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小狼的灵异故事- 血妖魂-校园鬼故事

作者:网友 来源: 浏览次数:0 评论:
半夜醒来,去厕所,经过水房的时候,听见有人哭。
  一个长发披肩的红衣服女生蹲在地上。
  我说:“别哭了,阿莲。你为什么哭啊?”
  她瞅瞅我,叹道:“你真是爱多管闲事啊。”
  一,流血的水龙头
  整个事情都是缘于那天早上阿标对我说的话。
  “我要回家了。”他说,“在外面这么久了,今年一定要回家过年。”
  我点头赞成,他就问我什么时候走。
  “不知道,我家近,没关系,不像你们都得坐火车。”
  他一笑,拿出背包一件件塞衣服,塞完了往背上一甩,说,走了。
  我吓的从铺上蹦起来,脑袋撞在床顶上:“说走就走?还没见过你买票呢。”
  他回头,慢慢的说:“放假了一定要马上回家。”他说这话的时候态度特别认真,眼皮翻着,有一霎那我以为他的脸变绿了,不过很快就恢复常态,那家伙像往常一样用多愁善感的目光注视着我,说:“给你一个忠告,兄弟。”
  我说:“说吧,什么忠告?”他没回答,竟然飞快的走掉了,我追到楼梯口,只看到匆忙的背影。
  “阿标怎么了?”我问子强,他也在收拾东西准备离校。
  “不知道,怪模怪样的是吧?”
  黑子说:“我看他是被吓找了。”
  我说:“什么东西能吓着他?”
  黑子摇头说:“不知道,昨天他在水房洗衣服,忽然匆匆忙忙的跑回来,说看见了不干净的东西,我自然不信,跟他再去,结果什么都没有。不过他后来一直不死心,坚持说真的有什么,这不这么急就走了,一定是吓着了。”
  我不知道怎么评价,站起身,开门。
  子强问:“你干嘛去?”
  “上厕所!”
  水房在厕所的对面。
  我想起这个的时候,就多往水房看了一眼。
  水池,龙头,一切如常。我摇头,感慨自己的疑神疑鬼,打算撤了。
  不过不对劲啊,直觉告诉我有什么东西不同了。
  没有啊,所有的东西都在哪里……我正琢磨,就发现了——水龙头有一个开着,水哗哗的流出来。
  “我真笨啊。”我自言自语,过去要关,手都拧上去了才又认识到:这么大的水流流出来,怎么能一点声音都没有呢?
  奇怪啊,我打个冷战,说:“阿莲?是你吗?出来!”
  女鬼阿莲没有回答我,再看水龙头里流出的水变了颜色,先是浅浅的黄,后来变深成褐色,最后我闻到腥味儿。
  血,是血,是深红色的血浆!我一把放开龙头撞到了后面的墙壁。
  很想跑,可是腿哆嗦起来,我企图安慰自己,可没来得及。有人在哭。
  是女孩的哭声,那个黑头发,红衣服的女鬼阿莲蹲在我的脚边哭。
  唉,心已经升到嗓子眼了,我强迫自己把它咽回去,幸亏这个鬼我还认识。我说,阿莲呐,你好端端的哭什么啊?
  阿莲抬起头来,已经变成两个血窟窿的眼睛对着我,说:“我怕。”
  哇靠,有没有搞错?有个鬼跟我说我怕!
  一时间我差点就极不礼貌的笑出声来了,不过,她毕竟是个女孩子。我问她:“你怕什么?”
  她哆嗦着说:“血……”
  我冷静的说:“你的脸上都是血。”
  她站起来,把惨不忍睹的脸跟我的头放在同一高度,一排白森森的牙缝里挤出几句话。
  “我怕的是别人的血。她就要来了,她需要别人的血,我害怕见到这些。我害怕见到别人的血。”
  我被她吓着了,说:“她是谁?别人又是谁?你害怕见到谁的血?”
  阿莲说:“你的!我害怕见到你的血啊!”
  我背脊发凉,冷不防她向我扑过来。
  冷,非常之冷,感觉是整个北冰洋的海水全部冲过我的头顶,我想叫叫不出来,窒息了几秒钟。
  停下来,阿莲,血水,全都不见了,仿佛从未存在。
二,血妖魂
  “鬼的戾气和法术高到一定程度,可以称之为妖。”林杰在电话里侃侃而谈。
  我听的心不在焉,只时不时的“嗯”一声,那家伙终于听出来,抱怨道:“喂,我可是应你的要求把我们通灵家族的捉鬼常识讲一些,你怎么能这么不尊重我的劳动?”
  我无精打采的说:“聪明人应该在劳动事半功倍的时候劳动。”
  他在听筒里嗷嗷只叫,好不容易才平息下去,我就问他:“你刚才讲了一堆灵体的类型是吧,那么能让红衣服的鬼害怕的东西叫作什么?”
  林杰说:“红衣服的鬼……是厉鬼啊,法力很大,能让它们害怕的不是魔就是妖了。”
  我问:“咱们学校附近有魔吗?”
  林杰说:“有,阿炯。”
相关热词搜索:小狼的 灵异故
猜你喜欢
 
 
老照片
随机推荐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 党史上的今天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5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沪ICP备07004038号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