蝶变(下)

互联网 0

吃完饭,我就和蝶分道扬镖了。蝶去了实验室继续观察她的宝贝疙瘩,我决定在学校里自习会儿。
  教室里松松散散坐了几个人,我随便找了个位子坐下。本来以为出了那档子事儿,不会有人出来自习了,没想到不怕死的不只我一个。自习的还有两对情侣,旁若无人地谈情说爱。看着别人的亲热劲儿,我越发觉得晚饭时对蝶的那通火没道理。还是去给蝶好好道个歉吧!可是转念一想,她现在还在实验室,我去那儿不是跟自己过不去吗?要道歉也不急在一时,明儿再说吧。但是眼见别人卿卿我我的,书是一个字也看不下了。算了,出去随便走走,等再晚一会儿去生物实验楼下等蝶好了。
  单肩背着书包,我把手抄在口袋里百无聊赖地走着。发了N多条消息给她,她只说再等等,我只好一遍又一遍的打转。
  路灯挺精神地亮着,照得脚下的石板微微发着光。我盯着石板发了会儿呆,然后看看手表:乖乖,十点半了。怪不得大半天没见人影了,自习的人差不多都回去了。我敢说现在还在学校的,除了要爱情不要小命的恋人,就只有我这个苦命人,还有蝶那个恋蝶狂了。实在是等不下去了!我又发一条消息给她,暗想她要是还不走就随她了,反正我冷得受不了了。还好,大小姐终于同意回去了。我松了口气,大踏步向生物实验楼进发。
  路上异常的安静,寒风吹得我骨子里发冷。我疑神疑鬼地向四周张望着,一种莫明的恐惧浮上心头。不由自主地加快脚步,而路,却变得不可思议的长。
  “啊!”
  一声女人的惨叫扯得我全身的神经痉挛。我惊慌地循声望去,一个女生踉踉跄跄的从暗处跑出,身上停着数十只闪着蓝光的蝴蝶,还有一群同样的蝴蝶追随着她。她的脸迅速地衰老,乱舞着双手向我扑来。
  可是她还没到我的面前,就已经不支地倒在地上,大量的蝴蝶立即蜂拥而上层层包裹了她。很快我再也看不到她,只看到一堆蝴蝶在地上蠕动,幽幽的蓝光兴奋地忽弱忽强。
  我吓得呆住了,冷汗涔涔。不久蝴蝶陆续飞离,蝴蝶群意犹未尽地围绕着女生起舞,而那个女生已经变成了一具干尸!我终于明白发生了什么,可是一切都晚了。那团蓝光已经发现了我,开始向我逼近。
  我转身就跑,使尽吃奶的力气,可是蝴蝶扇动翅膀的声音越来越近。很快后背传来尖锐的刺痛,我绝望地闭上眼睛:小命休矣!
  就在这时,随着“呼”的一声,身上的刺痛立刻消失了。我惊讶地睁开眼睛,转身看到一团青色的火焰包围了我。数不清的蝴蝶在青色的火焰里哀鸣,一眨眼的功夫就灰飞烟灭。青色的火焰渐渐退去,一名女子出现在我眼前:清秀的容貌,纤瘦的身形,深红色的风衣——竟是今早突然出现又突然消失的女子!
  她看着我低吟出两个字,轻似叹息。
  什么?我没有听明白,迟疑地问:“是你救了我?”
  她没有回答,两翦秋水似忧且怨。
  为什么要这样看着我?好象我是寡情薄信的负心人?我从没见过她呀!我有女朋友,且自认对蝶不错。
  蝶?我忽然想起吃饭时,蝶一脸陶醉地说新生的蝴蝶闪着幽幽的蓝光~~糟糕!
  我发疯般从女子身边擦过,向生物实验楼跑去。蝶现在有危险,顾不得别人了!
“蝶!”
  我大吼着,一脚踹开实验室的门。灯火通明的室内,蝶被我吓了一跳,吃惊地看着我。
  我三步并作两步上前捉住蝶的肩:“怎么样?有没有受伤?”
  “什么怎么样?”
  我把蝶从头到脚看了个仔细:太好了,蝶安然无事。
  “你怎么了?大吼着冲进来,把人吓死了。”蝶疑惑中带着嗔怒,“她是谁?”
  我顺着她的视线看去:原来那个女子也跟来了。
  “蝴蝶呢?”我没空和她解释,只是睁大了眼睛四处搜寻。
  “什么蝴蝶?”
  “就是你说的才出蛹的那只蝴蝶!”
  “没了,我也正找呢!”
  “没了?”我怔在原地傻傻地重复了一遍,不知是喜是悲。
  “就是刚刚我去了下厕所,再回来就没了。我都快急死了。”
  “别找了,那种鬼东西没了也好!”一想起几分钟前差点丧命,我就没好气。
  “那怎么行,我还没搞清它到底是什么蝶。搞不好,是尚未发现的新品种!”蝶气极败坏地说,下一秒她又对着我身后大叫:“你在干什么?”
  我回头一看,女子手中拿着一个黑乎乎的东西。她抬起头不紧不慢地看了一眼蝶,然后掌心窜出一串青色的火苗,黑色物体就像那些蝴蝶一样消失了。我明白了,那是空蛹。
1 2
相关热词搜索:蝴蝶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20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