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年代

互联网 0
  这时,我们已经回到了市中心。在大街上,忽然传来宣传车的声音,一个听上去掩饰不住惊慌的声音传来:“紧急通知,紧急通知,请所有市民立刻收看收听电视广播,市长即将发布紧急通知。”我看着那辆漆得象救护车的宣传车开过。不知道那些政客又想出什么花样来了,可能又要发药品吧。
  我手腕上忽然又发出了尖利的声音。我看了看,道:“要集合。今晚上出什么事了?”
                 
  一回到总部,门口总台的七号大声道:“行动组,马上去会议室集合,就等你们了。”我和她走进会议室,整个特勤局的人都在了,行动组的人坐在最前面几排。可是,第六组的古文辉却不见,和他同一组的柯祥坐在靠过道的椅子上哭得象个泪人一样,文秘室的花瓶正从用纸巾擦着他的眼。我不太看得惯他这样有龙阳之好的人,就坐在了另一边。
  “老王,出什么事了?”我悄声问坐在前面的第四组的王世德。王世德回过头,小声说:“古文辉被寄生了。”尽管我一向不喜欢古文辉,(当然,他也不喜欢我。)但不能否认,他确实是个很尽忠职守的人,我们这十三个特别行动组二十六个人里,他是出类拔萃的人,比我的能力强多了,我也不得不承认。象他这样的人,反而没有一般人那么过一天算一天的想法,一发了薪水就去酒吧鬼混。他和柯祥两人总是安安静静地携手走在大楼里,让我见了也直发毛。可是,昨天还在让我发毛的人,今天就不见了,实在让我感到空落落的。
  “不是有治疗的办法么?”我们身上都带着老计研制的疫苗,在被寄生的十分钟内,趁虫卵尚未进入循环系统,可以杀死它。
  王世德的脸上满是无奈:“在古文辉身上失效了。”局长和老计走了进来。老计手里抓着一卷录像带,他走上台,打开录像机,灯灭了,墙上,露出一块亮块。老计站在阴影里,:“大家也知道了,六组的古文辉在今天执行任务中,受到一个食尸鬼的袭击,尽管他及时使用了疫苗,但是发现疫苗已经失效。我们已经采取了全身换血,可是,在他血液里,还是发现了食尸鬼的幼虫。你们看,这是他的血液样本放大图。”在那块亮块中,是一种淡红色,当中有一些褐色的小长条在不停地蠕动。这些小长条看上去毫不起眼,可是,有谁知道,这种幼虫不过零点零三毫米的幼虫子,竟然会在人脑子里长成有近一厘米长的成虫。
  这时,黑暗中王世德道:“不能用全身换血么?”老计道:“不可能了。这些幼虫在人体内已经开始繁衍,我约略计算了一下,每条幼虫两小时就对分裂繁殖一次。这种以级数增长的方式,我想大家也应该当知道,一条幼虫在八小时后,就成为十六条,二十小时后,成为四千零九十六条。比以前三小时自我复制的时间快了许多。”有人惊慌地说:“那,也就是说,一旦被食尸鬼咬过后,那就是死路一条了?”老计站在屏幕的边上,只看得到他的身影。他慢慢地说:“理论上,的确如此。”在剩下的二十几个行动组成员中,发出了惊呼。以前,疫苗都发了下去,人们尽管对食尸鬼一样害怕,却并不太担心。老计的话,就象是把最后一线希望打破了。
  局长在黑暗中站起身,刚想说什么,忽然有人站起来,抢过话头,道:“局长,我要辞职。”象有连锁反应,一下子又站起了好几个。这种局面局长也许也没料到。
  灯亮了。
  我看见他的脸上,憔悴而不安。
  “大家静一静,”局长晃着手,可是他的威严已经荡然无存。“请听我说一句。”人们静了下来,他毕竟还留有以前的权威。在灯下,我看见他的头发已白了许多。
  “刚按到通知,本市已列入极度危险名单,特勤局已受令取消,所以大家不必辞职,过一会儿去财务室领补偿金,听候遣散。”我叫了起来:“这怎么行?火灾大了,怎么把救火的先撤了。”他看了我一眼,苦笑了一下,道:“政府已决定放弃本市,给了十天时间疏散人群。”有人道:“这消息公布了么?”“市长正在做紧急通知。请大家收看。”那个花瓶忽然尖声哭着,叫道:“我不要看,我要回家!”以前,花瓶发出这种神经质的叫声,总会有不少护花使者一拥而上,可现在,也许所有人都惊呆了,没有人理睬他。
  一开始,谁也料不到,一种小小的寄生虫会造成这样的后果。也许,这世界真的已到了末世了吧。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9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