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栖于梧

互联网 0
栖凤居。
  流羽提着一个小小的皮箱,站在栖凤居的大门口,他已经向门卫出示了身份证,又填写完了来宾登记表,但是门卫还是警惕地看着他,并按照他供认的门牌号与房主联系,得到房主的认可后,才掷给流羽一张临时出入的证件,一翘下巴,说:“你进去吧!”
  流羽笑了笑,随手摸了摸鬓角。他觉得自己一定是长出了白头发,老了,心平气和了,如果他还年轻气盛,早就拂袖而去了。他出入许多高档社区,很久以来都没有遇到这样趾高气扬的门卫和眼花缭乱的入门手续。但这里是栖凤居,房价高得上了天,或者是高过青天意未休,每平方米的卖价XXXXXX,然后又翻成两倍、三倍……一路狂飙猛涨。大概人们觉得在这里买了房子就真的会变成凤凰,门卫是驯养凤凰的神仙,而流羽这样的访客不过是来谒见凤凰的鸟人——谁叫他是坐公共汽车来的,又穿着一件看不出品牌的旧T恤,手里的小皮箱边角还都磨损了呢?
  栖凤居里都是别墅小楼,稀稀疏疏地错落分布,如果甲家在装修,声音绝不会打扰到乙家。社区里花香四溢,绿草如茵。开发商在绿化方面不惜血本,遍地种满梧桐,都是上百年的老树,社区正中心的那一株,据专家们鉴定,树龄至少在两千五百年以上——正是这些梧桐使栖凤居身价百倍——现在的人们喜欢绿化,喜欢回归自然,喜欢风水宝地,喜欢以有限的生命进行无限的占有。两千五百年,是一个多么值得炫耀的年龄啊!
  流羽把那临时出入的证件插入到电子识别系统的端口里,门铃响,立刻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来开门。“啊,流医生来了。”她把流羽迎进屋,大声说着,于是女主人登场。
  流羽向她点点头算是招呼过了,问:“孩子呢?她怎么了?”
  “她在睡——她总是说头疼。”女主人焦虑地揉着双手,“她总说听见奇怪的声音……她……你也知道的,她从不和外人说话……我只能麻烦你了,她也就和你亲近些……”
  流羽用微笑阻止了女主人的倾诉。这时那三十多岁的女人领着一个穿红裙子的女孩走了出来。女孩只五六岁大,皮肤苍白,下颌尖尖的。她靠在母亲身边,很腼腆地看着流羽。
  “打招呼啊!”女主人说。
  女孩一声不吭,脸却红了。
  流羽笑着说:“过来。”
  女孩看看母亲,犹犹豫豫地上前两步,立刻又缩回去,把脸埋在母亲的衣服里。
  “这孩子!”女主人抱歉地看着流羽,想要把孩子推过去,但孩子绞骨糖一样地粘着她。
  流羽还是微笑着,重复了一句:“过来。”
  女孩看他,目光游移不定。流羽一直保持着阳光般温和的笑意,两个人交战似的不知对峙了多久,女孩低下头,含含糊糊地念了一句:“叔叔好。”
  流羽微笑:“过来呀。”这次女孩终于慢慢地走到他面前了。
  流羽摸了摸她的额头,问:“你觉得头痛?”
  女孩点点头。
  “现在疼吗?”
  摇头。
  “还有哪里不舒服吗?”
  女孩想了想,说:“耳朵。”
  “耳朵怎么啦?也疼吗?”
  女孩望了望母亲,不回答。
  女主人忙说:“她说听见奇怪的声音……”
  流羽轻轻捧着女孩的脸,重复问:“耳朵怎么啦?”
  女孩细细地回答了:“有声音,尖尖的。”
  流羽沉吟了一下。他打开皮箱,取出一只钢笔似的小小的仪器放在女孩的耳朵边上,说:“听不见声音了就立刻告诉我,好吗?”
屋子里静静的,小钢笔发出一串由低到高的嘀嘀声,越来越细,越来越尖,然后屋子里又是一片安静,接着女孩摇了摇头。流羽反复调试了几次,每试一次都问一句:“听得见吗?”女孩只是摇头或点头。女孩的母亲在旁边看得瞪大了眼,她看出来了,有几次小钢笔毫无声响的时候,女孩也在点头。
  “这不是什么大毛病。”流羽说,“小孩子的耳鼓膜比较薄,对声音比较敏感——她听得见一些超声波,这些声波对她有影响,所以她会头疼。”
  “那——那——”女主人惊异地一时间说不出话。
  “等她慢慢长大,耳鼓膜变厚,就听不见那些声音了。这种情况虽然少见,但也用不着紧张。”流羽再次摸了摸女孩的头,“不过,她从什么时候开始觉得头痛的?”
  “这个——”女主人簇起眉毛,“她以前也闹几次头疼,我们都没怎么在意。最近好像是——大概有半个月了吧。我带她去医院,但她不肯和医生说话,真是没办法。”
1 2 3 4 5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9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