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间女友

互联网 0
  下课已经快四个小时了,我仍然呆呆的坐在电脑室里。 
                  
  我用颤抖的手点起了第三十一根烟,大口大口的吸着,又抽了两口刚买的酒,“呸,真他妈的难喝,”,我差点吐出来,但我现在只想麻醉自己,劣酒可能更好。 
                  
  我到底该怎么办? 
                  
  “找保姆么?这个怎么样?才从中专毕业,想打工赚点钱。”中介人口沫横飞的向我推销着。 
  女孩十八九的样子,正怯怯的看着我,一股莫名的感觉涌了上来,“好吧,就是她了,月薪五百,吃住全免,只是洗衣做饭就行。” 
  我付了五十元中介费后就带着女孩走了。 
                  
  我今年要考研,课程非常紧,女友是我们导师的女儿,她也要考研,那没办法,只能请个保姆了,家里每月会按时汇来三千元生活费,将就点也够了。 
                  
  我租的是套两室一厅,一人一间,倒也方便,女孩一回去就开始收拾,整理的挺干净,更妙的是饭菜做的竟然都是我喜欢吃的,我那天作了个好梦,考上研后和我们导师的女儿结婚了,我喝的大醉。 
                  
  初始两天感觉女孩挺好,只是有时觉得她老在偷看我,也没太放心上,大概是小姑娘对男主人不放心吧,报纸可能看多了。不过这小保姆长的倒还不错,一双眼睛挺有灵气的。 
                  
  这天我洗过澡后坐在客厅看电视新闻,感觉她又在看我,我突然想和她开个玩笑,猛的扭身,她却迅疾低下了头,但让我吃惊的是,在她低头的瞬间我竟在她眼中看到了一抹幽怨而又熟悉的光芒,我心里一颤,全身立时觉得发冷,象谁呢? 
                  
  我敢肯定见过这种眼神,但一时却想不起来。 
                  
  女孩低声问,“大哥你渴了吧,俺去给你倒杯水。” 
  我呆呆的点头,暗骂自己的胡思乱想,这怎么可能 
                  
  “大哥,怎么没见过你女朋友呢?”女孩的声音幽幽的响起。 
  我顺手接过了杯子,有些神思不署,“恩,她正忙着呢!” 
  “你就谈过这一次恋爱么? 
  “恩,以前还有一个,不过……”我猛然惊醒,扭身看她,“怎么问这个?” 
  她把目光转向了别处,声音显得很遥远,“俺想真正爱一个人是很不容易的。” 
                  
  我哑然失笑了,“你还小,不懂。” 
  女孩定定看着我,坚决的,“不,俺比你懂。” 
                  
  巨大的冲击使我惊涑的说不出话了,我终于读懂了她的眼神,那是我前女友的眼睛啊,我自从认识导师的女儿后已经和她分手快半年了,但女孩比她小着好几岁,长的也不一样。 
  她的眼中仿佛在滴血,“我还一直在想着你,你呢?可曾记得我么?” 
                  
  她语中的深情任是疯子也能听的出,但我却真的快疯了,我大叫一声后神志慢慢陷入了虚无中,只是迷茫的听到了她的叹息声,“你为什么不要我,我能侍奉你一生,她会有我爱你么?” 
  我终于失去了意识。 
                  
  清晨刺眼的阳光将我惊醒了,我从床上猛然坐起,只见女孩笑吟吟的看着我,我记起了昨晚,面孔不由变的惨白。 
  女孩很奇怪,“大哥你该吃饭了,怎么了?昨晚睡的不好么” 
                  
  我脑子一时糊涂了,是梦么? 
  梦会如此清晰而深刻么? 
  那哀怨的话语,那滴血的双眼,我…… 
                  
  我的思绪回到了教室中,我现在已经知道她死了,死了五天了,从女孩偷看我时起,已经五天了。 
  她是病死的,据说临死前还叫着我的名字。 
  我知道她是回来找我了 
                  
  我又喝了口酒,发现自己不知何时已经泪流满面,我知道错了,亲爱的,我该怎么办? 
                  
  我慢慢走向了四楼的窗口,远处一片的漆黑,恍惚中,我看见她对我微笑了。 
1 2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9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