼了?这可是我从小就有的愿望啊!”
  “别说话,”许焕没有看他,四顾着周围的环境:“尽量不要张嘴,人鬼殊途,如果让他们嗅到生人的气息,我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也不要乱动,让亡灵感觉到气息的流动,抓你演了返魂戏我可没有办法。”
  王风闭上了嘴,也不停地看着左右,放眼望去都是白茫茫的一片,让人心里由不住的起了寂寞之意。面对这无边无际的空白,突然感到了生命的轻微和无常。而且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弥漫在这空气中,似乎有什么事情将要发生一样。就在这时,他看到对面山梁上出现了一行黑点,而且正朝这面移动着。
  黑点越来越大,已经能够看清那是一群人,大约三十个人左右。他们个个衣衫褴褛,骨瘦如柴,表情张惶,拼尽全力向这里走来,不时摔到在地。终于他们停了下来,就停在王风他们下面的山沟中,用力裹着身上本就千疮百孔的衣服。因为身在低处,他们的谈话声断断续续地飘了上来:
  不能走了……再往下走还是找不到路……还是躲进这里躲一下吧……好多人都不行了……再走肯定都得死……
  他们挤进山坡上一块凹进去的地方开始休息,因为人多,人群只能斜斜靠在墙上。没有人说话,只是互相看着对方,你看看我,我看看他。
  突然一个人面朝下扑在雪地上,因为雪太厚了,整个人都没入了雪中。其余有的人都朝他身边围拢,有的人却已经没有了气力,只用一种绝望的眼神看着那死去的人,他们知道那也是自己即将到来的命运。又有几个人倒了下去,从高处看上去,白白的雪地上横七竖八的躺着一具具尸体,好象一只大鸟不经心踏下的脚印。有人恐惧的嚎叫起来。
  对面的山梁上又出现了一行黑点,而且直直朝这群人走了过来。还没有死的人都紧紧盯着那群人,谁也不说话,只有风呜呜的吹过,好象宇宙的哭泣。两行人的距离越来越近,大家的脸上都出现了疑惑的神情,有一个人试探地叫到:“虎子,虎子?我是东水的锁儿啊!”走过来的那行人群明显地起了一阵小小的骚乱,然后有人大声喊到:
1 2 3 4 5 6 7 8 9 末页
相关热词搜索: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20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