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世今生

互联网 0
(一)
我长在这普陀山上的林中,每日除了在林中嬉戏,便是在佛祖座下偷听他讲经。佛祖明知我偷听,也知道我修炼千年最终也只是妖,无法修成正果,却装作不知。这样日复一日,不觉已三百寒暑。
那年的冬天格外的冷,林中万灵绝迹,寂静非常。我听经回来的路上却看到了一串人的脚印,不觉心中一紧。坦白讲,我是怕人的,因为我是一只紫貂。无知的猎人们用贪婪的目光打量着我珍贵异常的紫色皮毛时,却不知道,只有拥有了百年的道行貂儿才有这样颜色的皮毛,伤了我们,必遭天谴。
看着那脚印延伸到断崖,不由的又担心起来,这山林广阔,外人本就容易迷路,天气又如此寒冷,那人若找不到归路说不定会被冻死。佛祖说过,万灵皆应怀着一颗慈悲的心,想到这里,我不由寻着那脚印赶去。
不出所料,那人已倒在崖边松下。我小心地靠近。在眼前的时一身猎户打扮的男子,因为温度的离失脸色苍白。我轻舔他的脸夹,却唤不醒他。冬夜寒冷,丢下他一个人实在不忍。徘徊一阵,我轻轻依偎在他身旁,为他取暖,整个晚上。
不知过了多久,太阳渐升,天空忽然飘下漫天白雪,普陀山上苍茫一片。
猎人逐渐清醒过来,四目相对,他有说不出的惊讶。我小心的防备着他,可他却笑了。紫貂,我叫欹蕤,是山下的猎人,我知道你是有灵性的,懂我的话。我现在要回家了,我以后会报答你的。
欹蕤,看着他渐渐远去的身影,我在心里默默地念着他的名字。我的猎人欹蕤。他有着温暖的笑容。
在那年冬天余下的日子里,那个叫欹蕤的猎人经常在打猎过后来看我。每次他都等在初见时的断崖边,带着特意为我捕捉的小小猎物。而我也逐渐习惯了断崖松下的等待,用着满怀期待的心情。我的猎人欹蕤,不知他是否明白,一只小小的紫貂,孑然三百年,如今对他的依恋。
转年的春天,欹蕤仍然时常来看我,可那温暖的笑容却渐渐不在。我想知道他发生了什么,被什么所困扰,可到了嘴边的却只是野兽的呜鸣。我不过是只貂,纵然有着三百年的道行。于是,我的心境也失去了往日的简单从容。
夏日的一天夜里,我不觉又到了断崖边,那里已成为我闲暇时唯一的去处。不知为什么,欹蕤躺在了那棵松下。我好奇地凑了过去,看到他不过是睡着了,于是放下心来。夏日的林中多得是野兽,他一个人有些危险,于是我又一次静静地伏在他得身边,安心睡下,守护着他。
就在我渐渐睡熟的时候,突然有一种强烈的窒息感惊醒了我。我睁开眼睛,看到的竟然是欹蕤用一只有力的手扼住我的脖颈。我睁大了眼睛看着他,霎时间,慌乱、疼痛、惊讶、难过、无法相信的情绪全部涌上心头。
我就这样的看着他,我想问他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待我,我亲爱的猎人欹蕤为什么要这样对待每日苦苦惦念着他的紫貂。可是我发出的仍然是呜鸣声。
就在我的意志渐渐抽离的时候,我听到欹蕤的声音。他说,对不起,紫貂,我需要钱来迎娶我心爱的姑娘。
我流泪了,然后就是长久的黑暗。
(二)
等到清醒过来的时候,我的魂魄已经附在一只金蝉体内。佛祖对我说,那日他见到我的魂魄在空中飘荡,混沌无所依,念着我们终究有缘,不忍见我魂飞魄散,于是收在了一只已脱离外壳幻化人形的金蝉体内。佛祖以我两世的身形为名,唤我貂禅。
每日我都伏在讲经阁的廊柱上听经。佛祖说这样可以消却我心中的情怨,可是我不快乐。整整五百年,我都不快乐。
最终,佛祖对我说,貂禅,你的情怨太深,这样修炼下去也无意义。那猎人本是情种,注定生生世世为情所累而你们的缘分是世代纠缠的孽缘。这缘想是要你堕入六道轮回,去寻当日那猎人,用一世的情缘去化解。人世将有一个董卓的恶人专权害人,更阻碍了汉覆晋兴的更替,你可替我去解决了那祸害,更可去找那猎人索这一世的情债,这也是他伤了紫貂所应受的天谴。只是你堕入轮回,便毁了你八百年的道行,着实可惜,不知你可愿意?
貂禅愿意,我静静地说。
佛祖摇摇头,又点点头,最后说,记住,今世的猎人叫吕布,去吧。
我的魂魄又飘荡起来,不觉间到了奈何桥。一个面容凄婉的女子端着一碗汤上前来说,孩子,把这汤喝下,忘却了今世,下世好重新做人
我对她说,我不想喝。然后对她微笑。我是带着佛祖的指点去化解争端与情缘的,所以我不想喝,我要记得我的今世。
1 2 3 4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9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
190